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德尚玉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行昨日在官网发布新闻稿称,货币政策委员会第二季度例会日前召开。“对比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前两个季度例会的新闻稿你会发现,二者的雷同度可能达到了99%,但第二季度新闻稿比第一季度多出了两句话,而这两句话包含着微言大义。”一名分析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称。

上述分析人士所说的多出的两句话,一是会议认为当前“经济金融结构开始出现积极变化”,二是强调“灵活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

多名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的专家学者表示,未来央行有望采取包括定向降准、再贷款等政策工具,强化定向宽松。而5月份央行口径新增外汇占款环比骤降99%至3.61亿元人民币,也为货币政策的灵活运用腾出了更多主动操作的空间。

经济金融结构开始出现积极变化

二季度货币政策委员会例会基本延续了一季度对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的判断。会议认为,当前我国经济运行仍处在合理区间,金融运行总体平稳,物价基本稳定。经济金融结构开始出现积极变化,但所面临的形势依然错综复杂,有利条件和不利因素并存。国际经济形势和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出现分化,发达经济体积极迹象增多,部分新兴经济体增速持续放缓。

除了“经济金融结构开始出现积极变化”,其余表述与一季度例会无异。

民生银行金融市场部首席分析师李志强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积极变化”之一是PMI指数出现持续回升。他认为这反映出新订单增加明显,尤其出口订单需求出现了明显改善。“这的确反映经济出现阶段性好转。相对来说,经济的变化还是比较明确的。”

国家统计局7月1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6月,PMI为51.0%,比上月上升0.2个百分点,连续4个月回升。李志强认为,随着需求的增加,未来两三个月逐渐会影响投资和经济生产,三季度经济数据会有起色,但幅度不会太快。

民生银行发展规划部高级专家温彬也对《第一财经日报》称,去年我国第三产业对GDP贡献首次超过第二产业,这是我国经济结构的重大变化。另外,上半年我国在基础设施、民生工程方面也有重要改善,包括高铁、棚户区改造等,都可以反映出经济结构的改善。

金融结构性变化方面,李志强认为,最近信贷增长加快,表外影子银行风险下降,监管趋严,降低风险的效果逐渐体现出来。另外,人民币双向波动预期加强,外部资本流入放慢。

温彬亦称,加强监管使得表外业务重新回到银行体系,这种调整结构有利于防范影子银行风险,防止银行同业快速扩张。同时,直接融资也在健康发展。

温彬还表示,央行货币政策变得更有针对性,更加支持“三农”、小微等薄弱环节,有利于实体经济发展。

灵活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

在谈到下一阶段的货币政策时,货币政策委员会第二季度例会称,要密切关注国际国内经济金融最新动向和国际资本流动的变化,坚持稳中求进、改革创新,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灵活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适度流动性,实现货币信贷及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改善和优化融资结构和信贷结构。继续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运行效率和服务实体经济能力。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和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如上所述,政策安排与一季度例会的唯一区别在于二季度例会新加要求“灵活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

此前,上述要求已经在实践中进行,两次定向降准、再贷款等操作都体现了灵活运用多种工具。接下来,央行还将采取哪些货币政策工具?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向《第一财经日报》分析表示,未来定向降准政策作用范围有可能进一步增大,再贴现或再贷款的政策也将有可能继续实施。

郭田勇认为,应根据经济发展需要,根据资金供求进行调整。他表示,长期来看,甚至包括基准利率也可能调整,但要把握灵活性。“从目前经济形势来讲,基准利率应该往下调整。”

温彬则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今年货币政策主要亮点是定向降准和存款准备金率计算口径调整,有针对性降准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政策。在保持短期货币市场稳定性方面,可以根据市场流动性的宽松或者紧张程度,进行正逆回购、SLO、SLF等操作,保持流动性总体稳定。

而李志强则称,所有的政策最终还是控制货币总量,从期限结构、信用结构等方面着手,起到改善和调整的作用。“不管什么工具最终还是要落脚到这些方面。现在央行的工具还很难达到这样的目的。”

央行口径新增外汇占款环比骤降99%

对于央行而言,新增外汇占款的下降无疑给灵活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提供了更多空间。

最新数据显示,5月份,央行口径新增外汇占款仅3.61亿元人民币,环比骤降99%。4月份这一数据为845.89亿元人民币。自去年8月以来,央行口径外汇占款增长开始提速,并于今年1月达到阶段性高点后回落,于5月创下11个月新低。央行此前公布的5月份全部金融机构新增外汇占款386亿元人民币,亦远低于上月的1169亿元,并创下去年8月以来最低水平。

市场上有观点认为,外汇占款少,央行货币政策受到的掣肘就少,主动调控的空间应该会变大,可用的货币政策工具就更多。

温彬对《第一财经日报》分析称,外汇占款数据变化跟热钱有关系,热钱流入后只能被迫对冲,货币政策就比较被动。“如果热钱冲击不大,在汇率相对均衡的情况下,货币政策就能更多根据我国宏观经济情况采取灵活的政策。”

温彬认为,外汇占款如果未来出现个别月份负增长,下一阶段需要全面降准来应对。在他看来,降息可能性比较小,因为降息有可能会强化人民币贬值预期,而贬值会加速资产重新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