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明涛 齐平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年诸葛亮“六出祁山”被墨人骚客引为历史佳话,但最终在各种不利因素的影响下功败垂成。现今,A市场也正上演着类似的一系列战役。多头就宛如当年力薄的蜀军,欲开辟新的牛市篇章,但是实力雄厚的空头却像曹魏一样,在沪指重要关卡2000点附近设防,不断狙击。眨眼间,2014年已经过半,多头在2000点附近陷入苦战,难以寸进。

那么,A股在2000点附近的这场筑底大战还将持续多久?

2000点之后,A股是就此走出一波大牛市,还是掉头向下继续调整?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国内多位知名私募人士进行了专访。他们当中有的对此表示乐观,认为A股估值已经到达底部,不日将走出十年慢牛;但也有人持谨慎态度,称国内经济正处于转型阵痛期,在没有良好经济预期支撑的情况下,牛市之路依旧任重道远。

看多派

悲观情绪达极致大牛市将来临

2000点关口,不知不觉已成为A股迈不过去的坎儿。十多年前大盘停滞2000点,十多年后,依旧是2000点,纵使过程惊天动地,但终究还是画了一个圈,回到了当初的起点。

今年以来,多方悄然蓄势,似乎欲打破市场平静。但事与愿违,几番拉锯后,沪指依旧难以阔步向前。不过即便如此,对于未来的形势,包括赵丹阳、曾昭雄等不少业内人士和私募人士表示乐观,称目前市场悲观情绪已经到达极致,未来极有可能走出一波大牛市。

赵丹阳:混合制将是牛市引爆点

素有“私募教父”之称的赵丹阳,其市场观点一直备受业界推崇和关注。在今年的诺亚财富赤子之心上海投资策略会上,赵丹阳表示,目前A股已经进入最便宜的时候,混合所有制将是中国牛市的引爆点。

在谈及宏观环境的时候,赵丹阳表示,人民币汇率长期升值的趋势还没有结束,目前中美劳动者的收入差距还有7至8倍,但两者的劳动生产效率差不多。美国所谓的制造业回归没有基本的劳动力基础。同时,长期而言,中国劳动生产效率还有提升空间,也就意味着人民币升值依然有空间。另外,政府债在内的各项宏观风险可控,目前中央政府负债20%,地方80%,属于正常水平。

在市场牛熊的判断上,赵丹阳坚定指出A股牛市快来了,2000点就是A股的底部。以中国石化600028,收盘价4.98元)为例,目前P/E(市盈率)10倍多,PB(平均市净率)1倍多,是18年以来最便宜的时候,比1000点的时候还便宜。而中石化H股P/E仅8倍、PB仅0.8倍,6%的股息率,完全低估了其市值。

另外,赵丹阳指出,考虑到中石化拥有3000个加油站,有一些还是好地段的加油站,这些站点就值10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6156亿元),但目前其市值只有5000多亿,存在不理性低估。市场正进入风格化转换,看好制度改革所释放的红利,混合所有制将会是牛市的引爆点。

曾昭雄:10年慢牛将到来

深圳明曜投资董事长曾昭雄也是长期表示乐观。他认为,2014年A股市场将进入10年慢牛,相信9月份之前我国的货币政策将出现方向性的转变。上证指数在2000点附近反复拉锯,这可能是最后的筑底过程。

在题为《A股将复制1980~1999年的美股长期牛市》的文章中,曾昭雄指出,美国能走出困境,既与里根政府供给学派的经济政策有关,也跟沃克尔的货币政策有关。我国目前提倡的“以改革促发展”,正是告别凯恩斯式经济刺激的新供给主义经济政策。有理由相信,我们的证券市场有超过八成概率会像1980年的美国一样,迎来十年牛市。

未来的牛市不同于2005年的牛市,不同于2009年,也不同于1999年的“5·19行情”。

过去牛市的驱动力,第一是经济周期的力量,过去我国一直是以投资为主导的经济模式,其实截至去年,我国投资占GDP的比例还在不断爬升,在投资刺激下,地产、银行、煤炭、有色、机械等涨幅可观。

