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郎咸平

如何让新创企业在公平市场竞争中成长壮大?这是李克强总理牵挂于心的事情。因为这些新创企业关乎经济发展,关乎民生问题。

据报道,实施简政放权特别是改革商事登记制度以来,全国新登记企业出现井喷式增长,今年上半年全国新登记企业168万户,同比增长57%。其中新登记私营企业158万户,从业人员达1009万人,同比增长43%。

近日,李克强同新登记企业负责人座谈简政放权改革时强调:该放的放开、该扶的扶好、该管的管住,让千千万万新创企业在公平市场竞争中成长壮大,那么,我要问,政府又如何确保新创企业不被扼杀在摇篮里呢?

其实,实施简政放权改革商事登记制度只是万里长征走出的第一步,未来还有很多“障碍栏”等着去解决,这些障碍我在新书《郎咸平说:萧条下的希望》里称作“枷锁”,我认为只有砸碎束缚企业发展的十大枷锁,中国经济才能走出当下危机,才会出现一片繁荣的景象。这就是我出版这本书的目的,我一向唱衰中国经济,但这一次我确实看到了希望所在,我看到政府部门正在逐一的解决这些问题。

那么,我所说的十大枷锁是什么呢?今天我把我所说的十大枷锁与读者分享,以让政府决策者们尽快认识到。

第一大枷锁:审批枷锁

中国经济一个最显著的特点就是管制,是管制经济。行使管制权力的方式就是审批,是层层审批,是事先审批。

这一点不用我细说,做过企业的都清楚,用“是一部血泪史”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像刘铁男掌管的那种大的审批项目暂且不说,就说说企业工商年检这点小事。我有一个东北的朋友,是个小企业主,有一年企业年检递上去几次都未通过。幸好一个朋友提醒他,然后通过了。通过的原因是他在执照里夹了500元人民币。后来这个朋友告诉我,这是潜规则。照这样算来,全国这么多家企业,每家500元的话,加在一起肯定是个天文数字,我实在不敢统计。这还仅仅是企业工商年检这点小事,那么其他众多的审批项目呢?我们统计过一个房地产企业从买地到竣工,再到给老百姓房产证,这其中要经过110多个公章,157种收费。一方面,程序烦琐得要命;另一方面,每一个公章背后都有一次和公权力的交锋。所以李克强总理说,简政放权是预防腐败的釜底抽薪之策,也是释放市场、激发经济活力的基本之策。希望这些中央政府下放的权力交到地方政府手中不要变了味道,变成他们的敛财工具。

十八届三中全会说,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我的理解就是不让政府在资源配置上起决定作用。

从三中全会到现在,已经取消或者下放了416项审批权,但是还有上千项可以取消,远远不够嘛。看到“下放”这两个字我就头疼,我个人的建议是能取消的就尽量取消,“下放”的审批权越少越好。

不打破这些形形色色多如牛毛的审批枷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就只是说说而已,中国的经济就不可能走出今日的萧条,什么创新、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之类的话就会成为空话,腐败也只会愈演愈烈。

第二大枷锁:垄断枷锁

据我的观察,今日中国的垄断至少有四种情形:一是政府垄断,以土地为主;二是国企垄断,以基础设施、资源能源、通信和出版传媒等为主;三是官商勾结形成的垄断,以服务业为主;四是市场竞争形成的垄断,各个行业都有。大家耳熟能详的是前两种垄断,根据三中全会的文件要求,想必会逐渐破解。第四种垄断,恐怕中国还没什么破解之道,因为我们距离那个阶段还很远,至今还没看到什么有影响力的案例。最令人发指的则是官商勾结形成的第三种垄断,例如出租车行业、大型食品批发市场等等。其中对于出租车行业,我曾多次呼吁取消数量管制,消灭份子钱,因为这是造成老百姓打车难、打车贵的直接原因。城市的蔬菜供应集散地也与之类似,铲除这种垄断对中国经济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够降低企业运营成本,降低最后一公里的菜价。

第三大枷锁:税费枷锁

中国企业税负之高,想必各位有目共睹。计划经济时代,中国以国有和集体企业为主,税负高、福利也高,这可以理解。但现在我们已经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国家了,一直在要求欧美承认我们的市场经济地位,还是那么高的税负却没有相应的福利就不正常了。根据福布斯公布的“税负痛苦指数”,中国排名仅次于法国,我认为这是可信的。但问题是,我们的福利水平能和法国比吗?

