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楚惟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业收入596.222亿美元、排名第166,这是太平洋建设在今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首秀”斩获的荣誉。

太平洋建设的此次上榜,也牵出了早年的“赖账”传闻。

昨日晚间,本报记者在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网站的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公布与查询一页中,输入“太平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及其组织机构代码,显示2013年10月10日公布的立案信息为,该公司对债务的履行情况是“已履行500万,未履行5500万”。

500强新贵的“旧账”

公开资料显示,太平洋建设始建于1995年,是一家以基础设施投资与建设为核心产业的大型企业集团,拥有国家公路、市政、水利等多个总承包一级资质及若干专业一级资质,是名副其实的中国城市运营商。

昨天下午,有网络媒体报道称,太平洋建设董事局主席严昊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以中国大陆私营企业第一的身份入选世界500强,这是在改革开放大潮中应运而生、搏击成长的‘苏太华’以超越常规式的发展回报给时代的一个奇迹。”

关于太平洋建设的上榜,胡润昨日评价称:“胡润百富榜大黑马严介和(太平洋建设创始人)再次强势回归!”与此同时,关于太平洋建设早年被追债的往事也浮出水面。

太平洋建设沿用基建人称之为“BT(Build and Transfer)”的模式,即企业先垫资建设,再移交政府,最后由政府短期内分期付款。因此,严介和得以在南京打开局面,迅速将业务做大。

2005年,中学语文老师出身的严介和以125亿元的资产总额高居胡润百富榜榜眼之位,被称为“黑马富豪”。由此,严介和以及号称拥有2700亿元市政基础设施订单、27家亏损国有企业的太平洋建设迎来了外界关注的最高峰。

但随后,因涉担保问题,严介和成为被告,多处住宅被查封,公司资金链紧张陷入困境,其董事局主席一职曾先后交由妻子张云芹等人担任。彼时,媒体称,因严介和与太平洋建设未及时履行法院判决的债务3200余万元,南京市中级法院和南京市鼓楼区法院启动执行威慑机制,严介和被限制出境。

营收虚实

2006年,还有媒体报道称,太平洋建设由于采取BT模式,致使整个太平洋建设集团及其下属公司的负债总额约在4亿元左右。2006年初至2006年9月21日的半年时间中,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先后5次查封了严介和的12处住宅,期中绝大多数已被重复冻结3次以上。

当年9月,严介和曾经向《第一财经日报》申明:太平洋建设负债仅为1.3亿元,加上苏商、沪商、粤商等旗下六大集团,银行总负债为3.82亿元人民币,主要分布情况是,江苏片区的苏商集团2.83亿元,华北内蒙古系0.44亿元,东北辽宁0.55亿元。严介和称,对于拥有100多亿元资产的太平洋建设来说,如此的整体负债情况是非常正常的,华南、华西等地都没有负债,完好运行。

按照太平洋建设公开的资料,该公司2004年规模以上工程项目数比2003年翻了三番,在手订单1100多亿元。2005年11月前后,严介和号称已有总额约2700亿元基建合同,集团的毛利率可达到35%左右,基本完成了对全国13个重点城市的战略布局。

其实,早在2005年秋,《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就在南京做了详尽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太平洋建设2004年的营业收入仅19亿元,资产总额仅10亿元,净资产不到8亿元,税后利润不足3亿元。根据太平洋建设去年的利润总额测算,其毛利率最多也只有22%左右。2004年底,其流动资金只有6000多万元。

2005年,一位离开太平洋建设的中层人士当时对媒体表示,严介和收购的部分子公司有半年时间甚至连发工资都难以为继。

2012年,严介和再次走入公众视野。当时,其对外宣称,太平洋建设半年内要在兰州推掉700多座山头。这个项目开工于2012年10月26日,由兰州市政府与太平洋建设合作开发,位于兰州市城关区,规划面积约25平方公里,总投资220亿元。至于太平洋建设在兰州的运营模式,严介和称,其与兰州市政府的合作将采取“国际BT模式”,由企业全部垫资。

这场“削山造地”运动,进行得并不顺利。据媒体公开报道,2013年4月24日,兰州市委市政府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扬尘污染管理的通知》规定,各类低丘缓坡沟壑等未利用地开发利用试点项目自通知下发之日起暂停工程施工,由兰州市国土局督促城区周边所有削山造地项目一律停工整顿,并负责制定落实削山造地规划、各项防尘抑尘措施及操作规程,按相关规定和要求报批手续,逐家落实各项防尘降尘措施。

这无疑影响了太平洋建设的开发进度。随后,太平洋建设兰州新城工地全面停工的消息不胫而走,5月包工头向该公司追讨200多万元欠款的消息见诸报端。

太平洋集团虽然发展神速,但此后的逼债风波说明这种产业链与资金链是何等脆弱。”有分析人士如是评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