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于舰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前台总机到销售部,所有电话均传来机械而冰冷的“你所拨打的电话未交电话费”语音提示。曾经风起云涌的企业此时所处的状况令人不禁心头一紧,连电话费都已停交?——无疑,又一家民营企业在经历生死。这家企业就是江苏恒顺达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恒顺达”)。7月16日,恒顺达发布公告称,将无法在本月29日如期兑付于三年前发行的那只中小企业集合债的本息。

在同一天发布本息兑付存在不确定性风险公告的还有另一家民营企业——华通路桥集团有限公司,起因是企业董事长正在协助调查,企业资金调配可能存在问题。

事实证明,债券市场的风险又一波悄然来袭。而且,目前站立于债券违约悬崖边上的依然是民营企业这一群体。《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试图探因这些民企为何会走到违约风险的边缘。

行业之痛

当海水退却的时候,你将看到谁在裸泳。几年来蓬勃发展的债券市场在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2014年首次出现了“11超日债”的实质性违约。正如当初一些市场人士所言,“11超日债”只是开始,随着经济结构调整等因素的影响,此后债券市场将面临更大面积的违约风险。

7月16日,债券市场一天之内有两则重大事项公告发布,提示发债人可能无法正常兑付本息的风险。恒顺达是继上海超日太阳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之后,债券违约的又一家新能源领域的民营企业。恒顺达称,由于贷款出现逾期且处于停产状态,因此于7月29日到期的中小企业集合票据将无法按期兑付本息。

曾经在2011年,恒顺达在融资方面顺风顺水地赶上了中小企业集合票据的顺风车,作为江苏省2011年第一期集合票据的受益者尝鲜集合票据融资。2011年7月29日,本期票据发行,规模为2.5亿元,期限3年,每年付息一次,到期还本付息。也就是说,到今年的7月29日,就是本期票据的还本付息日。其中,恒顺达作为本期集合票据的联合发行人之一,发行规模为1.3亿元,到期偿债本息合计应为1.3793亿元。按照规定,公司要在7月15日将本息资金足额支付至偿债专户。

但是,恒顺达没有做到。

恒顺达是干什么的?据公司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06年的恒顺达是做生物柴油的新能源公司,位于江苏省镇江市,曾表示要在镇江建成中国最大的生物柴油生产基地,做中国再生能源行业的典范。

为何债市发生风险事件的民营企业又是出现在人人都喊是个宝的新能源行业?究其原因,实属复杂。国家能源非粮生物质研发中心苏淑钗教授称,国内生物质柴油发展政策不够完善和配套,是阻碍行业发展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同时,在一些人看来,国内生物质柴油利用企业数量较少致使销路狭窄也是生物柴油产业发展处于尴尬处境的原因。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新能源产业发展法规不健全是主因,同时又存在一哄而起盲目追风现象。走进来的一些企业还在懵懵懂懂的时候,正碰上前几年资本市场改革开放力度加大,一方面企业融资容易,但另一方面,资本市场的风险也在无形中加大。两年前,在境内债券市场没有违约但引发风险事件的江西赛维也曾是新能源领域的排头兵,而在境外上市的无锡尚德的起伏更是引人关注。

据悉,恒顺达目前正在寻求当地政府的帮助与金融机构洽谈,试图进行债务重组。按照规定,由于本期中小企业集合票据在发行时由江苏省信用再担保有限公司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恒顺达还不了钱的时候,该担保公司将会履行代偿责任,不会对本期票据的正常还本付息产生不良影响。《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昨天从该担保公司了解到,江苏省信用再担保公司是政府出资的国有控股企业,目前经营正常,成立之初衷亦是为信用等级较差的中小企业提供担保。“按照正常程序去走吧,我们是政府兴办的担保公司,你应该懂的。”该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对本报记者称,他并未对该事件进行过多评价。

“黑天鹅”的人事事件

而与恒顺达同一天发布公告的另一家民营企业——华通路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华通路桥”)的违约理由却让人难以预料,简直是债券市场这一波违约风险的“黑天鹅”事件,原因是该公司的董事长王国瑞个人“出了问题”。这种无担保的非市场因素出现,让市场猜测华通路桥可能接手今年债券市场实质违约的“第二棒”。

这位被业内称为“路桥大王”的董事长于2014年7月“东窗事发”,这在普通人想不到,也在评级机构等市场人士的意料之外,因为就在上个月该公司的跟踪评级还维持不变并且展望稳定呢。7月10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山西省委员会发布了《关于撤销王国瑞政协第十一届山西省委员会委员资格的决定》。依据文件精神,王国瑞涉嫌违法。7月11日,华通路桥便对此事进行了重大信息事项披露,向市场发布了该公司董事长王国瑞协助有关部门进行调查的公告。

在债券市场上,2013年华通路桥发行了第一期短期融资券(下称“13华通路桥CP001”),发行规模为4亿元,期限为1年,到期兑付日恰恰就是在马上要到来的2014年7月23日,在这一天将要兑付本息共计4.292亿元。

7月16日,华通路桥进一步发布风险提示公告称,由于华通路桥董事长王国瑞仍在协助有关部门进行调查尚未返回企业主持工作,所以该公司将于7月23日到期偿付本息的短期融资券兑付存在不确定性。“13华通路桥CP001”到期兑付存在不确定性。企业现在正在通过多种途径筹集偿债资金。

同时,评级公司联合资信也于当天给华通路桥公司以及“13华通路桥CP001”进行降级处理。据了解,一手将华通路桥打造起来的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王国瑞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持有公司股权60.25%。联合资信公司称,王国瑞协助调查后,该公司的对外应收账款回收和短期内资金筹措难度都加大,并且目前该公司账面可调剂的货币资金规模非常小,对本期短融兑付保障能力很弱。华通路桥目前的评级,“反映其还本付息能力很低,违约风险较高的信用状况”。

主营路桥施工和煤炭开采的华通路桥,与政府业务往来频繁,账面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余额中很大比例来自政府机关。目前公司账面盈利表现尚且稳定,但现金回流弱化。值得注意的是,据2013年年报披露,华通路桥18亿元的短期借款中有8亿元为信用借款,其中4亿元来自广发银行天津营业部,将于今年7月22日到期,与应到期偿还的短融债务只差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