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梁海明

说到巴西,对很多读者而言,吸引大家的首先应该是最近不大给力的足球队,其次应该是桑巴舞、美女和美食。但对一些神秘人来说,巴西最吸引他们的,却是巴西的投资市场。

这些神秘人不但对巴西情有独钟,还对同是金砖国家(BRICS)的中国、俄罗斯、印度和南非一样非常感兴趣。

最近有项数据显示,神秘人所属的投资机构今年首两个季度对金砖国家的投资金额为46.2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上涨了约6%。去年全年的总投资额是185亿美元,比2012年的113亿美元增长了超过6%。

看到这,不少读者可能会很好奇,是什么投资机构对金砖国家的资本市场兴趣越来越大,而且财力如此雄厚,每年拿出相当于1147亿元人民币的巨额资金来投资呢?

答案揭晓,神秘投资机构是国家主权基金。在这里可以告诉读者,被主权基金惦记上不是什么好事,因为这些国家主权基金不但神秘,而且在资本市场上嗜血成性,非常凶猛,有时并带有政治意图,美国和欧洲众多国家对其简直是心惊肉跳,纷纷立法限制这些国家主权基金在欧美的投资行为。

如今,主权基金盯上了金砖国家,相信包括中国、俄罗斯在内的金砖国家的资本市场,未来很可能会出现狂风大暴雨。

这是我在耸人听闻吗?当然不是!接下来就让我给读者们介绍下让人恐惧的主权基金。

主权基金因鸟粪而诞生

说起国家主权基金,很多读者可能只是听过名字,不但对外国的主权基金不大了解,就连中国自己的主权基金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投)也了解不多,更别提知道主权基金是如何运作的,其投资的主要目的何在这些了。

即便商界人士,也往往对主权基金一知半解,很容易闹笑话。两年前我参加一个香港的大型金融论坛上,就曾看过一次笑话。身为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还当过大学教授的香港某个上市公司主席,当时以论坛主持人的身份向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时任中投公司董事长)提问说,“在我感觉里,中投怎么投资中国的比重,比投资国外的比重大?”

楼继伟听完后,惊讶地看了这主持人一眼,思索了差不多20秒才慢吞吞回答说:“我们中投只投国外的。”

楼继伟此举并不是故意让主持人下不了台,而是主持人错得太离谱了。所谓“主权基金”,又称“主权财富基金”(Sovereign wealth fund,简称SWF),是指由一些主权国家政府所建立并拥有,用作在全球范围进行投资的金融资产或基金,藉此为国家创富。包括中国在内的绝大多数主权基金,其投资对象不在本国,而在外国,主权基金的资金主要来自国家财政盈余、外汇储备、自然资源出口盈余等。

鲜为人知的是,最早的主权基金出现在1956年,盛产鸟粪(磷酸盐)的吉尔伯特群岛,明白大量出口的鸟粪总有采掘枯竭的一天,因此未雨绸缪,对鸟粪出口征收一种税,成立“基里巴斯收益平衡储备基金”(Kiribati Revenue Equalisation Reserve Fund)来投资增值,基金的资产现已超过6亿美元。

自从这个与鸟粪有关的主权基金成立之后,其他主权基金相继仿效成立,目前全球有超过50个国家和地区成立主权基金,总金额超过6万亿美元,其规模之大已经超过了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GDP),接近全球股市10%的市值。规模较大的主权基金主要诞生于北欧、中东和亚洲地区。

主权基金资金规模虽然逐年扩大,但却十分神秘,透明度很低。作为美国两大智库之一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 G.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曾根据各主权基金的机构组织、公司治理、透明度、会计责任(Accountability)和投资行为等,分别给予A至E五个评级(A+最优,E最差),拥有全球最大规模主权基金的挪威,虽然被评为“A+”,但规模排在第二、三及后面几位的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沙地阿拉伯、科威特和新加坡等国主权基金的评级,却是“E”,可见主权基金绝大多数操作过程不透明,信息不公开。

