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叶檀

每日经济新闻

户籍制度破冰快于预期,这是看多中国经济的重要理由。

7月30日,中国国务院正式印发《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改革目标,到2020年,基本建立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相适应,有效支撑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依法保障公民权益的新型户籍制度,努力实现1亿左右农业转移人口及其他常住人口在城镇落户。

这是渐进式改革,但渐进中的一步跨得比较大。

取消农业户口与非农业户口性质区分和由此衍生的蓝印户口等户口类型,统一登记为居民户口,城市与农村居民身份统一,可恶的城乡分隔之墙基础坍塌。始自于1958年的固定户籍制度,以禁止流动的方式解决生活必须品短缺顽疾,把公民人为划分为城市居民与农村居民两类,最严苛的时期,在各城市之间也无法流动,人就象图钉一样被牢牢摁死在某个固定地点,其野蛮与奴隶制可以一比,在市场经济时代人为冻结劳动力市场,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制约社会经济发展的力量。

未来所有的公民有统一的身份证号码,公民离开常住户口所在地到其他设区的市级以上城市居住半年以上的,在居住地申领居住证。符合条件的居住证持有人,可以在居住地申请登记常住户口。以居住证为载体,建立健全与居住年限等条件相挂钩的基本公共服务提供机制。建设和完善覆盖全国人口、以公民身份号码为唯一标识、以人口基础信息为基准的国家人口基础信息库。

户口背后的含金量取决于公共福利的多寡,转移到城镇的农业人口享受国家基本公共福利,此次户口渐进式改革最难啃的骨头就是这一块。《意见》规定,将农业转移人口及其他常住人口纳入社区卫生和计划生育服务体系,提供基本医疗卫生服务;把进城落户农民完全纳入城镇社会保障体系,在农村参加的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规范接入城镇社会保障体系,完善并落实医疗保险关系转移接续办法和异地就医结算办法,整合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加快实施统一的城乡医疗救助制度——有一张身份证,在全国任何地方都可以获得基本公共福利,这类似于美国联邦层面的基础公共政策,而后根据自身缴纳的费用、对社会的贡献等,在各城市享受不同的福利,这相当于州与市层面不同的福利。统一的公民身份,建立在统一的基础福利均等化之上。

农民朋友获得最大红利,他们不仅可以依照规定条件在城镇落户,并且还可以保留土地使用权等权益,《意见》明确规定,不得以退出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作为农民进城落户的条件。如果说以前中国落后的工业化建立在剥夺农民利益的基础上,现在开始反哺农村、农民与农业。对于身无资产、又无技术优势的农民,进城不能解决就业难题,土地承包权、流转权是这些农民朋友这辈子最大的资产,从这个意义上说,新一轮土改建立在保障农民权益的基础上。

中小城市获得次等红利。城乡区隔消失,大中小城市间的区隔仍然存在,改变各城市间资源配置不均,是今后要努力的方向。

此次户籍制度改革,鼓励农民朋友落户建制镇与小城市(50万人口以下),只要有合法稳定居所就可落户;合理放开中等城市(城区人口50万到100万)落户限制,只要有合法稳定居所、合法稳定就业,参加城镇社会保险,(年限要求不超过3年),就可以落户。到大城市(城区人口100万至300万)落户相对困难,不仅需要合法稳定就业达到一定年限、有合法稳定住所(含租赁),参加城镇社会保险达到一定年限(年限要求不得超过5年),即使如此,各大城市还可以对合法稳定就业的范围、年限和合法稳定住所(含租赁)的范围、条件等作出较严格的规定,也可结合本地实际,建立积分落户制度。特大城市(城区人口500万以上)人口仍然严格控制,这几乎涵盖了所有发达地区的省会城市与副省级城市,以积分高低作为落户的依据,根据综合承载能力和经济社会发展需要,以具有合法稳定就业和合法稳定住所(含租赁)、参加城镇社会保险年限、连续居住年限等为主要指标,合理设置积分分值。

由此来看,大城市户籍目前含金量最高,所拥有的机会资源最多,其他依次类推。让大城市户籍含金量下降,最好的办法是推进市场经济的发展,使资源均衡配置,看看市场经济发达的地区,有哪个昆山人愿意把户口迁到南京?这是市场经济发展与福利普遍提升的功劳。

户籍改革破冰,从资源聚集度可以推测,大城市周边的中小城市,将成为人口聚集洼地,迎来发展的机遇。城市圈周边的中小城市,成为获益最多的地区。只要当地政府有市场眼光与勇气,不要把改变机遇当成负担,一轮红利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