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方泉

两年多前试探性投资港股时差不多是两眼一抹黑,但那疙瘩两三毛两三块的股票比比皆是!于是抱定“风险投资”广种薄收的“分散”理念,多方打探,选定了5只股票:0.30元买进财讯传媒、0.18元买进坛金矿业、1.8元买进上海复旦、0.25元买进星美国际、13元买进昆仑能源。其中只昆仑能源属于所谓放心持有的价值股。两年间差不多隔十天半月地打开看看,绝少操作。但,其间财讯传媒跌到0.20元时忍不住斩掉、星美国际跌到0.20元时斩掉——“风险投资”的原则是买入的理由一旦有变必须出局,无论盈亏;而上海复旦,竟迎来重大重组利好,从创业板转上主板,股价也从2元直冲12元……虽然昆仑能源原地踏步、坛金矿业渐次下滑,但账户的总市值还是翻了4倍多。我在上海复旦回落到10元时出掉一半,又买进腾讯控股和阿里收购后的文化中国传播……

我是说,投资港股玩的就是心跳,就是要险中求胜;绝不是什么放心持有的价值投资。所谓沪港通开启后会引来香港长线资金利好A股大市值高分红率蓝筹股的说法,很令人怀疑。因为包括港资在内的投资资金早就通过大门敞开的QFII进入了A股市场;而谓沪港通后境内追求价值投资的风险厌恶型资金会大举入港,也是个闭门造车的异想天开。且不说早有公开的QDII基金介入了港股,就笔者接触的朋友圈来看,多数先富且先知先觉者早就分散了部分资金介入了港股乃至美股;而若说可放心持有的所谓大蓝筹股,香港市场里除了折价已不多的H股外差不多还是那些我们耳熟能详的国企大盘股——在那疙瘩叫“红筹股”,我看不出香港股市有啥迥异于A股市场的比较价值。

沪港通开启后大量境内普通投资人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地涌进港股,一般来讲恰会加重港股的投机气氛。像笔者这种散户心态以“风险投资”撞运气理念介入港股者想必会是主流。一来便宜股票比比皆是,二来借壳上市风声水起,三是港股的监管重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而相对轻炒作交易(内幕交易却严惩不贷)。如此,王亚伟式“合理推断”的守待个股变量发生而频发暴利的投机机会显然也会移植到港股市场来,借壳上市、资产注入、并购重组、主题投资……利来利往,资本永不眠(电影《华尔街2》语),资本总会去适宜的场合巧取豪夺地展开逐利游戏!

当然要在合法的框架内或法律的缝隙间!阿里收购中信21世纪,中信21世纪股价从0.52元扶摇直上8.30元;阿里收购文化中国传播,文化中国传播股价从0.36元跃升至3.39元;中国信贷控股公司三个月内股价从0.70元涨到2.35元……港股每天都在演绎这样的乌鸡变凤凰的故事!而对比熊途漫漫七年之久仍然望不到尽头的A股市场,港股的吸引力不是投机盛宴又能是什么?

但盛宴也意味着巨大的风险,意味着一失足成千古恨。港股有动辄从几毛钱变几块钱的,也有瞬间折半折去三分之二的。我参与炒作过一个叫伯明翰环球的股票,差不多0.30元追涨进去,赌它的老板涉案会有不太差的结局,结果其杨姓老板洗钱罪名成立被判6年徒刑,公司股价暴跌至0.11元……好在我是笃定“风险投资”原则分散持股,没有伤筋动骨。我是说,参与港股投机,必须恪守游击战术,知道咱玩的是刀口舔血的游戏,知道自己的半斤八两所能承受的风险边际,知道自己必须有小注怡情又愿赌服输心理准备。其实,欧洲最盛名的大投机家安德烈科斯托拉尼早就在多年前说过,到股市里赌运气只对两种人利大于弊:钱很少的人和钱很多的人。钱很少,赌对了鲤鱼跃龙门,赌错了还是钱很少日子照旧过;钱很多,赌对了锦上添花,赌错了也不影响过日子。不幸,咱属于钱不是很少也不是很多的投机分子,但我却会分出投入港股总量资金的差不多一半继续这“风险投资”式的游戏,分散在各种“合理推断”的低价个股中;另一半买进腾讯控股、比亚迪等相对安全的且A股市场明显稀缺的新经济股票。

沪港通就要开启了,像偶然凑在一起的两个男人——一个朝九晚五到点回家尽责读书的好男人;一个酒局排满夜夜笙歌不顾家的“坏”男人,凑在一起互相影响互相作用,是好男人容易学“坏”,还是“坏”男人容易学好呢?

兄弟们观察统计一下你周围的事例,你的结论会是坏男人立马变好吗?至少变好的速度会远远慢于变“坏”的速度吧。沪港通,一定是先展开一场港股的投机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