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田享华 来源:一财网

去的三十年,是中国的战略机遇期。期间,亚洲“四小龙”、“四小虎”潮起潮落,97亚洲金融风暴、08全球金融海啸接踵而至,然而中国发展之迅猛让世界惊叹,并最终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世界第一大贸易出口国和储备第一大国。

一个奇迹的时代,交织着光荣与梦想,中国不仅是自身的也是全世界的经济发动机。但是,中国经济面临一系列新情况,既有GDP增速下滑、老龄化浪潮来袭所带来的挑战,也有产业结构升级、各领域改革深化所带来的机遇。所有这些,都昭示着一个新时代的来临。

宏观 / 小步亦前行,细分有蛋糕

预测未来十年内的宏观经济走向并不容易,但从当下的中国经济着眼或可见端倪。当前,唱空中国宏观经济的声音非常多,约为两种:一是认为人口红利已尽,未来的劳动力越来越贵、越来越少,“未富先老”的中国就此衰退;二是认为改革进入深水区,能改革的领域基本改完,改革红利匮乏,肉都已经吃完,就剩下骨头了。

这些观点有一定道理,但宿命并不就此注定。日前,国家统计局公布2013年GDP是56.88万亿元,比上年增长7.7%。无论对比欧美发达经济体,还是新兴金砖国家,这样的增速都令人瞩目的。但相对于之前多年的两位数增长,这种变化也不可谓不明显。也正因如此,国际与国内的唱衰声音两相呼应,甚至让一些做空机构有机可乘、大捞一把。

其实,纵使告别高增长,未来中国也并不会就此衰退,GDP增速可能呈现“L”形的趋势。如果说2010年中国GDP增速10.4%是过去十年增长的巅峰,未来不太可能超越这个增速:一是因为基数越来越高,挑战越来越多;二是因为过去的增速背后有不少无效增长,即能源、资源消耗过快,固定资产投资过大等,这已经遗留了不少问题。

如悲观者所言,人口红利确实到了瓶底,高盛亚洲投资管理部董事总经理哈继铭就认为,人口红利的兴衰拐点是2015年,未来中国的要素价格,无论是劳动力、资金还是土地等价格都会上升,抑制经济增长,所以增速下降是必然的。虽然最近开放“单独二孩”,但养育二胎的成本大增,人们的生育意愿大幅下降,这种开放的结果并不会有效缓解老龄化。但是,进入老龄化社会并不意味着衰退必然来临。无论是欧美还是日本,老龄化社会同样有自己的活力,也会创造适合这个时代的需求,继而维持经济的增长。

第二个问题就是改革的红利是否也结束了。过去三十年的成就,与打破计划经济体制的束缚有关,释放人性中的能动性、创造性,继而创造了一个奇迹的增长,但我们也犯了不少错误,积累不少问题。如今,开启改革就立竿见影的领域确实不如当年多,新领域的开放不易见到井喷效果。

十八届三中全会推动混合所有制的改革,像长期控制在国企手里的石油等重要领域也会开放,但吸引力也未必会有多大,因为纵然是几百亿的民资首富,他们相对国企动辄万亿的资产,很难拥有话语权。

管中窥豹,改革红利不会再有“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的气势。但是,具体领域、细分市场的红利依然可以期待。比如未来的养老产业,在日本被称为银发产业,目前中国在这一方面却“百废待兴”,哪怕有些大企业涉足其中,不过是借机圈地搞房地产罢了。其实,老龄化浪潮蕴含着巨大的真实需求,包括养老护理、养老医疗、老年食品、老年文化需求等,这些都是大蛋糕。

所以,宽泛地说,未来十年不再有奇迹,却也不会衰退,而是小步前行。这无需悲观,需要调整的只是我们的观念:掉馅饼“真没有”,做蛋糕“可以有”。

产业 / 房地产需调整,互联网有惊喜

根据各国工业化的经验,它有三个特征:一是服务业比重逐步提高;二是工业将向深度加工化阶段转化,简单加工会转移到劳动力便宜的地方;三是接近世界技术边界及产业核心工序产品的比重大幅提高。因此,中国的工业化将继续深化,产业间结构和产业内部结构升级的进程将逐步加快。这会给传统行业如房地产行业带来挑战,也会给新兴行业如互联网行业带来机遇。

2月底,银行集体停止向房地产企业贷款的传闻加上部分城市的楼盘开盘价格跳水,房地产业冰裂的“咔嚓” 声导致人心惶惶,像王石、任志强这样的房地产大佬也少见地强调房地产将迎来调整期,甚至放出房价必然下降的风声。5月一些地方政府陆续“救市”,这也反过来说明行业出现困顿,不过,就此预判房地产陷入衰退还是言之过早。

