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历史对比,目前AH股折溢价率处在较低的水平,A股大市值高分红个股相对H股的折价率普遍在10%以上,这一折价空间虽然可以用无风险利率、投资者结构、投资理念、投资者预期以及稀缺性等因素解释,但是当前的折价率还是相对偏大,在“沪港通”开通后,预期折价可能有收敛的趋势。在这一预期下,会吸引套利资金进行AH折溢价套利,港股投资者可以买入折价的A股来替代原有的H股,或者可以通过买入折价的A股,同时在港股利用衍生工具卖空对应的H股,可以构建套利组合。随着港股通逐步落实,资金规模不断扩大,套利交易预期会有一个小的交易高潮出现。但是在套利空间缩小后,这部分资金也会迅速流出,预期基于这一目的的跨境资金流动主要跟随套利空间的大小而波动。

由于“沪港通”在投资目标的范围、双向投资额度、两地法律适用以及交易所合作模式固有限制等因素,沪港通模式以及未来中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沪港通3个发展方向

(一)在“沪港通”试点成熟的条件下逐步放开投资标的范围。

目前沪股通覆盖568只股票,占沪市股票数量59%,占沪市总市值89%,深圳A股,新三板、交易所上市债券等尚未纳入投资范围;港股通标的证券266只,占港股数量18%,市值的83%,由于香港证券产品较为丰富,窝轮,债券,中小市值股票大部分不在投资范围之内,因此未来基于沪港通合作模式的投资标的范围还有很大拓展空间;

(二)在资本双向流动逐步稳定后逐步扩大并放开沪港通跨境投资额度限制。

为防止资本异常流动,“沪港通”对跨境投资总额度和每日额度进行了非常保守的限制。无论是每日限额还是总投资额度,相对于沪港两地市场交易额和市值都相对有限,由于额度不足导致暂停交易的不确定性限制了境外大型机构投资者参与的积极性。在初期开放带来的双向资本流动相对稳定并积累了一定风险管理经验后,可以考虑采取稳步扩大的措施,具体来说,初期可以考虑取消每日额度限制、放宽总额度限制,并在条件成熟后逐步扩大并酌情取消额度限制措施;

(三)以良性的市场制度竞争共同提升两地资本市场的国际竞争力。

以《证券法》修订以及《期货法》立法为契机完善监管法规,通过“沪港通”模式逐步打通两地市场投融资限制,通过良性的市场制度竞争提升两地资本市场国际竞争力。

譬如投资者保护方面,对于两地同时上市的公司,理论上投资者保护更有力的市场会存在吸引力,这样会吸引更多的上市公司到该市场融资,投资者也更愿意参与该市场。

(作者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本文发表于香港明报“巴曙松·中国专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