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经日报  戴金鸿

2014悄然行至年中,这半年时间里,新兴市场坐了一趟“过山车”。年初,新兴市场面临资金蜂拥而出、金融市场动荡的窘境,部分国家被迫采取加息以应对。然而如今,新兴市场受到资金回流的“礼遇”的同时,还被一些机构热捧为“投资新兴市场时机已到”。面对如此波动,下半年的新兴市场投资策略又该如何?

冰火两重天

今年年初,新兴市场剧烈波动,很多经济体出现货币大幅贬值、资金巨量外逃、市场暴跌的情形。

分析人士指出,原因可能有二。其一,美联储缩减量化宽松(QE)规模的靴子终落地。投资者,尤其是国际投资者,显得有点过度恐慌,很大一部分选择撤离新兴市场。

其二,部分新兴市场国家基本面并不乐观,高负债以及经济增速降低等都是潜在不良因素。

美国全球新兴市场证券基金研究公司(EPFR)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月7日的短短一周内,国际投资者从新兴市场股市中撤出的资金规模高达64亿美元,创下自2010年10月以来单周资金流出最高纪录。

同时,包括阿根廷、土耳其以及乌克兰在内的其他新兴市场出现货币迅速贬值的现象,其中阿根廷比索在短短两周时间内,跌幅达到22%,市场一度认为新兴市场“最危险的一年”到来。

“美国QE的缩减必然会对全球经济尤其新兴市场带来负面影响,尤其对印度、印尼、巴西等长期以消费为主导的新兴市场国家造成资本外逃压力,从而造成汇率波动,影响实体经济。”汇丰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表示。

然而,峰回路转,3月之后,国际资本“浪子回头”,使得那个“曾经”的新兴市场又回来了。

数据显示,截至7月1日,MSCI新兴市场指数涨幅达到4.80%,其中亚洲市场、拉美市场涨幅居前,分别达到5.64%、5.28%。

同时,阿根廷、埃及、印度、菲律宾以及土耳其等国家股市也出现超跌反弹情形,阿根廷股指上涨幅度达到46.30%,冠绝新兴市场,而埃及、印度股指涨幅也分别达到20.84%、20.04%。

另一方面,新兴市场债券也受到热捧。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新兴市场债券销售总额达到2680亿美元,超过分析师预期,同时也高于去年同期的2400亿美元。

那为何造成此种“冰火两重天”的局面?

分析人士认为,年初的资金流动性收紧导致资金从新兴市场撤离;但随着缩减QE的进程稳步推进,国际投资者为追求高收益,其又纷纷再度回流新兴市场。不过,此次回流与之前却又有着显著区别,部分基本面情形较差的新兴市场国家遭到摒弃,国际投资者开始选择性进入新兴市场。

下半年仍可做多?

进入下半年,对于新兴市场,投资者又应该如何进行配置或者操作?

首先,摩根大通在其研究报告中指出,目前仍可做多新兴市场,“相对发达市场资产,我们增持所有新兴市场资产类别。”

摩根大通认为,目前全球增长提速,近期摩根大通全球制造业PMI预览值升至三年新高,中国制造业活动重返扩张区间。此外,美国应从第一季度经济萎缩中反弹,这将是新兴市场的机会,他们将受益于更强劲的全球增长预期,加之估值较低,在摩根大通看来,新兴市场证券有着“显然的吸引力”。

“新兴市场较发达国家市场有着28%的折价。”

“随着全球和新兴市场活动背景改善,我们认为这些估值对投资者来说将愈发具有吸引力。”摩根大通称。

其次,对于新兴市场国家选择方面,花旗认为,2013年投资新兴市场的逻辑是“卖出赤字国、买入盈余国”,但现在新的投资逻辑应该是“卖出商品国、买入制造国”。

花旗在其研究报告中表示:“赤字与盈余的旧逻辑不可能一直左右投资者对新兴市场的投资,再说部分最为脆弱的国家已经做出了一些经常账户调整,使得这一投资主题有所削弱。”

花旗指出:“大宗商品超级周期的结束现在已被大家熟知,其影响也似乎变得更容易预见。全面的商品价格通缩似乎已成稳固趋势,使得大宗商品出口国相比制造国受影响更大。由于这些趋势,相比制造型经济体,商品出口国的经常账户恶化程度要严重得多。从某种意义上讲,现在制成品出口国相比商品出口国具有某种竞争优势。”

对于国家,花旗认为中国、印度、墨西哥、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土耳其等制成品出口国或许是不错的选择。

最后,关于配置方面,花旗以及摩根大通都认为股票仍是不错的投资标的之一。“考虑到股票收益率并未大幅超出其历史收益均值,股票仍是我们的首选。”

同时,针对国内投资者而言,国金证券研究员张宇指出,“金砖国家”等市场相比欧美,已经拥有明显的低估值和一定盈利支撑。国内部分新兴市场相关的基金,如广发全球精选、招商标普金砖四国指数、华宝海外中国、上投摩根全球新兴市场等,可以作为关注对象,以获得新兴市场的成长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