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胜市场是少数人的专利。

    以杰西·利维摩尔为原型的《股票作手回忆录》最后总结道:“根据我身为股票作手几十年的经验,我相信没有一个人可以始终一贯,持续击败股票市场”。杰西·利维摩尔不但是这样说的,而且用亲身经历验证了这句话。1929年,杰西·利维摩尔拥有3000多万美元,达到了财富的巅峰,却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赔得干干净净。虽然他曾三次经历过从一无所有到东山再起,但在人生的晚年,他大概厌倦了这种不断推倒重来的股市游戏,在第四次被市场击败之后,他选择了自杀。

    但的确有少数人战胜了市场,巴菲特就是其中的代表,他虽然不是每役必胜,但胜多败少。但巴菲特也承认,对于一般投资者来说,指数基金才是最好的选择。“有效市场假说”首先作为一种学术理论而存在。但对于绝大多数投资者,它却有着巨大的现实意义:市场是如此地不可战胜,即使你善于从图表中挖掘、善于分析财务报表,甚至听到了内幕消息。而视二级市场为无物的巴菲特、或者对市场洞若观火的索罗斯,显然可以对“有效市场假说”嗤之以鼻,因为他们自己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证明“有效市场假说”并非所有人的“枷锁”。巴菲特凭借投资而登顶世界首富,因此他的价值投资法,江湖上追随者众。巴菲特看重的是投资企业的内在价值,价格围绕股值波动,只要找到了企业内在价值这根定海神针,便可不理会市场股价波动。这种因内心坚定而忘记外在波动的能力,是一种天赋,而非后天学习可以得到。

    对于投资而言,第一位重要的是认识自我;第二位的是认识真正的价值;第三位才是认识二级市场的趋势。大学有云:“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杰西·利维摩尔就是一位在技术层面已经达到极致的“高手”、“匠人”,但与巴菲特这样的大师,却有着“道”的差距。不能够“以道御术”,技术再高,终难免有朝一日会碰壁。由此可见,巴菲特的战胜市场,是因为他忘记了市场。中国哲学教人首先要修身,即“格物,致知,诚意,正心”,然后才有外在的“修齐治平”。但绝大多数人都被纷纷扰扰的外在环境所影响,整天琢磨怎么战胜市场、向外用力,而忽视了自身修养提高。这样的人即使赢在一时也不过是运气使然。继续玩下去总有输光一天。

    按照马斯洛的“自我实现理论”,一个人的成功是认真做人、专注于事件的过程的副产品。通俗地说,一个上来就想着“我这次要赚多少多少”的人是很难获得成功的。而当你清醒地认识自我、认真了解和严谨分析市场、周密地制定计划并且严格执行,总之是专注于投资过程每个细节,而非念念不忘要赚多少钱,这样一来,赚钱的结果反而翩然而至。从这个角度说,中国人其实最有条件成为投资大师,因为“以道御术”、“道法自然”早就存在于我们的文化传统当中,只要能把它“嫁接”到投资方法上,融会贯通,便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对于一般投资者来说,首要的仍然是认识自己,如果没有成为“大师”的天赋与条件,还是借助专家理财或投资指数基金更合理。“胜人者力,自胜者强”,能够清醒地认识自我,从而做出正确选择的普通投资者,仍不愧为生活中的强者。

补充:

“以道御术”,前提是对“术”已经精通,否则就是玩玄的愣头青。非不会也,乃弃用也,比如技术指标、波浪理论、跟庄技巧等。也可以这么说:先必须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到了一定境界,才可能“无招胜有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