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正常的行情,需要多个指数的波动进行交叉验证。市场是二元性的,有大指数与小指数。大指数涵盖的群体,集中在上证50、上证180、上证指数、沪深300指数、深成指;小指数涵盖的群体,集中在深综指、创业板指、中小板指。

如果大指数为阳,则小指数为阴,易理云:阴在阳之内,不在阳之对。孤阴不生,孤阳不长。阴阳二元论,其实是比较容易理解的。如果阳为X,则阴为1-X,二者构成的函数则为Y=X(1-X)。这个函数的解析几何图形为一起于原点的倒置钟型抛物线,而当Y为最大值时,X=1-X,即X=0.5,此时为阴阳合谐,Y值达最大。

以上述的阴阳观来看待市场,小指数独强的市场,其实从市场本质讲,是有限的资金流入相对小市值的板块,你可以叫它结构性行情,但对市场整体,它却不是个牛市;大指数独强的市场,显现出的市场本质是有限的资金流入相对小的群体,但这个群体的市值却很大。在市场本身资金有限的情况下,大指数的上涨带来的市值增加,必然是小指数所涵盖的群体中的资金外溢,造成的市值减少所提供的大指数上涨的动力。

当阴分与阳分不平衡时,总体的市场多数时候所表现的特征是盘整,差异只是大一点的盘整结构或者小一点的盘整结构,至于是大一点还是小一点,与当时的市场资金筹码供给状态呈正相关。但总体的市场,是逃不出盘整大格局。

当阴分与阳分平衡时,市场的总体则呈阴阳合谐的趋势型行情,但它的表现形式却有两种,一种是资金从市场中外溢的下行趋势;一种是市场受增量资金推动的上行趋势行情。

所以,一个健康的上涨行情,它的必然条件是大、小指数呈合力状态的趋势行情,如果二者不平衡,则在阶段时间里的某一方独显强,只能判定为盘整的级别是变大了一级,而不能说是大行情来临。

我们上周提出,要等待小指数的企稳,而它的企稳形式,与见到短期阶段低点之后的上行结构是否为推动上行,决定了该方向是不是要回补的问题。在小指数顺势下补下方第二个缺口之后,我们没有看到这个方向的个股群体有全面止跌回稳的迹象,就其最大的权重股群体,文化传媒板块指数的走势也依然在平台整理的下行C结构中。所以,短期的资金仍然会有向市场权重蓝筹股迁徙的现象,这将制约小指数未来的走势,而市场短期确实出现了风格转换的问题。但我们不认为这个风格转换的趋势能够延续太久。

我在3月6日的文字《市场相对低位区,做多套利为主》2014/03/06中阐述,当时担心地产崩溃是没有道理的,因稳增长、保就业、调结构、促民生的政策导向后面地产板块会好转,在文中我列出了地产阶段见底的理由。事实上,地产板块的龙头股深万科,自那以后至今上涨了58%,而同期银行股中的大盘股工商银行也上涨了19%。其实,这几天人们所惊呼的风格转换,风向转向大蓝筹股,实际上是自3月10之后就开始有资金在作低位配置型布局。只不过当时人们都在关注各种并购题材与军工、特斯拉及材料类股。这些股前期的涨幅远远要超过前者。而现在地产与银行在周三、周四之后的爆发,其实与沪港通的预期有关。在即到的沪港通来临之前,预期市场会有增量资金加盟,故潜伏于大市值蓝筹股中的资金作势拉拉,其目的彰显强势能达到极好的吸金效果。但是,增量资金到底有几许,这问题是值得考量的。

有多大的增量,就有多大的行情。目前国内经济数据好转,会给证券带来一些增量,以及融资融券政策的改变也会带来一些长线增量,但相比目前的市场总市值而言,这些增量仍然是有限的。而七月的经济数据的好转,表现在制造业职业经理人采购指数的上涨达到52%,其实它只能表现出局部经济仅是摆脱困难期,这样的增长量仍然不踏实,采掘业、能源、电力方向的数据仍然没有摆脱困局。三季度还会有诸多外部因素,将直接影响宏观经济。我们前面给出的三季度市场走向的评判,仍然是安全可操作区间,但不要预期会大跌,同样也不能预期会大涨。大跌是不给政策兜底的面子,大涨则极不利于在外部因素突变时风险控制。

而我们注意到,蓝筹股中这几天推动指数上行的主要动力是银行与地产。但实际在蓝筹股方向上,领先动作的是有色资源类的稀有小金属与军工、高铁等高端机械制造业,这是市场多头的主要方向。它们前面的涨幅,要远大于地产银行的涨幅,且波动弹性与市场人气,也要好于银行、地产、能源类大盘股。至于煤炭、电力、农业等以及传统五朵金花,其实就是来打酱油的,它们不会,也不可能成为主要方向。

前面我们说过,大指数上证指数的关键阻力区在2107,这个位置能否有效突过,决定了这个非推动上行的反弹段箱体的高点会不会拓展。但如果这个过程中,没有得到小指数的支持,以损害另一方市值的形式单独做强大指数,那么,行情终究会因小指数的受损而造成大面积恐慌以致失败。所以,就以目前的态势看,市场的合力没有形成前,你只能预期阶段性的反弹而不是反转。实际上除了银行目前仍然有低估值空间,地产方向你从板块指数看一下就知道了,它们此时的作势强拉,与实体其实是背离的,这种时候,建议最好谨慎些。

而对于目前的操作策略而言,“涨时看领涨,跌时看领跌”在指数意义上当然是先看领跌的小指数是不是企稳,杀跌动能有效减弱之后,市场领涨指数的大指数的走势意义就变大。此时,应该注意的是大指数上证指数在2107密集区之上是否能有效站稳。可以以2107作为参照点,只要依然运行在其之上就策略做多;反之,则转为防御。如果确定2017密集峰是有效突破的,则未来大指数可能遭遇的阻力区则在另一个上峰密集的下沿位置为2190士5处。预期市场以这种形式运行的情形出现,权重股持续吸金的效应会造成小指数的表现不会太好,该方向作为防御状态为主要策略。而大指数涵盖的群体中,有色资源类与油服类群体更应该关注,银行行品种主要是融资盘攻击的方向,这种融资盘短多的性质会更明显,所以,不建议在出现大幅放量时作追涨操作。

今年的黑天鹅事件集中在外部博弈,外部事件的因素在第三季度是不得不考量的问题。现在的地缘政治博弈已到白热化状态,北方经济体与南方经济体的博弈何时会放出胜负手我们无法预知,但感觉8、9月之交时,是个非常重要的时点。美元是否加息可看作是“摔杯为号”。所以,在大宗商品方向,金属类的要小心了。黄金的高点下行推动是确定性的,因此,在这个阶段不要做多是原则。

 

 

 

 Sulon  2014/07/25  1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