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经济报道

刘晓忠

央行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央行口径新增外汇占款仅3.61亿元人民币,环比骤降99%,这项数据在中美经济与战略对话前公布,有适度降低美方施压人民币汇率之考虑。

去年8月以来,央行口径外汇占款增长开始提速,并于今年1月达到阶段性高点后,随着人民币上半年持续走贬,外汇占款发生了变化,5月创下11个月新低。具体来看,5月央行口径外汇占款余额约为27.30万亿元,月度新增3.61亿元,比4月减少842亿元,为连续两个月大幅减少。但5月贸易顺差高达360亿美元,创下2009年1月以来最高纪录,通常央行会购入美元,抛售人民币,可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那么,美元去哪里呢?

一种可能是,中国企业开始囤积美元,这是因为上半年人民币出现了持续贬值,由于中国企业近年在境外大幅借入短期外债,人民币汇率的过大波动无疑对他们构成融资成本的风险,因此,避险需求上涨,尤其是中国经济持续疲弱也让市场增强了人民币长期贬值的预期,从而使得远期和即期的结汇减少。一组数据显示,2012年前5个月,中国企业在其银行账户中存入了340亿美元资金,今年前5个月这一数据则高达1270亿美元。

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资本大幅外流,这种流出可能是内资外流、外资回流等造成的,也可能是中国企业在海外大举并购或投资。当然,人们习惯用“热钱”流出形容。一般而言,如果中国经济出现一波颓势,则可能导致这种流出,上半年中国经济形势可能加快了一些人向海外转移资产以避险的进程。

当然,出现这两种现象的政策环境是,中国年初决定加大市场决定汇率的力度,逐步退出常态式外汇干预,并将人民币兑美元交易价浮动幅度由1%扩至2%。李克强总理曾表示,中国巨额的外汇储备是个负担,中国不需要积累过多外汇储备,这是新汇改的一个基础。其次,日本、欧洲等央行继续实行量化宽松政策,而中国国内则面临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这种利率落差会吸引套利资本大幅流入,而如果打破人民币单边升值预期,则会阻止这一进程。

如果央行履行退出外汇干预的承诺,那么,五月外汇占款低增长将成为一种常态,这将冲击中国过去的货币政策框架。一直以来,外汇占款是中国基础货币的主要投放渠道,而基础货币投放渠道转变过程会让流动性承受压力。目前来看,央行正在灵活创造和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来缓解这个问题,上半年至今,为支持实体经济陆续通过定向降准、再贷款等政策,最近则推出了抵押补充贷款(PSL)工具, 补充或者替代再贷款以缓解金融机构流动性压力。

可以看出,中国实体经济已发生变化,过去那种高速增长可能不会再现,而是进入一个中低速增长的转型期。在这个时期,人民币汇率呈现较为均衡的态势,为汇改和金改提供了一个平台。但是,最大的挑战仍然是货币政策与结构调整之间的配合,因为在金融市场化改革的同时,经济降速与转型带来坏账风险、融资成本过高等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