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bekings

《纸牌屋》中,描写了国家内的政党、国家与国家之间、政治与资本之间,政治与传媒之间、职场资源与肉体灵魂的博弈。其中的主线就是两个字——交易!

就如贾春宝在2010年9月30日的文章《闲论资本与政治之间的关系》中所说的:政治与资本无非是生意的两头,资本只看重财务数字,真金白银,低吸高抛,是不听别人瞎忽悠的,政治却大体是玩虚的,注重的是理念,立场、文化认同甚至哲学宗教等方面的东西。

中国的领导人往往很注重对方政客的承诺,态度与微妙的肢体语言中所表现出的潜台词,西方的政客更多的是为别人服务,不管是为资本家还是为地方子民,要的都是货真价实甚至物超所值的东西。

所有的事情都是交易,一切资源都是棋子,你用资源去跟别人交换,用一些人的资源换取另一些人的,然后你在闪转腾挪之中不断发展壮大或者在不慎中灭亡。在成长的过程中,你会发现核心是制衡(Check & Balance)的力量。

所谓制衡就是用你能掌握的资源与别人的资源进行置换。某项议案、某个工程、某张选票,某项权利,从对权利的谋划争夺到机关算尽,你想得到的需要由别人奉献到你面前。

不管是基于无奈还是心甘情愿!妓女要想得到钞票需要用肉体去交换,记者为了得到独家新闻甚至上位,也要用肉体去交换。甚至一个白领要实现职场升迁,都少不得融入并忍受办公室潜规则之中。你对于迫切要得到的,是否会用信用与良知为代价呢?

我们总是认为用金钱去换回来的利益俗,用肉体换回来的东西脏,但在交易之中,不是看你自身的意愿,而是看对方的偏好,所以即使是记者或者妓女,或者是企业集团以及政客中的大人物,用的任何下作手段在很大程度上都有出于无奈的因素。

大人物总是生活在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状态之中,要不停地面对圈套与陷阱。圈套通常都是设定好之后,等着人钻进去。那么,你是设计圈套的,还是钻进别人设计好了的圈套的那个人?圈套的设计需要动用相应的资源。你能动用的有哪些资源呢?任何一点细节问题没有处理好,都有可能招致满盘皆输。

即使再位高权重,永远不要忽视来自草根的小人物的价值,总是会有小人物决定大局的走向,草根往往也会具有颠覆的力量,就如老鼠会成为大象的天敌,蚂蚁也会蚕食庞然大物,人在高位也会有凛然的寒意,多年之间所搭建的权利资源积木随时会面临分崩离析的危险。

立场问题、节奏问题,方法问题,态度问题,一个表情一句话、一个细节一个误解,任何意料之外的因素,总是会阴错阳差地导致你的成功与失败。人往往都是如此被推向深渊或者推上巅峰的,关键看成败的胜负手的主动权掌握在谁的手上。

影视作品虽然高于生活,但更来源于生活,艺术不过是人们诠释所看到的现象,表达自己意向的一种语言。

政治权利可以给参与者带来利益,同时也可以得到相应的力量,那些力量被不同的意志所左右,形成争斗的洪流。一切都发生得很突然,有强烈的戏剧冲突,让人不知道下一步会遇到什么——这或许是剧本之类的影视剧所需要达成的。

做企业也需要让客户有诚惶诚恐之感,除了屈指可数的那些值得交心的嫡系,永远不要让市场中的客户、媒体以及对手清楚你的节奏与步点儿,更不要让别人看到你手中的王牌。

政治的残酷性在于权力欲望的势不可挡,其中有很多难以拿到桌面上谈的事情。而且一旦有权势的人感觉自己受到了威胁,就会伤害到原本鲜活的生命。人们看到的是生命如烟雾一样的消亡,却不知道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政治的权利角逐与资本博弈之下,总是会有悲剧。在悲剧中,有的人成了炮灰,鲜活的生命瞬间消失;有的人身陷囹圄,终生失去自由,有的人长期生活在人身自由被严格限制的阴影之中,他们之中,或许有穷追不舍的记者与律师,或者有来自纪检监察系统的检察官,或者有来自内部的良心未泯的财务人员。

每个人都有他的危机,你需要不断去刺探对方的底线。当你有把柄被别人抓住,你就完了;你没有任何把柄却又不能服从比你强大的人,那你也完了。

每个人都有其常人的一面,抓住它,让它成为你的靶子,或者让它成为你们之间化干戈为玉帛的介质,这或许就是谋略的魅力。

在权利的制衡系统之中,每个人都有党羽,如果是你的对手,那就瓦解他,如果是自己人,那就强化他。对你最有价值的事情,不是以金钱的具体数字为标准的,而是以标签与时间、机会等因素为标准的。

陪你一起走过来的子弟兵希望你能对彼此的感情负责,即使遇到艰难险阻都不离不弃,这种纽带关系与依赖性终究会把你的竞争棱角磨平、缓解你的发展动力的,但是当你看到未来可能遇到的灾难,你会越发珍惜子弟兵内心所蕴含的感情。

每个人都会遇到危机,财政危机与信任危机。有人对你怀有敌意,并将那种敌意无限扩大。你所面对的有些是宿敌,还有些是曾经跟你在同一阵线,但后来与你反目成仇的人,为你的事业平台制造危机。

你需要有自己的幕僚与救火队员,帮助你化解其中的危机。但是被你拉来救火的空降兵,由于缺乏信任基础与感情根基,他们内心的安全感或许会低一些,不管是顾问团队还是执行团队,都需要更多的物质激励,在利益索求方面或许会更贪婪一些。

兵法云:攻心为上,攻城次之,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任何时候都不要去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更不要去做自不量力的石卵之争,必要的时候,你需要把对手激怒,让他犯下低级错误,用最小的投入取得最大的成果。一切都可以是你要挟你的对手的武器,他可以挑事,你可以应对。

作为跨区域存在的平台与机构,总部与分支机构之间的关系协调会成为重大问题。各个分支机构以及所涉及的各业务领域、各业务层面、在细枝末节的终端项目,每个人都嗷嗷待哺,都需要你以实际行为推动其发展,不管是政治还是经济,大资本还是小机构,当你可以动用的资源有限,你如何能让这些因素达到平衡?

作为市场经济的一份子,你所从事的业务需要特许,既然是特许就需要权利支撑。所以高端决策者甚至投资人,最终都是要跟政治挂钩的。

当你把所关注的目标从自己身上转移开,感觉自己是在为了一个机构、为了别人去努力,你就会觉得你的生命充满了意义。你在成为历史的一部分的同时,是否也有能力创造历史,并让历史记住你?那么你想让历史记住你的是什么?!

贾春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