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云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市后经历十一个涨停板之后,发行价33.13元的飞天诚信300386.SZ)截至上周五已涨至136.13元,涨幅为310.89%,距两市第一高价股贵州茅台600519.SH)的141.87元只有5.74元,即飞天诚信只要再涨4.21%,就可以登顶两市第一高价股。

这引出了一个尴尬的问题——不管发行制度改变与否,市场炒新投机的情绪没有改变。只不过从一级市场推迟至二级市场,主导的力量从机构变成了各路资金。

上海睿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李茁与北京某私募人士从二级市场参与者的角度认为,这样的现象与当前交易制度、市场氛围有关,而与发行制度的改革关联度并不高。

飞天诚信现象”乃A股特有

无论如何,飞天诚信以一个仅交易十几天的“新人”姿态挑战盘踞A股多年的高价股贵州茅台似乎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而从世界范围内来看,高价股基本都经历了多年的沉淀,“飞天诚信现象”可谓A股特有。

公开数据显示,目前所有在纽交所上市的股票中,最贵的是伯克希尔哈撒韦(BRK_A.NYSE),每股达到19.29万美元。该公司由大名鼎鼎的股神巴菲特创建于1956年,是一家主营保险业务,在其他许多领域也有商业活动的公司。其中最重要的业务是以直接的保险金和再保险金额为基础财产及灾害保险。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设有许多分公司,其中包括GEICO公司,是美国第六大汽车保险公司;General Re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四家再保险公司之一。仅次于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是NVR公司(NVR.NYSE),每股1117.22美元,这是一家从事房屋建筑与房屋银行抵押的上市公司,始建于1948年。

纳斯达克的第一高价股则非亨廷顿银行的优先股(HBANP.NASDAQ)莫属,每股为1333.83美元,该银行始建于1966年;第二高价股为普利斯林公司(PCLN.NASDAQ),每股1214.92美元,该公司是一家在线旅游的上市公司,始建于1998年。

再来看看伦敦交易所的第一高价股,成立于1983年的个人资产信托公司(PNL.LSE)是英国的大型投资信托机构,每股337.90英镑。

上述这些公司都是老公司,也集中于金融与房地产等行业,其股价都经历了长期的沉淀,才占据各自市场第一高价股的位置,没有一只股票属于新上市爆炒。

而在A股市场上,两市第一高价股的宝座曾短暂被网宿科技300017.SZ)等新秀占据,但没过多久就又重归贵州茅台的怀抱。实际上,这些年不乏向宝座发起进攻的公司,然而却很少出现登顶缘于二级市场资金炒作,即便是史上最贵新股海普瑞002399.SZ)。该股在上市首日创出188.88元的最高价格,但相对于148元的发行价格也只有27.62%的涨幅,可以说海普瑞超越当时的贵州茅台是因为发行价格过高。不过A股未出现与贵州茅台抗衡的高价股,主要原因是中小盘股常常“高送转”,而这在境外资本市场并不常见。

矛盾关系在哪里?

近年以来,在IPO发行问题上,监管层一直致力于解决各个环节中凸显的矛盾关系。比如“三高”与圈钱的矛盾,圈钱与股市涨不起来的矛盾等。

首先是“三高”发行。“三高”发行最直接的结果是拟上市公司获得了大量的超募资金,而这些闲置资金相当于变相圈走了市场的部分资金,这部分资金需要通过卖出变现以获得流动性,继而造成在高价发行后,二级市场股价向上的动力不足,因此上市不久便破发在A股中屡见不鲜。

由于上市首日的新股股价不计入指数,第二个交易日才开始计入指数,因此在经过首日上市的疯狂换手套现后,次新股股价往往一路向下,进而带动指数向下。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IPO经历了史上最久的暂停。上述私募对记者表示,正是暂停让他看到新股发行实际上与股市涨跌没有太大的关联性,“暂停期间股市也没有起来,这个时候我们应该怪罪谁?”

在使用行政手段强制解决“三高”问题后,获利的空间从一级市场来到了二级市场,规范与监控的市场角色从单一的机构,变成了机构、游资、散户——相当于整个市场的合力。仅就飞天诚信而言,造就两市第二高价股的推手为上海与杭州的资金,包括连续买入的中信证券上海溧阳路、中信证券杭州延安路等营业部,以及疑似泽熙投资的国泰君安交易单元(227002)席位,其中中信证券上海溧阳路已经换手一次。有了这些游资的加入,飞天诚信7月11日换手率高达29.78%,在李茁看来,下一个交易日打开一字板涨停已经毫无悬念,只是以什么方式打开而已。

李茁认同改革把获利空间从一级市场传导至二级市场的作用,至少让市场各种参与者都有获利的机会,而二级市场的炒作与交易制度有关,虽然修改后的上市首日交易制度已经比IPO刚刚开闸时期的交易制度合理得多,但依然存在改进的空间。

上述北京私募则认为,飞天诚信等次新股的暴涨原因还是存量资金的自娱自乐,“其他股票的收益率明显不如炒新股。”当市场一片沉寂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低于市场价格的产品,其上涨空间是确定而无风险的,资金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无论是交易制度的过于严苛还是资金讨巧的攻击,炒新之火蔓延在二级市场该如何解决?

上述私募建言可以考虑加大供给。这时矛盾绕了一圈又指向了资金抽血问题,加快发行节奏固然可以分散资金攻击的注意力,摊薄炒新的收益率,适当降低股价上涨过程中的泡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