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周报 谭楚丹

这一切都落入“行政”的怪圈。行政手段干预越多,新股越会被市场爆炒。在其看来,以月均10多家的发行节奏,每一批的爆炒不可避免。

6月27日,雪浪环境飞天诚信龙大肉食在深交所上市。

上市前两天,即遭到投资者的哄抢,秒杀概率比中签更难,成交量小、换手率低,甚少投资者在上市首日卖出。

截至周五收盘,龙大肉食飞天诚信雪浪环境仍有12.27亿、35.48亿、16.48亿元资金在涨停板等待进入。

历时4个月的新股改革修订,成败在6月26日毕现。

根据48只次新股半年来的市盈率变化情况,理财周报IPO实验室可测算描绘10只新股股价走势。

市场机制失效下,中国股市,未来是否为监管层可算的数学题。

三新股换手率史上最低

“热度还要持续一段时间,”一名中签机构人士告诉理财周报记者,“物以稀为贵,新股价格低,但跟风严重,大家都觉得能捞一把。”

“散户还要持续进来,这段时间不打算抛出。”其表示,但拒绝透露炒新策略。

另有上海基金人士表示,“希望能赚得更多,暂不抛出,观望市场热情度。”

3只新股上市当天,开盘价以20%立即涨停;随后秒涨到44%红线,再次涨停;最终龙大肉食雪浪环境飞天诚信分别以14.10元、21.21元、47.71元收盘。

换手率创新股历史新低,分别为2.71%、1.26%、1.06%;成交笔数分别为3322笔、608笔、505笔。

截至周四收盘,3只新股涨停板仍有98.16亿资金排队进入(龙大肉食飞天诚信雪浪环境分别为19.22亿、55.36亿、23.58亿)。其中,最高峰阶段,仅飞天诚信涨停板曾有97.81亿排队,而公司流通市值仅16.97亿。

从龙虎榜数据看,龙大肉食上市当日,有机构豪掷923.56万元秒入,买入占比44.38%,交易占比22.19%;国信证券4家营业部合计卖出47.58万元。

雪浪环境上市首日,亦有机构买入526.57万元,交易占比49.30%,买入占比98.61%;卖出前五家营业部合计卖出19.51万元。

华泰证券杭州庆春路营业部、湘财证券武汉友谊大道、湘财证券上海金杨路分别以474.79万元、325.38万元、202.09万元秒入飞天诚信,交易占比23.57%、16.16%、10.03%。

周五,3只新股如预期再遭爆炒。3股开盘均封涨停,换手率比第一天更低,龙大肉食飞天诚信雪浪环境分别为0.79%、0.29%、0.31%,投资者惜售意图明显。截至收盘,龙大肉食报15.51元,雪浪环境报23.33元,飞天诚信报52.48元。

可推算的K线图

然而,根据理财周报IPO实验室统计,10只新股半年内的股价走势,是一个可计算的公式。

理财周报IPO实验室从48只次新股市盈率分析,以“发行时、上市后三个月(截至3月15日)、半年内峰值、最新表现(截至6月26日)”为4个时间点研究;而每个时间点数据通过“平均值、最高均值(最高5只股票)、最低均值(最低10只)”三个维度计算市盈率。

据统计,在刚发行时,48只次新股市盈率平均值为29.02倍。

上市3个月后,48只次新股市盈率为48.03倍,其中最低10只股票的算术平均市盈率为27.83倍,最高的5只股票算术平均市盈率为79.13倍。

而在半年间,48只次新股市盈率峰值平均为74.91倍,其中前5只峰值最高的股票均值为160.37倍,峰值最低的10只股票均值为70.48倍。

如今,截至6月26日,次新股市盈率平均值为53.16倍,最高均值为105.72倍,最低均值为28.60倍。

根据次新股不同时间点的市盈率,以及此次10只新股的每股收益,理财周报IPO实验室可预测10只新股未来的股价走势。

每只新股有3条K线图,分别为“三个月”、“半年”、“最高股价”的股价表现,而每条线上则有4个坐标,即“首发价格、市盈率最低均值下的股价、市盈率全部均值下的股价、市盈率最高均值下的股价”。

如图所示,龙大肉食未来3个月内,将在14.82元-42.15元间波动,平均值为25.59元;半年内,将在15.24-56.32元间波动。雪浪环境半年内将在20.07元-74.19元间波动,飞天诚信半年内将在60.56元-223.59元间波动。

参考48只次新股半年内市盈率平均值,一心堂富邦股份联明股份北特科技莎普爱思依顿电子今世缘在半年内的股价可达49.19元、52.35元、40.07元、27.17元、84.67元、34.97元、72.17元。

华南一名基金人士表示,股市还会受到货币政策、公司成长性等影响,不好推测股价走势。

行政怪圈呼出注册制时间表

对于此次新股改革,多名投行人士表示,越改越“倒退”。

“已经市场化了,现在倒回去了。”深圳一名保代表示。

“今年1月的时候,市场对‘超募和老股转让’争议很大,但我觉得那时的环境更市场化,定价环节是放开的,没有窗口指导,”上述深圳保代告诉理财周报记者,“那时改革力度比较大,舆论消化不了,所以声音比较大。”

其表示万万没想到,如今IPO项目被设置多条红线。

据了解,监管层给发行价格设置上限,缩小募资规模,不允许老股转让以及超募,压低发行价格与市盈率,发行价格成为可计算的数学题。

然而,这一切都落入“行政”的怪圈。

北京一名保代表示,行政手段干预越多,新股越会被市场爆炒。在其看来,以月均10多家的发行节奏,每一批的爆炒不可避免。

“新股上市前3天被爆炒是必然的,跟1月情况一样,”北京一名保代称,“只要这种方式不变,第二批拿到批文的公司也会有同样的经历,第一天两次涨停,第二天、第三天开盘涨停。”

对于发行体制改革如何体现市场化方向,张晓军表示,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是提升直接融资的重要手段,这项改革涉及面广,必须积极稳妥推进。目前证监会[微博]正在研究股票发行注册制方案,计划年底提出具体方案,但还需以修改证券法为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