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影子银行的规模有多大?5月底巴克莱的一份研究报告称,中国影子银行规模估计达38.8万亿元人民币(人民币,下同)。《金融时报》也认为,中国影子银行规模逾30万亿元。中国前副行长、原国家外管局长吴晓今年5月在公开场合曾表示,截至2013年末,中国影子银行规模已超过GDP的40%,仅体系内影子银行规模就已达5.16万亿元。当然,算上体系外的,数量应高出不少。

随着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尤其是中国楼市带给市场的悲观情绪。中国影子银行和地方债风险已经成为全球议论的热点,一些机构和学者以经验主义的逻辑怀疑中国是否会重蹈美国式次贷危机和欧洲式主权债务危机覆辙。

这是令人惊忧的预测,若中国重蹈美欧危机覆辙,全球经济将再陷危局中。起码到目前为止,中国经济维持着7.5%左右的中高速增长率,而且中国总理李克强最近的一次宣示中,亦强调中国有信心维持这一经济增长速度。习近平亦多次要求地方政府不必过度追求GDP增速,并称中国要容忍低增长适应经济新常态。

中国影子银行是政策性、政府性、市场性等综合因素所致。同样,通过政策性调整和市场化改革,使得影子银行风险可控。用一形象比喻,中国版影子银行,是地方政府、企业主体和个人在银行体系严密监管下的体外资金循环,是其不得已而选择的利益选择。等于是一个相对富裕的家庭,给予孩子极少零花钱,孩子们不得不通过借贷来满足各自需求。由于家庭作为担保或有偿债能力,这个家庭的孩子债务不会构成风险。但是,会倒逼这个家庭的家长改变每个孩子的零花钱模式,按照其合理诉求给予满足。

改革是去影子银行风险的最佳路径。用政绩考核节制地方政府以投资拉动GDP的政绩冲动,地方政府带来的“影子”风险会减少,过剩产能和房地产催生的影子规模也会减少。利率市场分化改革,即可让个体重回储蓄获利的轨道,减少对高利率理财产品的追求;亦可让银行安分于表内业务,不去过度持有逃离银行比率监控的表外业务。

和美国金融业大开放的坐标场不同,银行业整体弥漫着金融创新的气息。美联储的监管在华尔街投行看来,成为不合时宜的市场障碍,因而放纵的债券化和衍生的金融产权,把整个金融市场吹成一个大大的泡沫。美国影子银行是华尔街式贪婪的缩影,因而会导致泡沫破裂后的市场全方位惊恐。应对影子银行的系统性风险,不仅美联储强化了监管,而且美国也对虚拟经济提高了警惕,奥巴马政府加大了对实体经济的关切。

危机前中国市场一度鼓吹美国式金融产品创新,但危机时代却彰显出中国金融体系“保守”好的一面。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必须抱残守缺,影子银行的规模庞大,即给政策面以警示。

中国影子银行的规模,虽然有各种说法,但依然如谜般神秘。不透明是典型的中国式风险。逆向思维,没有准确数字,也不可断言影子银行风险有多大。中国正尝试走一条美国式去银行化之路,影子银行的存在,客观上也具有前瞻性的实践意义。(作者系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文章观点不代表署名机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