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金融时报》 吉密欧 北京报道

中国的总债务负担已攀升至超过其经济规模两倍半的水平,突显官方面临的艰巨挑战。目前北京方面正试图在不播下金融危机种子的情况下刺激经济增长。

根据渣打(Standard Chartered)一项新的估计,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总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在6月底达到251%,远高于2008年底的147%。

与债务的绝对值水平相比,如此快速地积聚债务更令人担忧,因为其它经济体的经验显示,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债务如此迅猛地增加,几乎总会有金融风暴接踵而至。

尽管这个比率的计算方法各有不同(取决于究竟包括哪些类型的信贷),但其他多名经济学家对新的数字表示认同。就连那些计算方法略有不同的经济学家也表示,大趋势是明确的。

“按新兴市场的标准衡量,中国目前的债务水平已经很高,少数几个债务比率较高的经济体全是高收入经济体,”研究咨询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中国经济学家陈龙表示。“换句话说,中国已经在富起来之前背上了沉重的债务负担。”

相比之下,美国在去年底的总债务与GDP之比达到大约260%,而英国的这个比率为277%。按照渣打的计算,日本以415%的比率在这方面领衔世界。

中国政策制定者多年警告,整体增长率不断放缓,而债务依赖不断增加,这一组合是不可持续的,并已导致资本严重配置不当。

其结果可从中国各地的景象看出——从空荡荡的公寓楼群,到太阳能电池板、钢铁和水泥等众多行业的大规模产能过剩。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成功地恢复了急转直下的经济增长,但代价是北京发现更难让中国经济摆脱对信贷的依赖。

这种愈演愈烈的依赖没有任何逆转迹象,债务与GDP之比仅在过去6个月就攀升17个百分点(从去年底的234%)。相比之下,这个比率在去年全年攀升大约20个百分点。

政府非但没有遏制信贷,反而允许其加快,担心不断放缓的增长,加上地方房地产市场的下挫,可能带来一场经济“硬着陆”。

6月,中国新增信贷总计达到1.96万亿元人民币(合3160亿美元),这是3月以来最高的月度数据,同比接近高出一倍。

经过数个月政府指示下的收缩,中国所谓的影子银行机构6月发放的信贷也出现反弹。“总体信贷增长继续超出经济中增加值的增长,这是不可持续的,”渣打大中华区研究部主管王志浩(Stephen Green)表示。

中国的一个有利条件是,其经济的主要资金来源在国内。但在越来越多的新信贷被用于偿还旧债的大环境下,稳增长的难度大幅上升。

中国经济增长率已从2007年的14.2%跌至今年二季度的7.5%。(FT中文网)

译者/和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