第二是流动性冲击,2005年的牛市起步时股市盘子非常小,流通市值只有约1万亿,在流动性充裕的情况下,市场整体上涨了6倍。但中国股市已经足够大了,中国经济也是减速的,不具备周期性暴涨或者流动性再次拉动的牛市。在经济下行背景下,未来的牛市体现的是经济结构调整的结果。

看空派

A股便宜或是误导 复制美股牛市几无可能

在A股环境目前仍然低迷的情况下,不少专家对市场前景表示担忧,特别是在制度建设有缺陷的背景下,空方并不认为股指能实现“鲤鱼打挺”,由熊转牛。

谢柳毅:A股便宜是误导

在市场唱多声音越来越多的时候,深圳尊道投资董事长谢柳毅日前在接受私募排排网的专访时提到,目前A股很便宜这种论调是一种误导,指数未来难有很好的表现。

谢柳毅分析指出,大盘从6000多点跌到2000多点,从盘面来看,确实是全球最便宜的股市,这给人们带来了很大的误导。实质上我们的主板主要是由银行、地产、石油、有色、煤炭这些传统行业的上市公司构成的,而这些行业长期前景堪忧。市盈率低,会让人误以为有很大的投资机会,但是如果没有行业向上预期和价值低估,(投资这些股票)其实是很难赚钱的。

指数跟经济结构调整的关联度是很大的,经济结构调整是对那些高污染、高能耗、产能过剩行业的控制,比如钢铁、石油这些行业。银行和地产是关联的,银行的大部分贷款都流向了地产,目前地产前景堪忧,银行自然也不会被看好。另外,存贷差会不断缩小,银行的毛利将随之下降。而且银行的不良贷款、地方债务平台这些,隐藏了相当大的风险。银行股现在看似很便宜,但是相对于未来而言是很贵的。这些传统行业前景不好的话,未来大盘指数也很难有很好的表现。

曹中铭:A股难复制美股牛市

同样,知名财经专栏作家曹中铭也看衰A股,认为A股难以复制美股上世纪80年代的长期牛市。

曹中铭表示,美股的几次牛市行情主要得益于经济增长、技术进步,这是大的背景。另一方面,美国股市有200多年的历史,其在制度建设、投资者保护等多方面已非常成熟。如果说我国GDP的高速增长以及科技进步为A股牛市埋下了伏笔的话,那么在市场的基础性制度建设与投资者保护方面,我们做得显然还远远不够。投资者热衷于投机炒作,持股心态不稳,与A股的投机文化有关,更与投资者利益保护不到位有关。事实上,这也是A股常常演绎“牛”短“熊”长行情的根本原因之一。

记者注意到,在曹中铭看来,A股目前存在诸多问题,如果要想复制美国式的牛市,除了完善制度建设,严厉打击违规行为之外,还必须解决三大方面的问题。

其一,股市“被抽血”的问题。股市并不缺少资金,关键在于投资者缺乏信心。投资者没有信心,就不会有资金的加盟。在此情形下,一旦股市遭遇大量“抽血”,就会打击到市场信心。而新股IPO、上市公司再融资以及大小非套现,就是市场中的三台“抽血机器”,不断从市场中抽走“新鲜血液”,也不断蚕食着投资者的信心。三台“抽血机器”中,大小非减持最无情,上市公司再融资表现最为凶猛。

其二,要解决市场资源错配严重的问题。因为有了资产重组这一利器,垃圾股“乌鸡变凤凰”的不在少数,财富效应又导致更多投资者逐利其中。A股市场中的所谓“牛散”,几乎都是靠炒垃圾股、炒ST股、堵资产重组等起家的,而不是依靠价值投资。

其三,要解决投资者保护的问题。保护中小投资者就是保护资本市场,这话说起来挺简单,做起来却很困难。A股市场与美国股市根本不在一个“等级”与起跑线上,制度建设存在缺陷,市场监管常常缺失或缺位,大小非疯狂减持,定增再融资没门槛,资产重组没门槛,投资者保护同样没门槛,这样的市场又凭什么复制美国牛市呢?

