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杉

一方面是经济先行指标PMI显著向好,另一方面是地方经济增长不尽人意,这表明“微刺激”虽有效果,但药效有限。鉴于中央政府要保持政策连续性,下半年“稳增长“的主角应该是地方政府。

6月汇丰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预览值显著加速,为50.8,创半年来最高,这也是该指标今年首度回升至荣枯线上方。分项指标中,生产和新订单指数分别从5月终值49.8和50回升至51.8;就业指数从47.4升至48.7;新出口订单指数从53.2降至50.6,出厂价格指数从50.4降至49.7。

表面看,中国经济有小惊喜,生产和就业表现良好,宏观经济似乎触底反弹,二季度环比可能增长,但实际情况仍让人担忧,出口对增长贡献有限,企业补库存进展缓慢,通缩压力犹在。

新出口订单指数下降,验证了5月广交会透露出的信息,即虽然短期订单增长,但长期订单下降12%的严酷现实,开始影响下半年出口生产。美联储近日下调了美国经济全年增长预测值,也预示美国外需增长有限,进而给中国出口带来消极影响。

从库存方面看,虽然企业在消化产成品,并对原材料补库存,但出厂价格指数仍然从50.4下降至49.7,显示企业对扩张持谨慎态度,通缩压力仍然存在。

单一PMI指数带来的市场喜悦,并不能就此改变对经济趋势的预期,如果没有持续的刺激政策,恐怕仍然无法完成全年经济指标。可以想见,下半年的宏观政策仍会着眼于“稳增长”,但由于宏观当局自己上了“微刺激”的枷锁,那么拉动投资的主力就要依靠地方政府。

与PMI走好相对照的是,地方经济失速惊人。天津经济增长近年来领先全国,但5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仅为8.7%,为13年来最低值,且首次降到个位数,并低于全国平均值。据说此数据引起天津市政府“震惊”,并急寻对策。

风光的滨海经济陷入调整,或很难令当地领导接受,但其本质与河北经济大调整并无不同。虽然产业结构有差异,但前几年基本都是依靠大规模投资拉动增长,而一旦经济环境变化,信贷支持不足,投资增长模式必然难以维持。

与天津河北一样,各地经济失速虽各有特点,但都不过是中国增长模式的具体表现而已,实际展示的都是货币超发刺激增长的恶果。

不幸的是,为了解决投资拉动增长带来的经济调整问题,各地还得用增加投资的办法来应对。黑龙江省政府23日出台了65项措施,计划投资3000余亿元,来稳定增长。同日,成都市出台22项措施,从加快项目实施、保障项目用地、发挥财政资金的投资引导作用、鼓励企业加快投资、加快保障房建设五个方面促进全市投资增长。

在消费无法增长,出口作用有限条件下,拉动地方投资,成为唯一实现经济增长目标的手段。如黑龙江和成都市政府一样,天津应该很快推出刺激投资计划,其他地方政府也会群起效尤,各出各的高招,但最终目的都是一样,拉动基础设施等各项投资,借以增加GDP总量,完成各自增长目标,帮助中央政府实现7.5%的增长计划。这可谓是走群众路线,发挥地方政府积极性。

当然,中央政府不再搞大规模刺激,并强调以就业目标为底线,这算是进步,但各地纷纷出台自己的刺激措施,央行加以货币政策配合,其实质与“强刺激”并无二致。即便宏观面能够达到就业底线目标,恐怕也不会阻止地方政府表达追求增长速度的个体理性。

大家都知道一个道理,出来混,迟早要还的。但大家也都有一个愿望,我出来混,让别人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