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叶檀 每日经济新闻

信用低下,是阻碍中国金融改革真正的大老虎。

一连串事件证明信用低下造成金融市场劣币驱逐良币、经营成本直线上升,隐含坏帐居高不下。

最近的事件是,钢贸虚假仓单骗贷造成连环地雷阵大爆炸,青岛港证明铜与铝的虚假信用证、虚假仓单泛滥,诚实经营的企业,以及眼开眼闭的金融机构折戟其中,预测损失几十亿美元。由此导致的结果是,中国成为信用瘟疫区,部分海外现货铜转变了目的地,不再流向中国,中国铜市场升水较一个月前下降一半。不仅如此,《华尔街日报》报道,此事引发涟漪效应:除了金属,国内外银行正在重新审视其他大宗商品贷款质押物,比如铁矿石、大豆和橡胶。这助长了市场的忧虑:任何信贷枯竭可能会引发一系列的贸易贷款违约,或迫使其他资金短缺的公司取消今年下半年的国际订单。中国公司大宗商品经营成本大幅上升,小型贸易公司或者遭遇灭顶之灾。

当然,少不了黄金,6月27日,国家审计署通过对25家黄金加工企业的检查中发现,自2012年以来,这些企业虚构贸易背景,进行跨境、跨币种循环滚动贷款,高达人民币944亿元(约合152亿美元)与非法黄金融资交易有关的贷款,套取汇差和利差人民币9亿多元。

看金不是金,看铜不是铜,看铁不是铁,只要可以用于质押贷款的商品,在投机者眼中都成为套利工具,套入低息美元进行套汇交易,或者在国内质押套取平价贷款进入高息市场。人们有理由怀疑,贸易公司不再是贸易公司,而成为金融掮客,那么,那些能够得到银行平价贷款的国有大型企业,就那么道德高尚,能禁受得起高息的诱惑吗?悬。

全企套利、全民套利,这是如何疯狂的境界,许多人都成为小微企业、房地产企业、处在破产边缘疯狂借贷企业身上的吸血虫,并且,毫无愧疚感。

政府需要以定向降准、向小微企业、高科技企业提供优惠贷款的方式,改变吸血鬼式的自我毁灭的金融模式。但这种做法徒劳无益,笔者早就说过,在银行无法筛选出诚信的、经营低风险的企业之前,在银行员工个人承担坏帐损失之时,让银行员工冒险给小微企业贷款,与目前银行的激励机制不吻合,无异于让银行员工以随时打破饭碗为代价为小微企业服务。不能建立低成本的信用筛选体制,靠央行的号召与优惠政策,结果不外乎让银行造出一些假数据,满足央行的好胜心而已。

只有两种模式解决了信息不对称、信用风险高涨的难题,一是基于电商平台的小贷公司,阿里小贷起码以传统银行无法想像的低成本,解决了自己平台上电商的小额贷款难题;二是基于传统小型社区性质的银行,如台州路桥行,通过人情社会中的大妈啄木鸟们及时发现信用危情与经营危机,解决了本区小微企业贷款信用不对称的难题。除此之外,还没有第三种途径可以解决目前小微企业贷款难。

上述两种方式边界非常清晰,局限也很明确,如使用自己平台交易、拥有自己的支付系统的电商,一旦脱离交易平台,就缺乏信用数据,所以,电商小贷不可能给平台之外的小微企业贷款。而社区银行范围狭窄,为了控制信用风险,他们绝不可能大举扩张,服务本社区之外的小微企业。因此,政府真正想要解决信用风险,最好的办法是大力发展电商与电子支付,鼓励各地发展自己的有特色的社区银行。目前央行与银监会的做法刚好想法,对电子支付等举起了大棒。

因此,银行只好转而贷款给大企业,有地方政府隐性担保的平台企业,不求有功但求无过,造成中国市场的全面低效化,成为中国市场化的绊脚石。

低信用、爱造假不仅让金融有翅难飞,还形成了全球范围的中国产品折价,政府意识到这一根本,日前,国家层面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重磅推出,根据规划,以政务、商务、社会和司法四大领域为主体的信用体系建设方案将实现社会信用全覆盖。个人金融信用、企业金融经营信用、金融机构共享的基础数据库都在拟议的过程中。

以法治树信用,让有信用有前景的企业有市场溢价,让中国商品成为诚信的代名词,中国的金融与实体经济才有戏。造假、谎言构筑的市场,不可能有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