本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采访了广东泽泉投资董事长辛宇、挺浩投资董事长康浩平、海润达资本总裁仇天镝、深圳市前海一线对冲投资总经理胡志忠、深圳市圆融方德投资高级研究员尹国红以及北京东方井冈投资咨询中心投资总监胡伟东等6位私募人士,他们对眼下2000点是否将成为A股牛市的起点道出了自己看法。其中,辛宇是乐观派的代表,而胡伟东则坚定看空,是谨慎派的代表。

乐观派

辛宇:尽管都说股市和经济有联系,但从历史统计规律来说,两者往往不是正相关的。比如,2001年沪指到了2125点,而13年后的今天,市场还是在2000点附近,那这13年间,咱们国家的经济发生了多大的变化?GDP总量都翻了好几番了,我国也从过去的低端制造业往中高端转型。

单从经济上来讲,宏观经济在未来若干年都将处于转型过程中,因为国家经济转型不能一蹴而就。对比当年美国转型的时候,美国股市是大牛市。那么现在我们来讨论2000点,我的观点是,股票是我们主要投资品当中最便宜的,因为它还是13年前的价格,是一个价值洼地,任何洼地都会被填满。

康浩平:2000点很有可能成为牛市起点,因为现在的起点非常低,从估值来看,沪深300的P/E只有9倍。另外,股市已经充分反映了经济向下的趋势。一旦经济有复苏迹象,股市就会有提前的反应。从这个角度来看,股市很有可能走上又一波大牛市的循环。中国经济经过这一轮下跌后,对比全球股市,A股已经远远落后。一旦货币政策放松,经济信心恢复,大盘将有望上涨到3000点附近。

仇天镝:经济转型不是那么容易的,短时间内很难见效。但我们可以看到经济转型会带来一些局部机会,孕育出局部牛市。大牛市必须在整个经济转好,上市公司业绩整体增长较快的情况下出现,目前不太可能出现。我国经济对传统行业依赖性还很大,另外科技水平相对发达国家还有很大差距。因此,转型将会是一个曲折、艰辛的过程。

辛宇:现在2000点成为底部的概率非常大,因为在此停留的时间已经很久了,底部构筑得非常扎实。我建议投资者不要去等待向上拐点的出现,因为拐点只有一天,也只有一个。只要在2000点区域,价格合理的优秀股票,都可以买入持有。

另外,我国的股市,有鲜明的政策主导现象,不依靠经济数据,而依靠政府政策外力。所以,如果A股想要打破2000点的平衡,需要有针对性的、显而易见的利好政策。

康浩平:我认为,可以肯定的是,2000点这个区域是没有系统性风险的。但是,市场情绪在底部附近肯定会有所疑虑。不少投资者会在震荡和反弹中抛出股票。当失望情绪越来越重时,牛市也就悄然出现了。

而能够打破2000点平衡的,非金融地产莫属。如果金融地产不涨起来,市场也就只能在2000点附近呈现结构性行情。冲破2000点的平衡,只能靠金融地产等蓝筹股的估值修复。

仇天镝:上证指数中,周期性行业的权重很大,因为像银行、石化这些“大象”调整时间很长了,估值也很低,所以2000点这个位置再往下空间不大。另外,目前政府一直在推经济刺激政策,也对2000点起到了支撑作用。

尹国红:至于2000点是否是底部,我认为,虽然A股市场目前蓝筹股的上涨空间不大,但是下跌空间相对来说也有限。如果经济状况不出现更糟糕的情况,那么蓝筹股的低估值优势还是非常明显的,所以2000点有望成为底部区间。

谨慎派

胡伟东:对未来是否有牛市,我的观点一直偏谨慎,主要是因为权重股上方堆积着天量的套牢盘。要消化这些套牢筹码,首先需要时间;其次,还需要“真金白银”入场,成交量持续放大。但是,现在这两个条件都不具备。

我认为上证指数将在2000~2200点附近箱体震荡,到了三季度末大盘将转头向下。原因有二:一方面是创业板大的头肩顶形态构造完成,不少翻几倍的题材股已经开始出现加速下跌,这意味着上证指数也不会出现较大上涨;另一方面,煤炭板块和中石油年K线出现八连阴,这意味着所有买入的投资者全部被套,这是一个信号,说明后市依然不容乐观。但是,指数不会一跌到底,会反复诱多反弹。

