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金岩石 来源:和讯

立经济学家金岩石7月8日在其微博中表示,大牛市呼之欲出,未来三年必有牛市。

金岩石认为,2014-17年间,中国股市必有牛市,因为经济下滑和利率下降将引发被动的货币宽松,从而使资金充裕的市场驱动国民经济的证券化,化解中国经济的三大危机。

他表示,尽管中央政府一再重复“不刺激经济”的政策,但在广义货币量增速不变甚至上升的条件下,经济增长的减速必然导致超额货币相对增长。如果说,当年温总理的“四万亿”政策是主动的货币宽松,当前的调控政策则可称为被动的货币宽松,而非所谓“微刺激”。“根据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2014年广义货币增长的目标为13%,由此推论,如果经济持续下滑,广义货币增速不变就等于是放松银根,结果必将导致市场利率下降与货币市场的宽松。”

金岩石称,市场利率的动态是货币市场的风向标,目前,利率下降的趋势非常明显,余额宝的收益率已从巅峰时期的7%滑落到接近4%。“接下来的问题是:宽松的货币将主要流向哪里?对于这个问题,多数人会说是实体经济。错!应该主要流向证券市场,因为一个大牛市将可化解三大危机。”

首先是国企改革面临的困局。十八大报告提出了“混合所有制”的国企改革思路,人们自然会联想到当年的公私合营。事实上,混合所有制有两种导向,其一是政府政策导向,结果可能是“大公无私”;其二是资本市场导向,结果必然是股份制经济。因为,国有企业只有通过资本市场才能实现真正的混合所有制。目前的A股市场总市值仅23万多亿,可想而知,如果一个大牛市驱动股市的总市值翻番,就有机会让许多优质国有企业以资本市场为导向转型为现代企业。所以,证券化将可化解国企改革的困局。

其次是银行体系面临的危机。股市中的银行板块盈利最多,高达全市场盈利的一半以上。但16家上市银行的股价却都在净资产之下,下跌最惨的交通银行仅为其净资产的0.57元。利在市场中,钱比人聪明,银行股的价格惨跌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资产质量在急剧恶化。人们在资产评估时可以找到许多方法来证明银行体系没有危机,但无可否认的事实是:如果没有天量储蓄,银行危机早就浮出水面了。中国人的储蓄偏好很高,银行的储蓄总额高于美国和欧洲的银行储蓄之和。虽然绝大部分银行负债的抵押资产是优质资产,但缺乏流动性并存在严重的期限错配。不仅如此,监管者和政府每一次化解银行危机的努力都会加剧信贷资产的期限错配,从而加剧银行的流动性不足。唯一的出路是证券化,所以应该让宽松的货币主要流向证券市场,才能通过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完善来提高银行资产的流动性。

第三是家庭财富面临的失衡。过去20多年来,中国的家庭财富经历了爆发性的增长。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家庭财富总额中的70%以上为房地产,相比之下,美国家庭财富的总额中70%以上为证券化资产。和银行体系的危机一样,中国的家庭财富由于过度依赖于房地产而缺乏流动性,我称之为家庭财富的失衡。和中国这种房地产导向的家庭财富结构相比,证券化导向的家庭财富结构有着更高的流动性和收益率。尤其是在2012年中国城市化率超过全球平均水平之后,房地产投资的黄金10年结束了,资产证券化的黄金10年徐徐开幕。曾经讲过,未来10-15年间中国的城镇将面对“九死一生”之劫,近期多数城市人口外流已证明了我的预言。2013年,人口流入的城镇已锐减到44个,楼市在越来越多的城镇崩盘或滞涨。未来10年,只有不断提高家庭资产的证券化率,才能逐步改善中国家庭财富的流动性和收益率,“所以我说,大牛市将可化解家庭财富的失衡。”

金岩石指出,大牛市呼之欲出,证券化任重道远。今年下半年的经济减速将自发地启动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从而形成低利率和低通胀并存的宽松局面。而让宽松的货币较多流入证券市场,才有可能驱动一个稳健的新牛市。

“市场阴云密布,经济否极泰来,中国的A股市场仿佛黎明前的黑暗:山雨欲来风满楼,于无声处听惊雷。”金岩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