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财网

预计今年10月份正式运行的“沪港通”,仍然有很多细节尚未确定,比如沪港通额度如何确定,两地交易时间不同如何解决。

专注中国企业和投资者走出去的第一财经中国汇(微信号:第一财经中国汇)特意采访了香港资本市场各界人士,解读交易的细节。这是一组系列报道,希望投资港股的人,务必不能错过。

“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s.”(魔鬼都在细节里。)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曾多次使用这句西谚,强调细节对成功的重要。

自4月初“沪港通”出世,香港和内地的投资者都非常关注这一跨境投资机制,两地市场的交易机制、监管方式等不同,意味着许多“魔鬼”细节问题有待解决。

全年近一个月无法交易

交易系统:据港交所股本证券与定息产品及货币联席主管陈秉强介绍,港交所和上交所需要为“沪港通”特别开发建立新的交易系统,系统测试和市场演习将在9月进行。

恒生银行执行董事兼环球银行及资本市场业务主管冯孝忠也称,港交所已和券商沟通,券商需要自行投入资金建立新的IT系统,以和交易所系统联通。

个人投资者不须考虑交易系统问题,按照4月29日上交所发布的《沪港股票市场交易互联互通机制试点实施细则》(下称“试点实施细则”),内地投资者买卖港股可直接使用现有人民币普通股票账户,香港及海外投资者买卖A股也可直接使用现有的港股账户。

但两地投资者需要购买对方货币。内地投资者将使用港币购买港股,内地结算和指定换汇银行提供人民币兑换港币的换汇价。香港和海外投资者使用人民币购买A股,由香港券商提供换汇。

交易标的:两地投资者可买入对方市场指数成份股,目前,内地投资者可投资266只港股,香港和海外投资者可投资568只A股,分别占当地市场市值的82%和90%,占日均成交额的78%和80%。若指数成份股有调整,对于被剔除的股份,投资者只能卖出不能再买入。“沪港通”不能进行IPO申购,只供二级市场交易。

交易额度:交易额度是以买卖对减后的净买入额度计算, 也就是说只有净买盘才计入额度,因此实际买卖交易量将远远大于额度数量。

“沪港通”推出初期,买卖港股额度为2500亿元,每日105亿元人民币,买卖A股额度为3000亿元,每日130亿元人民币。换句话说,买卖港股和A股的初期额度仅够约23个交易日使用。但港交所多次强调,额度以后可按情况增加。

具体来说,每个交易日结束时都要计算当日额度使用情况,每日额度累计计算。如果总额度余额仍多于每日额度,那么下个交易日可继续。但如果总额度余额少于每日额度,那么下个交易日将暂停接受买盘,直到进入的卖盘令总额度余额再次高于每日额度后,新的交易日才能重新接受买盘。

举例来说,假设内地投资者今日买入港股3050亿元,卖出3000亿元,净买入港股50亿元,那么今天的额度使用情况为50亿元,在每日港股105亿元人民币额度限制内。

以上面举例的每日差额50亿元额度为例,如果累计计算超过2500亿元,比如达到2550亿元,那么下个交易日内地投资者将不能买入港股只能卖出。

港交所称,“沪港通”推出时将在港交所网站上提供当日额度使用情况,港交所实时监控买卖单情况,在当日额度用完或累计使用额度超出总额度时,便会即时拒绝买单。

交易时间:联交所将在内地市场早市及午市开市前五分钟(即9:10和12:55),开始接纳买卖A股的订单。上交所尚未对此作出披露,但根据试点实施细则,内地投资者并不能参与港股的开市前竞价时段。

此外,两地市场假期、银行服务提供交收日和恶劣天气下两地交易安排的不同,都会令“沪港通”无法开车。陈秉强称,香港和内地假期相当不同,而资金交收由于涉及到内地T+1、香港T+2,若交收日是假期的话,那么前一日的交易日也会停止。

