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叶檀 每日经济新闻

央行静悄悄做了件大事,性质模糊不清。

《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央行以PSL(抵押补充贷款)的方式注资国开行,今年4月向国开行注资1万亿,放于同业往来项下,一次到账、分批提款,国开行每次提现须经央行同意。国开行以手中持有的债券等作为抵押,期限三年,利率一年一议。而《21世纪经济报道》引述知情人士称,此次PSL还款资金主要来源于国开行住宅金融事业部未来在银行间市场发行的住宅金融专项债券。

由于无法获得更多官方信息,仅就媒体披露来看,此事存在疑问。

第一,到底是不是发放基础货币?央行注资国开行置于同业往来项下,没有体现在资产负债表中,说明不是基础货币,但事实上央行凭空创造出万亿资金,与基础货币有相似之处。

PSL本质上是货币投放方式,是央行发行基础货币的手段之一,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7月15日在央行内部吹风会上表示,外汇占款波动不会影响央行调控基础货币供应的能力。5月份央行口径新增外汇占款仅3.61亿元人民币,环比锐减99%;5月金融机构新增外汇占款386.65亿元,创九个月内新低。靠外汇占款发行基础货币不现实,中国经济结构正在发生大改变,盛松成表示,“我们以后可以进行市场公开操作。在美国就是这样,美国基础货币供应主要就是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比如持有国债。我国可能会多管齐下进行公开市场操作。对于PSL(抵押补充贷款),央行也在探索研究中,这也是一种再贷款。”

央行此次静悄悄注资,利率不详,资产负债表没有显示,似不愿引发市场关注,与货币市场的公开指引作用背道而驰。也许央行不愿意承认创造基础货币,也许央行想维持货币市场稳定的预期?又或许,市场的解读全部错误,根本不是PSL?但无论如何,中行优汇通的例子显示只有决策者了解的改革,会引发对改革的质疑。

第二,是不是定向宽松?是,又不是。

与中投公司当时通过财政部周转不同,此次央行直接注资,扩大国开行资产规模:今年第一季度末国开行资产总额为8.34万亿元,截至6月末,全行资产总额9.9万亿元,与1万亿注资吻合。此次注资国开行有抵押物,据国开行内部人士透露,本次国开行的抵押物主要来源于国开行持有的债券,并少部分运用了国开行自有的其他资产,还款来源则是国开行在银行间市场发行的住宅金融专项债券,央行没有一手买债券一手发货币,并不是量化宽松。因此,央行如同在银行间市场吸纳货币之水,注入了国开行的政策性房地产银行之中。

受央行政策的鼓励,7月22日国开行发行债券受到追捧,有交易员表示,“一般投标倍数在1.5—2倍就算很好了。而国开行今天5年期限品种全场认购量达到5.61倍,利率为4.92%,低于昨天估值16个基点,3年期限品种全场认购量达到6.01倍,利率4.81%,低于昨天估值10个基点,5年期限边际1.5倍,3年期限边际1.08倍”。央行的引水政策取得了成功,投资者相信政府的棚户区改造政策,相信央行的指引不会有高风险。

第三,央行起到了越来越大的调控作用,是否与市场化背道而驰,是否能够如愿起到提振经济的作用?

从目前看,央行货币政策总量持稳、结构调整的方向不会变,通过坏帐率处理等方式,将资金引向三农与中小企业,通过万亿注资将资金引向棚户区改造等民生经济项目。

棚户区改造可以拉动投资、带动城市升级,但问题是投资量大、回款周期长,在最好情况下利润在3%到5%之间。2011年两会期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齐骥称,“做了一个大致的测算,(1000万套保障性住房和棚户区改造住房)年度投资大概在1.3万亿到1.4万亿元之间”,如何筹资让人头痛。现在,政策方向明确,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国开行住宅金融事业部筹建申请已于6月份获得银监会正式批准,将于7月底挂牌。其主要功能是为全国棚改提速提供成本适当、长期稳定的建设资金。上半年以来,国开行新增承诺棚改贷款6760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近18倍;已发放贷款2195亿元。其中,4月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以来发放贷款1949亿元,同比增长达到了惊人的433%。

政府鼓励投入小微企业、棚户区改造,投资者是不是买帐,商业银行的风险上升怎么办,这些市场难题不是政府能够说了算的。目前央行实行的资金定向“滴灌”政策,能不能起到效果,还是让资金使用效率更低,有待观察。无论如何,以往由商业银行贷款进行资金配置,辅之以政策性银行的民生发展功能,现在则有由央行代劳的趋势,市场化的方向有所逆转,没什么值得高兴的。

现在由中央政府信用支撑金融信用,这是一条危险之路,有必要发挥互联网金融的优势,让市场投资者为市场信用定价,而不是让投资者追逐政策,完全丧失自身的定价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