我们中国真是一个奇葩的国度:一方面,我们注意到几乎所有的企业,包括国有企业在内都在逃税和避税;另一方面,我也听许多企业家说部分地方政府为了拉升本地的GDP政绩,到年底的时候大量多开增值税发票,是否真的缴税了则不得而知,留给有心人去统计吧。

高税费必然带来下面的恶果:一是抑制投资;二是推高物价,助推通胀;三是与高物价连带的抑制消费。最近我看到中央采取了一些降低税负的措施,比如小微企业免征所得税、营改增,减轻企业1200亿税负,出版物销售环节免征增值税等。但是我觉得这样还不够,增值税和所得税税率还是太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还是过低。最让人气愤的是竟然没有资本利得税,一个小白领辛辛苦苦上班,一个月赚5000元要缴税,但是拿几个亿去炒楼炒股的人反而不用缴资本利得税,这是典型的劫贫济富。

降低企业税负的好处不用我再多说,因为我们的政府已经享受过对三资企业减免税的益处了。

第四大枷锁:融资枷锁

贷款难,利率高,是目前套在中国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脖子上的枷锁之一。

我们超发了那么多的货币,而银行又闹钱荒,那么“钱去哪了”?据我观察,中国不差钱也不缺钱,这些钱都去国企那里了、去地方政府那里了、去影子银行那里了。而国企的钱呢,也去影子银行那里了。够乱了吧。本来投入到制造业或者服务业的钱,都到影子银行赚取高额利润去了,或者做实体经济的人因为贷不起款停工或者减产,这就是“滞”,这样中国经济滞胀的局面就发生了。

我们再看看美国、日本和欧盟的利率,都没有超过1%,所以人家首先制造业复苏了,紧跟着服务业也复苏了,其金融业,包括股市等资本市场,自然是高歌猛进。通过对比,我们完全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那就是中国的实体经济被银行业绑架了,同时顺便也绑架了股市。银行及其衍生的影子银行,这种高利贷式的对中国经济的盘剥,如果不打破的话,中国经济就看不到春天。

第五大枷锁:地价枷锁

土地及其附属物的价格,是企业最沉重的负担之一,而且一直是中国经济滞胀的推手。更不用说房地产了,它的70%是税费,其中土地相关的税费又占最大头。

国家统计局关于洛阳25家小微服务业企业的调查显示,小微服务业企业的租金占营业收入的10%,多的能到30%,而企业的利润率也只有10%而已。也就是说,100元的营业收入中,商家只赚10元,房东却赚10~30元。

在制造业领域,地价其实决定着物价,也决定着企业的利润。 如果地价、租金回归正常,企业利润将明显增加,只有降低产品定价才能增加消费。但是我们的政府不这么看,只有把资源集中在土地上它才能收取更多的税,也才更加方便它收税。但这不是一个小问题,房子只能创造一次价值,像我们中国这样把房地产当做支柱产业的国家,全世界绝无仅有。

我们由地方政府垄断土地并进而操纵地价的情况,该彻底结束了,房子金融化的情况也该结束了,房子作为升值最快的资产的情况也该尽快结束了。如果不结束,再让地价租金绑架企业, 大家更不会去搞实体经济,我们中国经济也就真没救了。

第六大枷锁:人才枷锁

我在各地演讲中,听到企业家抱怨最多的问题,就是遇到人才瓶颈。也就是说,我们的教育系统生产的产品也就是人才不合格。那么,我们的人才状况究竟是什么样子呢?就是大家都说的那样,“既入不了厅堂,也进不了厨房”,大批毕业生是高不上去,也低不下来。总之,培养的都是企业没法用的人。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一是教育体制僵化,学校没有自主权。二是职业教育被漠视。我们过去搞“教育产业化”,“大学大跃进”已经造成恶劣后果。社会本来应该以职业教育为基础的,大家想想每天生活工作的地方,有多少工作必须是大学生来完成,又有多少制造业岗位需要熟练技工。很明显,技术工人不够!现在我们全变成了所谓的精英主义教育。如果中国大学培养的学生真的全部是精英,我看这个国家稳定不了。

既然人才瓶颈已经成为限制我们企业发展的枷锁,如何打破,那就是要改革我们的教育制度;如何改革才能见效快,那就是要放开职业教育,并且真正纳入国民教育体系,支持职业教育。对于那些所谓的三本大学,其中绝大多数可以鼓励它们转为职业技术学院,全部卖给或者交给民营企业去运营,因为企业最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人。

第七大枷锁:社会枷锁

中国企业的枷锁真的很多,我也真的为在中国办企业的企业家感到悲哀。在中国办企业真难,我也非常敬佩那些还在中国坚持办企业的企业家,当然国有企业经营者除外。下面我再说说,中国企业的社会负担,关于这方面未来我会做专题研究,今天我只是粗略地与各位说说,你就会感到在中国做企业该有多么悲哀和不易。

