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宪容

在“新金十条”中,第六条就是要积极稳妥发展面向小微企业和“三农”的特色中小金融机构,加快推动具备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发起设立中小型银行等金融机构,促进市场竞争,增加金融供给。

所以,“新金十条”公布之后,7月25日中国银监会主席尚福林透露,国内3家民营银行已经正式获得批准。它们分别是:騰訊、百业源和立业为主发起设立深圳前海微众银行;正泰和华峰为主发起设立温州民商银行;华北和麦购为主发起设立天津金城银行。好事多磨的民营企业“银行梦”终于修出正果。

现在市场好奇的是,为何中国的民营企业都在千方百计地要挤进银行业?比如阿里巴巴、万向、騰訊、复星、正泰等。近来万达也有这个意向。可在发达的市场经济美国,则不会如此。比如,没有听到美国沃尔玛、微软、苹果、亚马逊等要去经营银行的。

估计不会是国内民营企业就是思想觉悟如何高,希望进入银行业能够更好地帮助小微企业、为弱势行业及民众提供更多更好的金融服务,而是看到国内银行业的政策性暴利。我们可以看到,近几年来,国内经济增长放缓,不少行业产能严重过剩,许多企业及行业利润出现严重倒退,但只是国内银行业仍然是一枝独秀。2013年国内股市2500多家上市公司,总体净利润为2.25万亿元。但银行上市公司有18家,以数量计,这18家银行上市公司只占3.6%,但是其总利润却达到了1.16万亿元,占整体上市公司利润的一半。而且这种情况持续多年。

这就是为何国内民营企业要挤进银行业的关键所在。因为,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一张银行业牌照就是一张高利润的护身符。可以看到,从2003年国内四大国有银行资产重组上市以来,国内银行业的利润持续高速增长。无论谁只要申请到一张银行业的牌照,就可能成为最好赢利的工具。无论是农村合作银行的重组,还是城市商业银行及邮政储蓄银行的设立,这些金融机构在开始设立时,既资本缺乏也人力资源不足,再加上内部管理体制政府主导性,其企业的脆弱性十分明显。在成熟的市场中出现,这样的金融机构要生存下来都不会太容易,但是,实际情况这些逐渐成立的新银行不仅生存了下来,而且其实力越来越强。

因为,在现有的金融体系下,只要拿到一张银行牌照,无论是阿猫阿狗经营都能够赢利。根本就不需要竞争实力。国内银行这样容易挣钱,民营企业岂不希望进入银行业分得一杯羹?这就是为何国内民营企业都希望挤进银行业的关键所在。目前已经公告要申请参与设立民营银行的A股上市公司,至少超过了50家。尽管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民营银行要形成规模并非易事,但民营银行设立有了“初一”,岂能不会有“十五”?

现有的问题是,民营银行设立能够达到政府所预期的之目标吗?即如“新金十条”所要求的那样,设立民营银行可能增加金融供给,来化解小微企业及“三农”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吗?能够让稀缺的金融资源流向实体经济吗?及能够以此来提高金融业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能力吗?对此我们做一点分析。

当然,让民营资本进入银行业应该是国内金融业对内开放的重要一步。如果中国的金融业不能够迈出这步,而且长期处于所有制歧视下,那么国内的金融业永远也走不出计划经济思维惯性影响的窠臼,也突不破最终所有权国有制为主导的金融市场的利益格局。所以,对国内金融市场来说,民营银行设立具有突破性的象征意义。市场一点都不可低估这种象征意义的重要性。

但是,市场希望民营企业进入银行业来解决小微企业、中小企业、三农等方面的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那是过高估计了民营银行的责任及发展速度。因为,政府在给民营企业发银行牌照时,可以对其经营的范围内容有详细规定。但是这些民营银行肯定不是“道德人”而是“经济人”。有利可图,民营银行相应的业务会快速发展,否则,无利可图时,民营企业一定会敬而远之。

即使今后民营银行提供的金融服务是有利于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问题,但是就民营银行的规模来说,现有只是三家,假定今后批准速度最快,民营银行发展得最好(其实这种假定是不存在的),未来的民营银行规模或市场占有率要与当前的国有为主导的银行的市场占有率相比,具有竞争性,那应该是猴年马月的事情。更何况,国内现有银行业竞争格局早有形成,如果不进行重大的制度改革,民营银行进入要打破这种竞争格局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就如允许外资银行进入中国的情况一样,外资银行已经进入中国多年了,但其市场占有率仍然是很小,对中国银行业的影响与作用同样不太。强大的外资银行都是如此,更何况新设立的民营银行呢?

总之,对于中国的金融市场来说,民营银行的设立是一件具有重要的意义的事情,但更多的是象征意义,实质上想希望民营银行设立来化解国内金融市场一些难题更是不容易。当前国内小微企业、三农所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是现有的金融体制所造成的疾重难返的问题。只有通过一系列重大金融体制改革、通过金融市场重大利益关系调整,才能得以改善。对于化解这些难题,民营银行设立连杯水车薪都谈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