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多数人在论市场趋势时,都爱以大指数上证指数论市场走势。事实上,权重的大指数上证指数,从2011年4月之后,就一直处于下行趋势之中。而在整个下行过程中,虽屡次出现幅度较大的反弹结构,但没有一次的反弹结构是低点上行推动。上周我们说道,从市场的历史走势看,市场的大底都是尖的,立即就有人出来说,难道1849的低不是尖的?上证指数在去年6月25日因市场利率的飙升,确实是杀出了个恐慌尖底,但这个尖底的上行波动结构确实不是低点上行推动。以波动研习者的眼光看,任何不是低点上行推动结构的上涨,都只能定义为反弹结构。反弹结构的时间与空间结构,可能会延续很长并且具有一定的幅度,但它却不可能因此而被定义为牛市。所谓的“低点上行非推动,后市必有新低”其实是有条件的,一个下行推动结构行至末端下行段时,末段如果是处于第5下行段可以不创新低,另者,末段下行结构如果形成楔型形态,也可以不再创新低。我们前面说过无数次,上证指数1849点低点上行非推动,而其后的下行亦非推动,所以,这里很尴尬的事实,就是市场自去年12月初开始,即陷入一个复杂的大盘整加小盘整的结构中。这样的结构会让看大指数走牛与走熊的人都很尴尬,几乎狂热的多头与悲观的空头,都在这无序盘整中吃瘪,那些热衷于猜指数的人,在这期间丢尽了颜面。

实际上,自国内宏观经济出现货币收缩实施金融去杠杆后,证券市场的流入资金一直是有限的,它甚至无法与流出的资金相抗衡。而市场本身处于目前这样的尴尬局面,本质上是市场筹码与资金供应量不匹配现象挺严重的。而目前两市的流通市值再度上升到20万亿历史顶部区域,如果要出牛市,就必须有大量的新增资金入场。而我们现在实在看不出,市场有庞大增量资金入场的迹象,从宏观的经济情况看,目前的市场情况,也实在不可能吸引太多的资金入场。实体经济缺钱的情况是如此严重,即便有货币政策的定向微刺激,或者预期下半年经济数据的好转,也不可能有大量的资金在当下涌入证券市场。注意了一下,由于经济上半年的下滑,下半年各省均有出现数目庞大的地方经济刺激计划,但最核心的问题是钱从哪里来,某省的一把手甚至放话,你们的计划可以批,但钱得自己找。这里面反映出中国经济目前的尴尬,各地方诸侯仍然雄心勃勃,但确实找钱是困难的活计。没有米,巧妇也难为。这几天有媒体采访问,你觉得下半年经济要起来,资金会流向哪里?我干咳了几声说道,流入哪里都不会流入A股市场,A股市场目前也就4、5千亿存量资金在板块中折腾,所以,它们聪明的话只能做中小市值的高成长股,想推动出整体的牛市根本不可能。

我们在细研市场的推动力时,大约可以分为宏观、中观、微观三个层面,它们有市场外部的因素,也有市场内部的因素。从宏观层面讲,社会的发展洪流,是推动市场长期发展的主要因素,但社会发展洪流在不同时期,对不同的产业影响不同,如果这些产业的发展也能形成合力,则市场走成大牛的概率就大;反之,则权重最大的板块如果出现衰退,则市场在新的权重板块市值不足以抗衡前者的市值下降时,必然还是会走熊。中观层面则是市场内部的企业出现内生性增长,如果没有企业内生性的增长,市场的走牛基础即不存在,市场能阶段性的走好,至多也就是结构性的反弹而不是整体的经济向好之反映。还有一种情况是微观的货币刺激政策造成的局部轻微通胀推动,当过多的货币宽松无法在实体经济找到出口,必然会涌入证券市场套利,形成典型的流动性套利。而09年的市场上涨本质,其实就是受大量宽松货币推动形成的。但是,目前我们仍然看不到09年的情况重演,国家的货币政策仍然是审慎的,经济调结构也决定了09年的大量宽松不可能重演。由此,我们判定下半年国家的政策仍然不是增量的,它还是限于补缺而不是增量的刺激。

最近的文字我们一直强调市场是处于反弹之中,而这种反弹更大的程度是因国家削峰填谷的政策对下滑经济出台的对冲政策。在这样的政策环境下,定向微刺激所带来的必然是局部板块的走强,其实板块的运行特征本身也显现了市场缺乏大规模资金的支持。在这种环境下,我们认为通过从微观层面,寻找未来的产业发展洪流,在未来有前景的产业中寻找机会,可能要比单纯看市场指数的涨跌更重要。换句话说,市场的大指数长期低迷的情况仍然可能存在很长时间,它的表现形势可能更多的是大盘整套着小盘整,而不可能出现大级别的趋势型机会。

上周我们从国家安全委员会成立之后,几个方向是应该注意的。国安委实质的职能有四:一是国土防卫安全;二是国家金融安全;三是网络信息安全;四是能源保障安全。从第一点看,我们从2010年年末开始说的中国的陆权战略与海权战略格局,必然要求国家的海工重装设备与高铁设备等高端制造业出现高增速的发展。所以,在这两个方向,应该关注的是海工重装企业与高铁相关制造业;第二个方向则是应该关注在调整金融结构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比如金融去杠杆与存款保险制以及开放直接融资市场可能对证券市场本身带来的负压;第三点则是网络安全与舆情控制,以及04年以后网络电子软硬件设备,因朱格拉周期带来的更新换代潮所推动的相关行业的内生性增长;第四点对中国这样的油气资源对外依赖大的国家尤其重要,尽管中国第二期的油气储备已经完成。但国内的能源仍然受制于国际形势的变化。因此,中国的油气资源开发仍然是未来很多年需要努力发展的方向。在中俄输油所管道没有完成之前,中国的内陆与南海的油气开采仍然是亟待扩张的方向。而该方向必然会促进油气开采服务业以及设备制造业的发展。

如果将市场的产业方向把握住,是比较容易在市场整体的大盘整市中选择好的投资标的。中国经济没有那么快就走向复苏这是事实,但是部分产业在国家战略的引导下率先走向良性增长的可能是存在的。所以,以市场二元论为导向,我们认为就目前状况看,你盯着上证指数看,真不如对小指数多关注。代表成长股的小指数的波动结构,虽然我们定义它为B性质上行段,但本着B段上行结构有可能向推动上行演变的规律,我们并不排除它能继续走强的可能。年初小指数开始调整时,我们说它虽然是一个中期调,时间跨度会比较长,空间也不小,但并不能因此而说它就是见大顶,以后就会跌没了。事实上,小指数在其下方密集区1185士5一带有强烈的支撑,这个位置很难有效击穿。如果调整结束,其后的空间再从该密集带翻上去一倍也是可能的。但是,我们必须提醒一下,小指数目前的位置随时有可能出现一次小级别的调整,不过,这样的调整仍然无伤大雅,未来的行业趋势与市场资金供给决定了该方向仍然会是市场资金逐鹿的场所。

 

 

 

 Sulon  2014/07/04  0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