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 杨苏

2014年上半年,A股公司披露4300多份调研文档,其中沪市公司51次,深市公司约4300次。

2014年上半年,投资者如果紧跟泽熙投资、千合资本的调研动向进行投资,整体上大约有10%的盈利空间;跟随高盛等国际大行的步伐,则可知晓经济冷暖、产业动向……证券时报记者通过梳理今年上半年深市公司约4300份调研文档,机构调研深市公司的路线图随之跃然纸上,上半年市场的热点与冰点一目了然。

“并购”最热

2013年A股进入并购大时代,2014年并购热潮有增无减。在约4300份调研文档中,关于“并购”的话题出现了750次,是机构调研公司时询问最多的关键词。此外,“节能”、“环保”等关键词也出现大约400次,“重组”出现逾300次,“军工”和“传媒”分别出现约150次、120次,“市值管理”也大大方方呈上台面出现了40次。

证券时报记者注意到,机构询问并购方面的问题有一定的共性,主要有三类情况。

第一类是公司坐拥大量现金但尚无明确计划或进展不多时,机构会主动“敲打”公司有无并购意图,一些问题甚至显现出机构有推动之意。

比如中信证券和大成基金等调研漫步者时就询问公司外延式并购规划,漫步者表示,审慎对待并购事宜,而且操作并购跨行业标的更为谨慎,“近期涉足的水处理项目,跟踪多年,不会盲目追加投入”。

第二类是公司与投资机构设立产业并购基金后,不少机构前来查探虚实。比如,深圳企业瑞凌股份与投资机构共同设立的焊接产业并购基金,就被机构询问设立基金的初衷、并购基金骨干人员的背景。

瑞凌股份披露,寻找外延式发展时发现焊接行业内很多企业面临较多的问题,还需进一步的培育孵化,因此利用专业投资团队消除并购前期的项目风险。

第三类是公司已经公布并购计划,机构关注进展情况和效果。甚至有的公司被问得多了,直接回复“请查阅前次公告”。

诺安基金和招商基金等几家机构今年6月调研阳普医疗,在询问医院智能采血管理系统的销售动力和价格情况后,话题转到了公司的对外并购情况。阳普医疗回应,并购放在控股子公司阳和投资做,已并购三家相关行业公司,分别属于影像、无针注射器和粪便检测领域。“具体情况已在前几次调研中进行介绍,可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查询。”

外资爱周期国内追概念

今年上半年,外资机构高盛调研18家深市公司,而国内公募基金和券商机构调研公司数量平均超过百家,调研规律难以概括。记者注意到,高盛喜欢调研钢铁石油等与经济周期运行关联行业的公司,而一些调研数百家公司堪称“劳模”的公募基金,上半年产品业绩反而逊于同行。

一些陷入低迷的周期性行业公司,今年上半年成为外资机构扎堆调研对象。5月和6月,高盛先后多人前往太钢不锈华菱钢铁两家钢企调研;油服企业杰瑞股份海默科技等公司则被高盛、摩根士丹利等知名外资机构踏破了门;风能企业金风科技也于4月底接待高盛调研;法国巴黎证券则调研了一些水利、林业等行业的公司。

分析人士表示,外资机构多次调研与经济周期关系紧密行业的上市公司,即便不参与二级市场投资,也可以在调研中感受中国经济运行的“体温”,有助于预测经济前景和其他相关产业链的行业变化。

国内公募基金和券商机构有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调研上市公司数量平均超过百家。其中,华夏基金调研公司数量超过330家,中邮基金则调研约120家,长盛基金也调研约110家。

从行业类别看,华夏基金最爱医药企业,一共调研了约50家,同时调研了酒类主要企业,包括五粮液洋河股份泸州老窖等,也没有落下华谊兄弟乐视网掌趣科技等影视文化企业。

与境外机构相比,国内机构对新老热点非常敏感,并且调研喜爱组团扎堆。比如,近期跨界涉足细胞的开能环保遭遇100多家机构围堵;一些军工、传媒行业的公司也动辄接待百家国内机构组团调研。

泽熙尤爱机械和京企

作为私募业内最知名的两家私募机构,泽熙投资与千合资本的一举一动都牵动市场的注意力。统计显示,以千合资本为例,没有一家调研公司的股价跌幅超过20%,但涨幅超过20%有5家;除了同洲电子下跌近四成之外,泽熙投资调研公司有三分之一股价下跌、但跌幅不足两成,涨幅超过20%的则有19家。整体上两私募调研公司的股价平均会上涨10%。

根据统计,2014年上半年泽熙投资调研两市公司的数量和次数分别为81家、96次,有许多公司被泽熙投资杀了回马枪;千合资本一共调研22家公司,其中5家公司与泽熙投资相同。

有意思的是,尽管泽熙投资调研数量上明显多于千合资本,但是后者派出的研究员数量却更多,达到6人,这使得外界可以一窥千合资本研究部门的构成情况。两家机构另外一个不同是,泽熙投资多次单独调研公司,千合资本绝大部分均为联合调研。

据记者统计,2014年上半年泽熙投资一共调研75家深市公司,其中两次调研的公司有八成股价上涨。

从行业归属看,泽熙投资最青睐机械设备行业,有15家公司获调研,同时钢铁有色油气等周期性行业也有零星调研;从地域看,总部位于上海的泽熙调研本地公司仅4家,调研北京计算机、电子等行业公司数量达15家。

不过,泽熙投资调研后似乎不着急买入。4月份后调研公司尚未披露半年报,而据2014年一季报显示,泽熙投资并未出现在前三个月调研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

千合调研公司半数下跌

作为曾经的“公募一哥”,王亚伟2012年年底奔私后,首只私募产品“昀沣”的业绩一直是市场焦点但未有公布。另一方面,与同行相比,王亚伟独资注册的千合资本调研公司数量是偏少的,2014年上半年也只有22家,平均下来8天才调研一家公司。

其实,千合资本并不热衷调研公司,与掌门人王亚伟一贯的风格有莫大的关系。2013年,王亚伟曾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我很少跟上市公司直接接触,手机里面上市公司董事长的电话一个也没有。做投资,绝不是靠跟谁的关系好才能做得好的。”

从行业看,22家公司有1家有色(中科三环)和2家汽车行业(比亚迪海马汽车),以及2家家电企业(TCL集团美的集团)。另外,千合资本还调研了5家计算机公司(飞利信等)、1家电子公司(欧菲光),以及2家机械设备(天汽模南风股份)和2家电气设备公司(汇川技术鼎汉技术)。

从股价看,22家公司在千合资本调研后,有一半公司股价出现下跌。调研后股价涨幅最大的公司分别为海兰信(88%)、天汽模(70%)、鼎汉技术(45%)。

或许是投资大佬惺惺相惜,上述涨幅前三名的海兰信鼎汉技术也接待过泽熙投资的调研。记者注意到,千合资本调研22家公司中,还有中科三环海马汽车汇川技术也是泽熙投资的调研对象,占千合资本调研数量的比重超过四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