资本市场在明,主权基金在暗,大家很难知道主权基金何时进来投资,投资了什么产品,以及什么时候离开。加上,大多数国家的主权基金操盘者听命该国政府高层,不时会出现人谋不臧的情况,加上又缺乏监督,这无疑对资本市场带来很大的风险。

日本经济学家、金砖国家经济研究所所长门仓贵史(KadokuraTakashi),曾把它们形容为希腊神话里的妖女美杜莎(Medusa),这个在传说中来去无踪、能将所看到的物品全部变成石头的神秘妖女,令人不寒而栗。

主权基金堪比军事力量

主权基金除了神秘之外,往往还嗜血成性。由于主权基金是以帮国家创富为主要目的,因此投资操作大多委托外部机构投资公司进行,对这些投资公司的要求是不问过程,不问手段,只问结果,要能赚钱而且要赚大钱。

例如,中东主权基金多数是委托花旗银行、摩根大通等华尔街出身的美国操盘手或来自伦敦的金融专家代操作,能够获得高报酬的操盘手、金融专家们,其代价就是必须向中东的主权基金缴出超高收益率,如果绩效劣于市场整体表现,就会毫不留情被淘汰。这造就了操盘手们凶猛的、激进的投资风格,容易在资本市场上兴风作浪。

由于熟稔英美国家的资本市场,过去通常在这些资本市场上进行厮杀的英美的操盘手们,随欧美经济增长缓慢甚至停顿,金砖国家的经济发展却稳步向前,已经把目标转往对准金砖国家,势必为这些国家的资本市场带来狂风暴雨。

这还不是最值得金砖国家警惕的,最值得读者们绷紧神经的是,主权基金的投资往往带有政治性。虽然一国主权基金交由外籍投资兵团操作,但管理权仍紧抓在该国政府手中,政府经常要求、引导外籍投资兵团协助购买他国的电信、能源、媒体和银行等关键企业进行策略投资,透过部分控股这些关键企业,以广为运用企业在所在国的政治影响力。这说白了,主权基金就是以海外投资形式执行一个政府的国家战略。

对此,日本政策投资银行调查部课长小森正彦,更曾在他的著作《主权基金战争》中指出,主权基金的目的是在不使用武力的情况下,掌控某一特定区域内的经济活动。换言之,要想在维持社会及经济的稳定下获得想要的政治成果,并取得对某区域民众财富的掌控,那么主权基金就成了武力之外的有效替代方法。

对于欧美国家而言,他们将主权基金对其的投资行为,视作一头闯进摆满精致瓷器店里的公牛(a bull in a china shop),这头公牛喷着鼻息突然而来、无法约束,甚至怀有政治意图,这让欧美警惕甚至恐惧。

主管国际事务的美国财政部副部长麦考密克(David H.McCormick)就曾公开指出,主权基金投资美国市场虽然有助于发展经济,但会造成国家安全漏洞问题。这一担忧带来的众所周知的结果就是,美国国会已通过法案修订,规定美国政府可在国家安全受威胁的情况下限制外资并购美国企业。

欧盟国家对主权基金疑虑更大,欧盟第一大国德国制定《风险限制法》,限制一些主权基金投资德国的能源、基础建设及媒体相关企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鉴于主权基金投资立场偏重政治性,同样表达了对主权基金运作的忧虑。

如今让美国、欧盟国家头痛的主权基金,正逐渐扩大对金砖国家的投资。不过,对金砖国家而言,除了要十分警惕主权基金所带来的冲击,以及其背后的政治目的之外,也不妨转换下思路。随着欧美经济经济增长乏力,越来越难有欧美企业、机构愿意动辄拿出数百上千亿元的真金白银对他国进行投资。因此,金砖国家不妨看看如何引导、利用主权基金非常庞大的资金,创造有利于自身经济发展的局面。

(本文作者介绍:香港财经评论员、盘古智库研究员,著有《中国经济新政策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