因为过去一两年,大量的开发商在大规模地抢地。2013年,仅上海、北京、广州、深圳四个一线城市的卖地总收入就超过5166亿元,较2012年全年增长159%,并超过了2011年和2012年土地出让收入的总和,同时也创下了各自城市的年度土地出让收入纪录。

从这些数据上看,房地产业即便不能延续过去十年的黄金期,也绝对不会成为明显衰退的行业。不过,随着中国经济从10%的“超高增长”进入“次高增长”乃至 “稳态增长”, 房地产业也从“超高增长”转变为“中低速增长”。

不过,行业增速下滑并不排除部分后发城市仍然有巨大的发展机会。比如,目前还有一亿左右的城镇居民住在棚户区需要改造,两亿多在城市长期居住和工作的农民工在户籍政策松动后也会买房并落户。仅这两项就意味着三亿多人的住房需求,其中蕴含着巨大的商机。

房地产业的发展绝不是单一产业的发展,它的上下游以及相关产业高达上百项,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不过,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以及产业和能源结构的调整,房地产业在政府心目中以及国民经济中的地位都会下降。与之相对,新兴产业将迎来快速发展阶段,其中,尤以互联网行业为主。

目前,互联网行业BAT三巨头(百度、阿里、腾讯)的格局初成,其影响已经超越中国,逐渐成为世界经济举足轻重的角色。2013年,世界五百强俱乐部的门槛就是231亿美元,按照目前三巨头的收入和增长率计算,最迟至2018 年,三家公司都将进入五百强俱乐部。即便增速略有放缓,这样的结果也还是会成立。更重要的还有,京东、小米这样的梯队企业紧追不放,甚至有赶超的迹象,由此可知,这个领域未来的惊喜肯定超过我们的想象。

金融 / 行业现“鲶鱼”,变局如“春水”

2008年,马云在第七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说:“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 当时许多金融圈人士对此还不以为然。5年后,当“余额宝”、“理财通”横空出世,这些互联网金融产品和品牌就如两只“鲶鱼”,搅动起金融行业一池“春水”,人们才感慨马云“神乎其技”。尽管这个行业还有争议,但2013年依然被称为互联网金融元年。

当前,中国家庭可投资资产总额将近92万亿元人民币,其中,金融资产占比不到6%,而里面将近60%是存款。过去几年里,定期存款的真实收益不足2%,这就就为互联网金融大展拳脚提供机会,它有4%到5%的收益率。

有数据显示,目前从存款转移出去的资产总额已突破11万亿元,其中转为理财产品的资产总额高达10万亿元,转为货币基金的资产总额在1万亿元左右。今后这种转移的趋势会更明显,尽管一些资金可能会通过协议存款返回银行,但是银行业还是迎来前所未有的大变革,因为客户已经变了。

与此同时,金融改革继续深化的趋势不会改变,这将给银行、保险、证券等子行业带来不同程度的挑战与机遇。比如,人民币国际化、各地自贸区以及民营银行的逐渐设立也会给银行业带来一些新变局。不过,要真正实现行业的兴盛,或许必须银行业主动改变,积极向服务导向型机构转变。

保险业的发展具有更多的机会和潜力,在未来会有数倍的规模增长。比如,费率管制的放松给行业带来活力,互联网金融则使保险的销售渠道迅速扩张,销售成本快速下降。在中国的二、三线城市,保险市场才刚刚打开,需求十分强劲。

中国证券业开始走向正轨,备案制代替审批制,信息披露更加完善,“老鼠仓”得到治理,股市维权变得容易……未来十年,证券行业会有可喜的变化。

总而言之,互联网金融崛起的外因加之金融改革深化的内因,金融业作为整体,正迎来数十年未有之大变局,其中,挑战与机遇并存。

城市 / 造城有阵痛,融合迎美好

谈及城市,城镇化率是个绕不开的指标。最新统计,中国目前的城镇化率是52.6%。经济学家林毅夫预测我国的城市化率二十年内会持续增长,向着80%迈进。

当前的数据或许存在出入,因为大量农民工虽然在城市里生活工作,但并没有真正城市化。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十年之后这个数据会更加扎实,达到70%是有可能的。

这种信心来自于政府引导的观念转变。本届政府上任后,力推“新型城镇化”,它的核心在于不以牺牲农业和粮食、生态和环境为代价,着眼农民,涵盖农村,实现城乡基础设施一体化和公共服务均等化,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实现共同富裕。