尹国红:单单从指数来看,我认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可能有牛市。因为从指数构成来考虑,这里面蓝筹股占主导。而金融、有色、钢铁等周期性较强的蓝筹股有如下几个特征:一是体量大,因此,它们想要获得较高成长性难度较大;二是从经济基本面来看,经济转型制约了它们的业绩增长,也决定了它们很难重现2006~2007年的风光走势。如果它们涨不起来,指数肯定很难出现牛市。但是,从另一角度来说,经济转型会让新兴行业股票获得非常明显的成长性。

胡志忠:之所以谨慎,是因为我认为A股市场存在非常严重的问题。在A股市场有一个怪现象,做题材、概念炒作的人,活得很好。而从价值低估和分红角度来做投资的,这3~5年都死得很惨。所以,如果想要迎来牛市,一定要扭转市场上新股、次新股、题材概念炒作的恶劣风气。

胡伟东:市场上普遍认为下半年货币政策会出现转向,说2000点会是政策底,牛市的起点。但我认为,首先,只要房价高企,货币政策就不可能转向,如果货币政策再放松,房价又会暴涨;其次,就算货币政策放松了,资金又会流入房地产市场,大家都去炒房了,也无法引发牛市。所以,只有房地产降温了,资金才会流入股市。

所以,我认为,2000点是豆腐底,下半年一搂就破,而牛市只是幻想,目前的成交量不可能造就牛市。而引爆打穿2000点的事件,将是地方债务危机的爆发。此前财政部副部长王保安也表示,今年到期需偿还的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债务占债务总余额的21.89%,是偿债压力最重的一年。在财政收入增速放缓而支出刚性强的背景下,地方政府偿债压力会进一步加大。所以我认为下半年地方债务危机的爆发,将导致上证指数跌穿2000点。

胡志忠:大家可以看到,高层最近在积极地推进利率市场化和人民币国际化。除了下半年即将推出的沪港通外,包括习主席访韩以及李总理访德,都将为低估值的蓝筹股带来机会。此外,国企改革带来的红利,也有望扭转蓝筹被大幅低估的局面。

所以我的观点是,2000点既是底部,也是顶部:一方面,对于过往3年被爆炒的题材概念股来说是顶部,这些泡沫要历经3~5年的时间才能释放到位。另一方面,对于低估值的蓝筹股来说,2000点附近下跌空间有限,并且有望在下半年借助沪港通的东风,出现一定幅度的反弹。

NBD:国内经济正处在转型期,宏观经济增速略缓,但结构改善显著,那么A股牛市是否会在转型中孕育?

NBD:我们注意到上证指数在2000点附近支撑明显,“2000点底部论”颇有市场。那么,2000点究竟是否能构成A股的底部呢?

NBD:此前有观点称,A股将会像上世纪80、90年代的美国市场一样长期走牛。那目前A股与当时美国股市的环境到底有无相仿之处,复制美股当年大牛市的概率又有几何?

辛宇:对于A股能否复制美国上世纪80、90年代的牛市,我认为大的路线,我国都是在学美国,但是肯定不会完全复制美国曾经的路线。除此之外,我国在市场制度上还有所欠缺,在这个背景下,A股想如当时美股一样长期走牛,任重道远。

胡志忠:环顾全球股市,最正常的投资模式有两种,要么学巴菲特做低估品种,要么做真正的成长性个股。但是我们这边的投资氛围却热衷于题材和概念炒作,偏离了投资的初衷,更像是一种击鼓传花游戏。

比如说,最近的市场对新股和次新股进行了爆炒,随便一家公司一上市就爆炒到了50亿~100亿的市值,这在成熟市场是不可想象的。如果国内的投资氛围不改变,很难期望像美股一样走出长期大牛市。

尹国红:至于中国未来是否会复制美股上世纪80、90年代的大牛市,我认为,美国当时是经济全球化浪潮中最受益的国家,相关上市公司盈利情况非常好,因此,他们的牛市是具备特殊环境的。而就全球化而言,中国目前的经济力量很难侵入到别的经济体中去,所以两者无法相比。不过有可能出现牛股频出的局面,因为中国拥有全球第二大的经济体量,可容纳公司的成长空间也非常大。

胡伟东:尽管A股的估值处于史上最低,但是没有“真金白银”入场,也不可能复制美股那样的长期大牛市。目前1000亿左右的日成交量,基本上都是存量资金在折腾。所以未来A股只有反弹,没有反转。未来10年,A股将在1400~3000点范围内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