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长存,日头出来,日头落下,急归所出之地,风往南刮,又向北转,不住地旋转,而且返回转行原道。江河都往海里流,海却不满。江河从何处流,仍归何处。。。。。。,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无新鲜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