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周刊》文/ 孙鑫淼

中银国际英国保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谢涌海表示:“整体来说,我是看好‘沪港通’的,我觉得这是一个正面的信号。从战略上来说,我们应该积极努力地去做,困难不少,但是人的办法总会多于困难。”

“沪港通”被称为中国资本市场双向开放的首班车,受到了两地投资者的广泛关注。“如果试验成功的话,交易额度会进一步放大,可想而知它对经济和财政的帮助是很大的。”中银国际英国保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谢涌海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经济效益巨大

谢涌海表示“沪港通”之所以值得做,是因为它有一定的经济效益,同时受到财政的驱动。

首先,在香港现在所实行的印花税上将会产生一大笔资金。按照现在试行的额度来计算,内地居民购买香港的股票, 每天约是105 亿元人民币。但是105 亿元人民币只是一个购买的额度,有买就有卖,而印花税是两面收的,所以实际上等于每天收入约210 亿元人民币。210 亿元乘以千分之一,再乘上人民币兑换港币的汇率1.27,这么一来,每天收入约2700 万港元。一年下来,大概240 个工作日,就有约34 亿港元,一进一出收两次印花税,一年就有约68亿港元的金额。

除了印花税外,同时还产生佣金。按照现在的交易量来算,佣金大概是占到千分之一点五到千分之二。经过计算,香港这边购买国内的A 股,便是约130 亿港元一天,一个买卖下来就有260 亿港元。那么大概一年就有128 亿港元佣金,其中还没有包括交易所的费用、证券会的费用以及清算的费用。即使将这些开支忽略不计,印花税和佣金也是实实在在的纯收入。

第三是港交所带来的收入。大家看好“沪港通”这一政策,争相购买港交所的股票。谢涌海表示:“从4 月8 日试实行,港交所的股票从实行前一天是130 港元/股,最高到150 港元/股,现在是146 港元附近,经过计算,可以算出它的市值增加了200 亿港元。加上刚才说的128 亿港元,再加上68 亿港元,这就快400 亿港元了。”“我现在说的是单方面,香港这一边,内地我就不去算了,一算就弄出几百亿元出来了。这些钱都会在市场上流通。”

“魔鬼”在细节中

“沪港通”目前在试行阶段,并不完全成熟,因此仍然存在一些问题。谢涌海表示:“‘沪港通’的交易模式决定了它的复杂性。比如前些年,法兰克福想要收购伦敦的交易所,又比如两三年前,很多交易所互相并购。实际上它们的目的就是希望我可以买你的,你可以买我的,或者说,就是在你那里挂牌,在我这里交易。它们曾经有过这个想法,但是都没有成功。”

“我们现在的‘沪港通’也是一个创举。如果成功的话对全球市场也有借鉴意义。但是里面困难也是很多的。可以说‘魔鬼’往往会在细节中。”

比如“沪港通”是一个交易系统,要万无一失,涉及到上海的交易系统和香港的交易系统的对接。在清算系统方面,“沪港通”涉及跨境的清算,而且使用的是不同的货币。另外,清算的时点不一样,两边实施的清算制度也不相同。

香港市场投资者买入沪股通股票实施T+2 的交收制度,内地投资者买入港股通股票实施T+0 的交收制度,内地投资者参与港股通买卖股票在交易及结算方面需要与香港本地投资者一样支付相关税费。

目前香港证券市场的税费主要包括四类:印花税、交易费和交易系统使用费,交易征费和投资者赔偿征费,以及股份交收费用,所以它清算的难度相对较大。这方面要做很细致的工作。

额度的难题

“沪港通”是有额度的交易,总额度是3000 亿元人民币进去,2500 亿元出来。谢涌海表示:“每天是130 亿元进去,105 亿元出来,这么一种额度的交易把交易的模式变掉了。它又和QFII 不同,QFII 的主导是我,机构投资者,我有额度,我自主去做。而‘沪港通’有一个总的额度,并且是面向千家万户的。这么做的话,就会要求先到先得。”

“在这样一种运作模式下就变得很复杂。这个额度本身要怎么去掌握,是通过下单算抵扣额度,还是通过成交算抵扣额度?据我所知,现在是通过下单算抵扣额度,也就是说今天的限额是105 亿元,当下单量到达105 亿元了,无论成交与否,后面那个人就不能再下单了。同理,买国内的A 股,当到达130 亿元时,就不能再买了。这个其实是很复杂的一个事情。”

“另外的一种情况就是对购买者而言,挂牌的时候是1.9港元,可是轮到我购买的时候价格跌到了0.9港元了,就不一样了,所以这里面有很多细节的东西是需要去做的。”谢涌海称。另外,两地的税务方面有所不同。香港除了印花税,没有别的税。内地的话,除了印花税,还需要现金红利分红税等。谢涌海表示:“那么这些税对境外客户,现在没有说免也没有说收,我觉得这个需要明确。QFII 就是这样子,QFII 做了这么多年了,到现在都没有明确,有个withholding tax(代扣代缴所得税)把它给扣住了。扣住了我们说要交吧,他说我们现在还不收;我们说不扣吧,他到时候要交了,又是我们的责任。”

还有很多风险的管理问题。“监管,比如说出现一个老鼠仓,出现一个不正常的交易,谁来管?发生在内地这边,他做的是香港的交易,香港这边的客户,做的是内地的交易,像这种都是很复杂的。”谢涌海表示。

虽然困难有很多,但是谢涌海却表示看好“沪港通”政策。他说:“整体来说,我是看好‘沪港通’的,我觉得它是一个正面的信号。从战略上来说,我们应该积极努力地去做,困难不少,但是人的办法总会多于困难。

关注问题解答

如果内地投资者通过“沪港通”买股票的话,一般购买哪几个方面的股票,对于他们来说会获利最多?

谢:两地不同,内地客户如果来香港买股票的话,首先会选一些绩优的上海没有的股票。第二种情况呢,就是上海、香港两地都有,但是差价很大的股票。例如上海石化,差一倍,那我为什么要买A 股的上海石化,我到香港来买就可以了。一股A 股的上海石化,我在香港可以买两股。如果当地有的话,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价差,那还是做当地的比较方便。因为跨境的话在当地的交易基础上,还要加一个清算费,成本会高一点。

您在前些年有推动过“港股直通车”,当时股市非常狂热,这次“沪港通”会不会产生当年那样的影响?

谢:不会。当时,在2007 年的时候,市场在一个狂热当中,而现在人们对股票已经不像当年那么狂热。其次,投资者本身也成熟起来,经历了股市的颠簸曲折之后,认识到股票是有风险的。再次,内地炒股的人士是有条件的,相关条件为个人投资者在其证券账户及资金账户余额合计不低于人民币50万元。

我相信这些人士的投资理念和经验比较充分,会比较理性来看待股票,再加上两地之间比较透明。所以我想这一次不会出现比较大的波动。要是有的话,现在已经反映出来了。从这个上面也可以看出市场、监管、投资者和时机这四个方面都比较成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