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郎咸平

“以房养老”即使备受质疑,还是不可避免地到来了。2014年6月23日,中国保监会正式下发《关于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的指导意见》,计划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四地,针对“60岁以上拥有房屋完全独立产权的老年人”开展试点。按照“住房反向抵押贷款”的定义,老人将自己的产权房抵押给银行或保险公司,以定期取得一定数额的养老金或者接受老年公寓服务;在老人去世后,银行或保险公司收回住房的使用权。关于房子与养老、中国社保体系畸形等问题,我在2014年4月推出的最新力作《“新政”能否改变中国》中,做了深入地解读。以下为图书正文部分节选,以飨读者。

什么叫“以房养老”?就是你这一生再也领不到钱了。我给各位打个比方,一个年轻人,他刚从学校毕业进入社会努力工作。几年之后,他向银行借了按揭贷款,买了个房子。按照规定,他将每月付按揭,连续还款30年。30年后,这个房子的贷款还清,正式属于他本人。但是很不幸的,政府在这个时候告诉你,65岁之前先不发你退休金。你如果身体还很好,就去养老院“男耕女织”;身体不好,就把房子抵押给银行,它会给你一大笔钱,用来养老。等你死以后,房子又回到银行手里。到最后你会发现,你这一生就围绕这个房子在打转,而且是一无所有,片瓦无存。

到底我们的养老金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过去说得好好的,我在50岁后可以领养老金,但事到临头变成65岁才能领?我们的养老金怎么到了如今入不敷出的地步?按照我的分析,有三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特殊的人口政策。我给各位提供一组数据,1959—1961年是自然灾害时期,人口是负增长的。在这之后,从1963—1972年的十年间,我们鼓励生育,使得这十年增加了2.5亿的人口。其实这是很正常的好吗?过去按照传统观念“养儿防老”,一对父母生好几个小孩,等到父母年迈之后,几个儿女共同奉养这一对老人。这样,儿女的负担也不是很重。

1979年之后,因为我们搞了“计划生育”,每个家庭只能生一胎,结果我们整个社会的老年人比例从7%增加到14%,只用了26年的时间,我们目前大约有2亿老年人。而让老年人口占社会总人口的比例翻番,法国用了115年,瑞典用了85年。

连带的深层问题是什么?对于全社会来说,奉养一个老人的劳动力人数在逐年下降。1990年的时候,是18个劳动力养1个老人;2013年,变成5个劳动力养1个老人。再看上海和北京的例子,这两个城市老年人多,现在是3个劳动力养1个老人;等到了2030年,是2个劳动力养1个老人;2050年,1个劳动力就要支撑1个老人的养老。就全社会的角度来说,根本不可能养得起。现实告诉我们,特殊的人口政策给我们国家的未来,带来了沉重的负担。

第二个原因,我们现行运作的社保机制,根本就是一个“庞氏骗局”。1984年,我们的社会保障制度开始改革,一些地方开始引入个人缴纳养老保险费用机制,探索实行退休费用社会统筹。然后在1991年,国务院正式颁布了《关于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决定》,进行社会统筹改革,什么意思?就是国企退休职工的退休金,不再只由国家、企业承担,改成国家、企业、个人三方共同负担,也就是个人要在在职期间缴纳养老保险。

到了1998年,我们绝大部分地区都进行了养老保险制度的转轨,但是一个更大的问题出现了。是什么?1998年之后参加工作的人,他们在工作期间缴纳个人养老保险用来支付自己以后的退休金,这个没有问题。但是1998年之前参加工作,1998年之后退休;还有1998年之前参加工作,而且在1998年之前退休的人,他们少交或者根本没交过个人养老保险,那他们的养老金个人账户谁来埋单?

这是我们巨大的养老保险转轨成本,有些专家叫它“隐性债务”,它有多大规模呢?根据世界银行和我们有关部门的估算,总计至少达到3万亿元。而且这个秘而不宣的问题,我告诉各位,官方至今没有给出明确的说法。但从目前个人账户被严重挪用的情况来看,很可能就是由在职的各位员工来埋单,而且是20世纪60年代生的人埋自己父辈的单,20世纪80年代生的人埋自己父辈、祖辈的单,形成一个类似于“庞氏骗局”的恶性循环。

各位不要忘了,我们还有计划生育这个问题。什么意思?我们的社会劳动力在人口中的比例,将面临逐渐减少的趋势,相对应的是老人家的比例逐年上升,这就绕回到我说的第一个原因。这个局一定要破,否则等到击鼓传花,传不下去的时候,就是社保爆炸的终点,它一定会引起非常严重的社会问题。

第三个原因,养老多轨制。这里面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公务员要不要交养老金?不用。我们目前有700万公务员,他们不需要交个人养老保险,退休金全部由政府财政负担。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庞大的事业单位编制人员,有多少人呢?据媒体报道,我们现在有126万个事业单位,它们一共有3000多万正式职工,另外还有900万离退休人员,总数超过4000万人。关于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养老金改革,我们的新一届政府表示会逐步取消养老金“双轨制”,事业单位五年内剥离经营职能转变成企业,结果如何我们还需要继续观察。

