作者:王恒利 来源:一财网

为本届世界杯的唯一中国赞助商,英利能源(YGE.NYSE,下称“英利”)在绿茵场上赚足了人们的眼球。但盛名之下,它付出的成本有多高?收获又能有多大?(更多独家财经新闻,请加微信号cbn-yicai)

这之所以成为一个问题,是因为这家公司已经连续亏损了三年。年报显示,2011年亏损了5亿美元,2012年亏损了4.9亿美元,2013年亏损了3.2亿美元,三年合计亏损13.1亿美元。

世界杯的全球赞助商共有8家,依次为百威、嘉实多、马牌轮胎、麦当劳、强生、Seara、 Oi,以及英利。Seara和Oi都是巴西本土企业,前者是巴西最大的食品供应商,后者是巴西四大电信运营商之一,余下的几家(除了英利)都是国际大牌。

我查一下这几家公司的业绩(涉及到不同的会计准则,这组数据既不全面,也不具备对比性,仅供参考),以2013财年为例,百威所属的AB公司净利润为144亿美元,嘉实多所属的BP公司净利润为352亿美元,马牌轮胎所属的大陆集团净利为37亿欧元;强生公司的净利润为138亿美元。

两家巴西本土企业的实力稍逊,即便如此,2013年的利润也还不错,Oi的净利润为6.3亿美元,Seara所属的Marfrig赚钱最少,但净利润也有3.45亿美元。

显然,巴西世界杯既是足球的狂欢,也是全球大金主“烧钱”的游戏,而挥金如土的世界杯营销,正是建立在强大的经济实力基础上。一家连亏三年累计超过13亿美元的公司,也去凑这个热闹,明显超出自身实力,显得多么不合时宜。

英利有英利的解释,比如媒体关注度多少,网站浏览量多少,总市值增加多少,但如果几千万美元砸进去,只换来这样的成果,真不知道如何向投资者交代。当然,如果通过赞助世界杯能带来销售量的增加,以及品牌溢价,则另当别论。

英利董事长苗连生喜欢体育运动,特别是足球,但如此认为赞助了世界杯是一己之私,显然低估了苗连生作为一家大型能源公司掌门人的自制力和决断力。我更倾向于认为,赞助世界杯是头脑发热的决策,在2009年到2010年,有太多的光伏企业做出了鲁莽的决定,并为之品尝苦果。

2009年,全球经济哀鸿遍野,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出台了“4万亿”经济刺激政策,经济迅速触底反弹,七大战略新兴产业也开始制订参,光伏产业更是新能源的典范,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引擎,地方政府帮衬,银行争相贷款,光伏行业发展进入快车道,企业极度亢奋,做出了很多不理性的决策,很多光伏企业纷纷扩产,高价签订长协订单,英利赞助世界杯,只不过是在全行业极度亢奋情况下的一个缩影而已。

光伏行业未来的状况,大家都知道了。泡沫迅速破裂,昔日的巨头风光不再,尚德破产,赛维卖身,超日债券违约,包括英利在内的更多光伏企业艰难度日,迄今仍未恢复元气。

如果时光倒流,回到2010年,再给英利和苗连生一次机会,他还会选择赞助世界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