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杉

国资改革备受关注,发展混合所有制已经成为共识,国资委最新透露的“四项改革”试点,显示国资委在建立现代企业治理同时,也并不想放弃党的领导。

坊间传说的国资改革试点方案终于揭晓,国资委在7月15日公布的国资改革方案共四点内容,包括,中央企业改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中央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试点;中央企业董事会行使高级管理人员选聘、业绩考核和薪酬管理职权试点;向中央企业派驻纪检组试点。

国资委称,已选择6家中央企业作为改革试点企业:国家开发投资公司、中粮集团、中国医药集团总公司、中国建筑材料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节能环保集团公司、新兴际华集团有限公司。此外,还要选择2到3家开展派驻纪检组试点。

国资委发布的“四项改革”实际包括了两个方面,前三个与国资改革与发展混合所有制相关,第四个是纪律检查试点,与党管企业有关,这两种改革试点不可能放在一家企业同时进行,因为可能带来公司治理矛盾。

前三个试点包含了三个层面,其中改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带有全局色彩,即解决国有资本存在形式的问题,也就是在国有资本管理方面,探索如何实现控制力问题;央企发展混合所有制试点是对具体国资控股企业的改革试点,关系到所有制改革,目的是提高效率;董事会职权试点,则探索建立现代企业公司治理,由党管干部过度到企业自行任命高管。

“四项改革”放到一起,勾画了国资改革的大体轮廓,反映出国资委小心翼翼的改革心态。

信号一,国有资本仍要保持控制力。

对国有投资公司的试点,体现出两方面想法,一是如何让国有资本保值增值,二是如何通过国有资本投资,来实现国家控制力。国资改革比较敏感,不仅存在利益调整问题,而且关乎国家制度基础。虽然民营经济发展迅速,但目前中国基本经济制度仍强调以公有制为基础,因此,国资改革在强调发展混合所有制同时,依然要考虑到政治控制力,这意味着国资改革并不是全面推广混合所有制,而是在保持国有资本对重要领域控制力同时,来提高国有企业运行效率。

这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即国有资本投资公司从自身利润最大化出发,不断扩大投资范围,导致国有资本对民间资本带来“挤出效应”。因此,明确界定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资本投向,应该是改革重要内容。

信号二,混合所有制带有功利主义色彩。

由于没有全面的国资改革方案,对国有资本界限定义不清,这就使目前的混合所有制试点仅仅体现在提高央企运行效率上。由于私有化仍是禁区,混合所有制在理论上被赋予公有制的新形式,但在混合所有制的股权安排上尚无具体描述,这可能源于政治上没有形成统一认识。在没有明确所有制安排原则情况下,混合所有制试点能够达成的目的就是改善国企公司治理。如果民间资本没有控制权,混合所有制可能更多吸引财务投资者,而非实业资本进入。当然,试点就是要探索各种可能性,但对于这种试点,不要抱过高期望值。

信号三,党管企业要变换方式。

向央企派驻纪检组试点,不应该成为国资改革的一部分,因而作为“四项改革”之一的纪检改革,与舆论普遍关注的改革内容相矛盾。当然,这项改革是另起炉灶,在其他企业内试点,这倒可以看做是抑制央企腐败的一种做法。按照国资改革一般思路,在发展混合所有制同时,应该建立完善公司治理机制,股东大会、董事会和监事会要发挥各自作用,企业事情由企业自己决定,公司违法问题当由法律调整。在央企派驻纪检组,仍然是传统党管企业思路,这与建立现代公司治理理念不符,更容易导致以党的标准来干预企业运营问题,从而降低企业运行效率。

以目前试点方案看,并无明确国资改革原则和总体思路,仍处于摸索阶段,国资改革的理论和意识形态争论仍需要时间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