第二个问题,农民工的养老金问题一直被不公平对待。按照目前的规定,如果你是城市户籍,在城市有一份稳定的工作,那你每个月按时缴纳工资8%的养老金,你的公司再给你交20%,退休之后,你可以按时领到退休金。再看农民工,按照现在的规定,他们连续缴纳15年养老基金可以申请退休金。但是他们从农村到城市来打工,很难做到在一个地方一待15年,中间肯定要涉及“转保”的问题。

问题出来了,农民工在“转保”的时候,是把交给现在所在地社保机构的钱,转到下一个城市的社保机构。但是我前面分析的时候说过了,我们的社保个人账户早就失守,被挪用给当前的退休人员了。农民工要把钱从一地拿出来转到下一地,当地政府怎么可能爽快地把钱给你?

在2009年之前,农民工办“转保”是很困难的,大多数人都选择先“退保”,再到下一地接着“续保”。但是在退保的过程里,你只能拿回8%的个人缴纳养老保险,企业交的20%拿不回来。每换一次工作地点,他们都要这么麻烦地办社保,所以很多农民工干脆选择永久“退保”,不参与了。2009年的时候,我们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了最新的政策,说要让农民工顺利“转保”,但是每次转的时候最多只能拿走个人和企业已缴费的60%,还是做不到全额转走。

再看我们所谓的新型农村养老保险,也就是“新农保”。它是干什么用的?就是为没参加现行基本养老保险的农村老人设计的。按照“新农保”的规定,基础养老金定在了每人每月55块钱,连买一盒药都不够。

这就是我们不断改进的农民工养老政策,我们再来看看实际情况。我给各位提供一组数据,截至2009年,我们农村的老年人比重超过18.3%,是城市的1.69倍;城镇老人的平均收入是农村老人的4.7倍,贫困发生率是农村老人的1/3;城市领取退休金的人群占总体老年人群的86.8%,农村的这一比例是18.7%。这些都是很现实的数字,反映了农村养老的大问题,我们的政府需要认真考虑。

我说了这么多问题,有没有解决方法呢?我把最近几年各路专家学者提出的对策,总结归纳成了三个方法,我们一起来分析一下。

第一个方法,重新反思计划生育,我们需要更多的年轻人来奉养老人。关于“二胎”政策,20世纪80年代我国政府在河北承德、湖北恩施、山西翼城还有甘肃酒泉做过试点,涉及人口800万人。但是直到2000年以后,这四个地方的生育率都只徘徊在1.5左右,根本没有到2,和欧洲的生育率1.4非常接近。也就是说,即使放开“二胎”,老百姓也不太愿意生孩子,所以第一个解决方案可能不会产生转机。

第二个解决方案,充实养老金。今年各位晓得我们的养老金亏空了多少钱吗?根据《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3》的披露,2012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中的个人账户空账达到2.6万亿。总体亏空多少?18万亿,20年后达到68万亿。

有人提出来,是不是可以用国有企业,特别是央企的资产,或者它们的股票,来填补养老金账户的空缺呢?我给各位举个例子,截至2013年,央企的总资产是38.6万亿,我们拿出其中的47%,放到养老金账户,弥补18万亿的亏空。

各位不要忘了,20年后我们的养老金账户将要亏空68万亿元。那如果养老金拿到18万亿以后,拿它做个转投资,买买债券,买买股票,有很好的回报的话,可以弥补20年后68万亿的窟窿。但是各位晓得18万亿每年要实现多少回报率,才能在20年后变成68万亿吗?7%。各位看懂了吗?你觉得在中国的股市,拿7%回报可能吗?

再看我们政府公布的数据,养老基金的投资回报是2%。即使央企给养老基金拿出18万亿,按照2%的年回报率,我们在20年后还会有41万亿的亏空。所以第二个方法,用国有资产弥补社保亏空也不可行。

最后一个,取消养老金“双轨制”,停止伤害农民工利益。很多专家都提出,要公务员一起交养老金,大家都交;农民工转移工作地点,或者回农村的时候,让他们把个人和企业交的养老保险金全部拿走。这个方案在维护社会公平方面,绝对是正确的。在解决养老金亏空的问题上,坦白讲,起到的作用恐怕不如它的社会效应。

为什么?我要很不幸地告诉各位,不管我们全社会现在交多少养老保险金,2%的投资回报率始终都是一个制约因素,它才是造成亏空的根本原因。什么意思?美国股市的投资回报率是8.35%,如果我们的养老基金以这个年回报率投资,假设各位30年后退休,你将拿到相当于现在薪水120%的退休金;如果按照中国现在2%的投资回报率,你只能拿到薪水的40%。

在三大方案都不可行的情况之下,我们怎么办呢?最新的方法叫作“以房养老”。各位朋友,你们靠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