按照港交所提供的数据,2014年“沪港通”不可交易日期总共达32天。以十一黄金周为例,有五天无法开通“沪港通”,香港圣诞节期间,“沪港通”也要停开三天。

交易方式:两地投资者基本按照对方市场交易惯例进行交易,但也有一些例外,包括内地投资者可以T+0方式投资港股进行股票交收。

更值得关注的是,香港和海外投资者可以通过香港离岸市场融资融券沽空A股,而内地投资者却不能在内地融资融券沽空港股。

“海外投资者如果看淡茅台,可以通过券商比如中银国际借茅台股票沽空,但内地投资者却无法沽空看淡的港股,”一位在港中资券商人士表示,“这对内地投资者不是不公平吗?”

陈秉强说:“抛开价值观的判断,最主要是内地没有相关规定允许机构为内地投资者提供港股的融资融券服务。”

香港结算、中登代持股票

“沪港通”是由四家机构完成,港交所和上交所负责交易安排,香港结算和中登负责结算和交收。如果香港方面为净卖出,香港结算将从中登收取人民币,如果香港方面为净买入,香港结算则向中登支付人民币。

据陈秉强介绍,香港结算将成为中登会员,开立香港结算综合账户,香港和海外投资者买入的A股将存放在香港结算综合账户内,也就是说由香港结算为香港和海外投资者代持A股。同样,中登也将成为香港结算会员,为内地投资者代持港股。

然而由于内地实行实名制,香港结算为海外投资者代持A股的做法仍需相应规则获得突破解决,他说。

由于双方都是代持股票,意味着两边的投资者不能亲自参与投资于对方市场的上市企业股东大会及投票,只能通过代理人即香港结算和中登行使权利。

投资者保护方面,香港和海外投资者通过“沪港通”投资A股将不受香港的投资者赔偿基金保护。内地投资者保护方面则设置了准入门槛,为证券账户及资金账户资产合计不低于50万元人民币的个人投资者。

“老鼠仓”会否移阵香港

李小加在其博客中称,沪港通有助打破“各家自扫门前雪”的国际监管困局。若能如此,对两地市场善莫大焉。然而单从技术的细节层面来看,仍存在需要改进的空间。

其中一个重要的监管技术区别在于,A股通过上交所对买卖进行前端监控,由于实行实名制以及每个人只能开设一个账户,前端监控能直接达到个人投资者层面。然而港股等海外市场的前端控制只能到达券商中介层面,个人开设账户并无限制,港交所无法看到券商的真正客户,以及这些客户持有哪些港股及数量以及如何交易。

上述监管技术的区别令内地监管者在大数据的帮助下能够发挥更重要的一线监管者角色,香港等海外市场则主要是通过股价异动等情况进行事后监管。但这也让人担心,内地的“老鼠仓”会否转移阵地至香港?

同时,中国证监会规定单个境外投资者对单个上市公司的持股比例不得超过该上市公司股份总数的10%,如果无法识别境外个人投资者,目前来看该规定的执行似乎还存在技术障碍。

最近香港证监会披露的顾雏军案件便是一个明显的例子。香港证监会经过艰辛调查才识别出,原科龙电器董事长顾雏军通过16个公司或他人户口为其代持高达1.07亿股海信科龙(00921.HK)H股股票,目前海信科龙正对该批股份进行实质拥有权调查,并已申请冻结该批股份。

陈秉强称,香港结算系统会确保券商有足够股票为卖盘完成交收,防止对A股造成超卖,香港市场上对不当行为的法律规定对内地投资者同样适用,香港和内地监管机构仍要就如何执法进行进一步研究。他还称,“沪港通”目前总额度只相当于A股市值的1%左右,沪港通不会对A股造成大的波动。

他表示,两地交易所为“沪港通”设立了最后的防线。一旦出现极端的市场情况,必要时可暂停“沪港通”,但暂停措施只在特别极端的市场情况下才会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