所谓社会负担,我认为主要来自四个方面:一是来自享有政府权力的事业单位;二是各类群众组织;三是各类官办的协会;四是来自社会保障制度的不健全。

我只给各位举一个例子,就是各种职业或者职业资格的考试和培训。根据我的不完全调查,中国现有各类职业资格考试成百上千个,什么护士证、教师证、货运资格证、计算机资格证等等,每个资格证里面又分为好几个等级。而且取得了资格并不算完,每年还必须参加继续教育培训,没资格不能上岗,每年没完成规定的培训学时也不能年检过关。自从劳动法实施以来,在法定的假期越来越多的情况下,企业已经不堪重负,产品或者服务的成本越来越高,这种情况下,企业的竞争力只能越来越低。这是法律给企业造成的负担,而我们的社会呢,又有千万只手再伸向企业,通过各种所谓合法或者非法的方式,向企业要钱,说得难听一点就是抢钱。

第八大枷锁:假货枷锁

央视每年的“3·15”晚会,成了中国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各种题材假货曝光,也算是中国特色。甚至“3·15”晚会本身也是“假货”,央视财经频道总监郭振玺借此敛财20多亿。作为中国人,我为此深感丢脸。

假货横行,已经突破了商业伦理的底线。据一位律师朋友说,我们国家的知识产权法律体系非常完整和先进,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就是政府和相关执法部门的不作为。只有做好知识产权执法,才有资格谈创新。这就是我们对此强调的我们营商环境恶劣的主要原因。据与我合作的出版社讲,我所有的书,在出版一周内盗版就出现在市场上了。他们说全国至少有二十几个盗版商在盗版我的书,其中以华北某省最为严重。我问为什么不打击呢,出版方说,无法打击呀,跨省办案,人没到,盗版商就得到信息了,人就跑了。执法的人不能跨省,但是书却可以跨省,淘宝上买盗版书很方便,而且这些商家手中既有盗版书也有正版书,精明得很,所以如果执法部门不重视的话,你根本无法根除。

各位想想,出版业还算小行业,那么制造业呢,食品药品行业呢,如果你是企业家,愿意在这样的环境投资吗?一个不保护知识产权的社会,会有创新能力和动力吗?

那么对企业的害处是什么呢?第一,会增加企业的成本,因为被假冒、被盗版,结果肯定是投资回收期延长,或者干脆就无法收回投资;第二,投资回收期延长,产品价格必然会提升;第三,企业投资研发新产品的动力会降低。

第九大枷锁:国际化枷锁

我们不说世界级的大企业,就说欧美那些中小企业吧,人家在研发产品时首先考虑的是面向全球市场。仅以欧美那些文化产业巨头为例,一部电影、一部动漫甚至一本书的打造,面向的都是全球市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格局和视野?我们国内的企业呢,有这样的视野和能力吗?面向单一的国内市场,你的价格能不高吗?

我想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除了企业自身的原因之外,那就是在开拓国际市场方面,我们政府的一些制度和做法,等于给企业套上了一个枷锁,一个企业国际化的枷锁。这个枷锁具体表现在: 一是金融不开放,二是各种审批手续过于烦琐。如果一个国家的企业没有面向全球市场的能力,肯定会被淘汰,而在这方面,政府要做的工作还很多。

第十大枷锁:法律枷锁

我们现在大谈依法治国,但是我要问,法律错了怎么办?在我看来,现在设立上海自贸区和取消下放审批权,遇到的最大的障碍就是法律的障碍。一部针对企业的法律,如果法律规定本身就是错误的,或者违反市场基本精神的,那就会变成束缚企业经营和发展的枷锁。

我到现在都没看到清理法律的系统化措施,只看到了公司法在注册资金方面的修改。我们的政府首脑和发改委近期不断强调,对公权力“法无授权不可为”,对私领域“法无禁止即可为”,但是我还是要问,那些不符合三中全会精神和上面两条精神的法律法规,什么行政法规、政府部门规章,还有那些地方性法规和地方政府规章呢?你怎么办?我觉得应该做系统清理,如果不做系统清理,你就无法从法律精神层面实现“法无授权不可为”和“法无禁止即可为”,三中全会的改革精神就无法落实到法律层面,改革的结果也就不能用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其结果,不但是没有改革,而且很可能是最坏的改革。企业和企业家就很可能沦为最弱势的群体,我们国家和民族最悲哀的时刻就会到来。

上面谈到的束缚企业发展的十大枷锁,不是我危言耸听,而是血淋淋的事实。这些枷锁,从企业层面看,必然会加大企业成本;从国家经济层面看,就是经济滞胀的推手;从民生层面看,就是物价持续高企的根源;从社会层面看,就是社会不稳定的根本原因;从吏治上看,会使政府和官员越来越腐败;从道德上看,会令民风越来越腐化。不打破这十大枷锁,国家和民族,企业和老百姓都没有未来和希望。

本文摘自我7月新书《郎咸平说:萧条下的希望》(东方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