可以想见,十年后的城市,户籍的差异会被淡化,公民福利从中剥离出去,实现更加均等的公共服务。如果你有合法的工作,正常缴纳社保和税费,那么你全家都可能在城市里长久地生活下去,教育、医疗、养老都会融入这座城市。本地人与外地人偶尔会发生冲突,但总体上会更加融洽,同在一座城市的经历将会让生活变得更加美好。

不过,在实现美好生活的路上,我们也会经历一些阵痛。

比如,“造城”运动的延续。2014年,武汉宣布五年内投入2万亿元进行城市建设,一座城市里有上万个工地同时开工。十年内,这种造城运动还会在其他二、三线城市的出现,在尘土与噪音“齐飞”的背景下,一座座新城会拔地而起。它们会更加华丽壮观,交通也会更加便捷,地铁、轻轨会成为许多中型城市的标配。同时,公路上可能出现使用电力作为能源的超级大巴。一些城市的交通状况会得到改善,但是另外一些城市则陷入胶着,私家车的普遍增加会让公路拥堵不堪。曾经在北上广流行的“城市病”,也会传染到更多中型城市。

变化过快的城市面貌也会挫伤城市的记忆。一些有历史韵味的建筑要么会被拆毁,要么会被更新更高的大楼湮没。尤其是,中西部会成为高楼的集聚区,那些二、三线的城市会建设一座或者数座区域性摩天大楼作为城市地标,人们依然会热衷于登顶旅游,享受鸟瞰城市全貌的快感。

由于超大型城市会被限制,所以北上广的人口规模与现在相比不会有更大的扩张,而中小城市将会成为吸引外来人口的聚居区。各种特色的中小城市会成为人们宜居的城市,由于交通便利,跨城市生活和工作会成为一种习以为常的情形。

可以想象,新型城镇化带来的将会是“人”的改变,在阵痛中,我们会迎来新的城市发展模式,也会形成新的生活方式。

文化 /资本潮涌动,软实力可期

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指出要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为了达成这样的目标,政府在完善文化管理体制、建立健全现代文化市场体系,以及构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高文化开放水平方面制定了一系列的改革举措。或许,这将给我们的文化产业带来一个值得期待的黄金十年。

其实,过去的两三年里,政府一直有意将文化产业发展成为支柱性产业,并且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措施,既有有专项规划,也有对文化企业的税收优惠和金融支持。但目前国内的文化企业虽然数量众多,并呈现持续增长之势,但经营质量不高,除了互联网及文化科技类型的企业有发展壮大之势,其他类型的文化企业尚未形成气候。

不过,这一次黄金期或许可以借力国际环境,因为在文化产业的数字化转变过程,我们与世界同步。凭借内容较短、更新速度快、内容与平台融合度高、娱乐性强等优势,数字文化产业发展迅速,未来这一趋势将会更为明显。这给文化产业带来无穷的新机遇,对于中国的文化产业亦然。越来越多好莱坞大片增加“中国元素”,“东方梦工厂”在中国设立,无论是销售还是创造,都少不了中国参与。

有关研究预测显示,在2014年,中国会成为全球第二大数字广告支出国;而从行业的比较来看,到2017年,中国网络广告收入将超越电视广告收入;技术应用促进文化产业的成熟,云计算技术的应用预计将为文化企业带来娱乐成本的下降,预计手机广告今年将增长60%以上。换句话说,未来的十年里,网络技术将大大改变当前的文化产业格局,作为观众或读者,我们会更加依赖移动互联网来体验和参与文化活动。

正因为存在这样的商业机会,资本在既有的政策空间内变得非常活跃。近几年文化产业的并购事件也越来越多,从优酷土豆两大视频网站合并,到腾讯收购欧洲和美国两大游戏公司。2012年文化产业领域并购事件有96起, 涉及资金规模超过500亿元;2013年还没有完整数据,但A股文化传媒板块就发生56起并购事件,涉及资金近400亿元。这也就意味着中国的文化产业这两年有千亿级的资本运动,这是走向成熟和壮大的必经之路,中国文化产业十年还将迎来并购整合的高峰。

中国会出现数家文化产业巨头型企业,它们会分别掌握一家或数家上市公司,这些文化传媒企业在管理方式和投资门槛的改革后,其创造力有可能带来奇迹。比如在电影行业里,会有更多中国影视团队作品获得奥斯卡等世界性奖项,口碑和票房逐渐匹敌世界强国。只有国家战略与市场紧密结合,中国的文化软实力才会发展壮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