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徐斌

旁白:央行例会报告出来后,市场各类解读纷纷出台,对其微言大义的解读颇有意思:

央行三季度多种要灵活运用多种武器

央行昨日在官网发布新闻稿称,货币政策委员会第二季度例会日前召开。“对比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前两个季度例会的新闻稿你会发现,二者的雷同度可能达到了99%,但第二季度新闻稿比第一季度多出了两句话,而这两句话包含着微言大义。”一名分析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称。上述分析人士所说的多出的两句话,一是会议认为当前“经济金融结构开始出现积极变化”,二是强调“灵活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多名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的专家学者表示,未来央行有望采取包括定向降准、再贷款等政策工具,强化定向宽松。而5 月份央行口径新增外汇占款环比骤降 99%至 3.61 亿元人民币,也为货币政策的灵活运用腾出了更多主动操作的空间。

旁白:到底运用哪些武器?当然大家都只能猜测,但关键是货币政策大环境发生巨变了:

5 月份外汇占款环比骤降 99%

中国人民银行最新数据显示,5 月新增央行口径外汇占款仅 3.61亿元人民币,环比骤降99%。路透社报道认为,这解释了同期全部金融机构新增外汇占款何以缩水,反映汇市供求趋于均衡后,央行正在践行年初时有关退出直接干预的承诺。4月新增央行口径外汇占款仅 845.89 亿元人民币。自去年 8 月以来,央行口径外汇占款增长开始提速,并于今年 1月时达到阶段性高点后回落,于 5 月创下 11 个月新低。央行上月公布的 5 月全部金融机构新增外汇占款 387亿元人民币,远低于前月的 1,169 亿元,并创下去年 8 月以来最低水平。路透从该数据中扣减央行口径外汇占款,得出的商业银行 5月新增外汇占款近似值为 383 亿元,高于 4月。在中国现行外汇管理体制下,央行在外汇市场中扮演着事实上的最大交易对手方角色,因此可以通过央行持有外汇资产的变化来观察它是否干预汇市。也就是说,如果央行外汇资产没有变化或变化很小,汇市供求主要由市场自动出清,可近似认为人民币汇率由市场来决定。

旁白:这可是了不得的大变化。为何这么说?这么说吧,近十多年来,央行几乎每天每月都在这不断膨胀的外汇占款较劲。中国银行业高达20%的准备金率和 4 万亿央票,皆根源此。一旦外汇占款增幅为零,那就意味着境内基础货币增发的根源消失了!为何 5月份外汇占款收缩得这么厉害?之前中国央行将人民币投机客们的脸给打肿了,人民币升值预期彻底消失,另一个重要因素,就在于中国央行真的在 5月让市场决定人民币汇率浮动。这背后透露出来的信息,是中国央行实际上在今年五月份就废弃了人民币联系汇率机制,搞自由浮动汇率了。这事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实在太大了,这意味着过往十多年的货币金融政策轨道发生了180度大转弯!今后下调准备金率和不断市场正回购释放基础货币,将是中国央行的主要动作。尤其是现在通胀情势不严重,降准概率更是不断加大:

6 月 CPI 市场预期环比下滑

7 月 9 日(周三),国家统计局将于清晨 09:30 公布 6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彭博新闻社对经济学家的预测调查结果显示,预期中国六月 CPI 增速中值为 2.4%,较五月的2.5%明显下滑。据《经济参考报》对国内分析机构的调查结果显示,业内预期六月 CPI 同比增速较五月将出现明显下调,约在 2.3%到2.4%。五月为增长 2.5%。交通银行预测,6 月 CPI 同比增速可能在 2.2%—2.6%,中值为2.4%。该行高级宏观分析师唐建伟表示,考虑到 6 月翘尾因素约为 1.71%,与 5 月持平。初步判断,6 月 CPI同比涨幅与 5月相比基本持平,可能略有回调。农业银行的预测区间与交行大体一致。农行战略规划部高级分析师范俊林表示,二季度 CPI回升主要来自基数效应下降和猪肉收储,难以长期持续,近期猪肉价格已重回下降轨道。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预测称,6 月 CPI同比数字会相比 5 月小幅回落,处在2.3%的水平。“近期猪价环比涨幅已经明显走低,其他食品价格上涨动力仍然不足。”展望下半年乃至全年 CPI 走势,各方普遍预测难以超过2.5%。年内物价上涨压力不大,有利于下半年货币政策继续宽松。农行战略规划部高级分析师范俊林表示,按照当前趋势,考虑到 6月食品等高频数据以及去年基数,预计上半年 CPI 增速为 2.3%,与 1 至 5 月持平。

旁白:不断降准,不断释放基础货币,而此时又遭遇银行业大爆炸,后面有大戏看了:

中国银行业进入大爆炸时代

为民营资本参与国有主导金融领域改革的“重头戏”,我国民营银行试点开始迈入实质推进阶段。《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采访多个参股企业和相关试点银行了解到,“民字号”银行目前已初现多元化发展方向、路径广受民营资本认可。但与此同时,短期利率上行、资本概念炒作及市场化“兜底”不完善等新风险也在加剧。“尝试发起设立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新政落地中,风险保障机制先行、建立差异化监管体系已成多方呼声。目前多家上市公司出现了争相抢注银行热,工商系统注册带有银行名称的企业过百家。国内身处一线的民营资本几乎都对申办民营银行充满热情,美的集团、奥康国、腾讯、苏宁云商、阿里巴巴等大名鼎鼎的民企都出现在首批递交申请的企业名单上。业内人士认为,资本“扎堆”筹集民营银行是改革发展的大势所趋,但会激化市场竞争,并导致利率短期上行。银行业民营化存恶性竞争先例。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预计,银行业净利润从30%以上滑落至今年的10%以下,明年可能出现负增长。这意味着,存款市场竞争饱和、互联网金融冲击之下,民营资本加入将加剧揽储、人才等全方位竞争。据介绍,阿里巴巴就将“挖角”一家上市银行原行长,出任其组建中的民营银行行长。民营资本参股比重超过75%的台州银行是我国第一家非国资控股的城市商业银行,董事长陈小军介绍,日本及我国台湾银行业民营化过程中,均曾出现利率短期高速上升,竞争加剧带来破产等现象。台湾地区1989年开放民营银行,但由于未设准入法规,只提高资本金限额,地区银行一度达 48家,因经营困难产生关联交易及挤兑,不得不再度“去民资化”接管。

每日综述:每当新生力量进入一个垄断行当里,原先吃惯了垄断饭的老企业一定惊呼“恶性竞争”,这是必然现象。银行业一旦放宽准入门槛,无数民营资金蜂拥而至搞新银行,之前在这行当里面浑水摸鱼舒舒服服吃高利差的老银行,日子当然不好过。但想象从彩电冰箱到服装衣帽,再到饭店餐厅,哪一行只要出现所谓“恶性竞争”,哪一行就会释放出惊人的生产力。巴菲特式的价值投资者也许哭死——因为特许经营权不再,最后得便宜和好处,是普通老百姓和政府财政。如果人民币联系汇率机制被彻底废弃掉,今后外汇占款不再成为基础货币的根源,那么下调准备金率与释放基础货币将是中国央行的惯例常规动作。今后中国金融环境将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对此现在貌似各方都没有心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