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叶檀

每日经济新闻

定向降准不能被赋予积极意义,否则央行将代替商业银行作决策,行政权力之手更深地伸向金融行业。

目前定向降准,反映出央行认为贷款难、贷款贵是结构性问题,而不是总量问题,今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10.57万亿,同比增了4146亿元,为历史同期最高水平,农业与小微企业却并未受惠。因此,定向降准被赋予平价资金流向三农、流向小微企业、流向政策性房地产银行的重任,使农业、小微企业、民生房地产得到定向浇灌。

从4月定向降准至今,央行的好意一览无余。4月,适用于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和县域农村合作银行,准备金率下降2%和0.5%,6月份定向降准适用于符合审慎经营且三农与小微企业贷达到一定比例的其他各类银行,三分之二的城市商业银行、80%以上的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90%的非县域农村合作银行和数家股份制银行以及外资银行。千亿规模,有多少流向了农村,有多少流向了小微企业,有多少成为资金掮客的大餐?

定向降准目标美妙,手段不智,违背了金融市场化基础。资金流出央行流到商业银行,具体资金流向不受控制。

定向降准实行至今,效果并不明朗,笔者咨询中小企业,绝大多数并未受到央行阳光雨露的“恩赐”,这就象上海等地培育小微企业,实行银行小微贷坏帐率分摊,但并未解决当地小微企业贷款难。小微企业的高风险、短周期决定了股权投资、了解掌握当地信用风险的地方小微银行、以及具有大数据分析能力的电商小贷,才能真正解决小微企业资金难题。

硅谷创新型小微企业,靠的是华尔街贪婪的风险投资银行、以及可以进行股权投资的硅谷银行,德国小微企业靠的是受到重重支持、信用控制的地方社区银行,廊坊银行与路桥农村信用合作社部分解决了一个区小微企业贷款难题,而现在央行则试图靠给银行“奶糖”吃,鼓励银行给小微企业、给三农贷款。银行最理性的做法是,先用注水数据得到“奶糖”,而后以理智的方式充当资金掮客,让廉价资金去到大中型企业,获得低风险高收益。很难想像,一贯以市场理念著称的央行,会违背市场风险定价规律、采取行政手段解决中国金融领域中的结构性问题。

中国版的硅谷银行,获得股权投资遥遥无期;风险较低的电商小贷,因为怕影响传统商业银行,没有得到足够的激励;而地方发挥作用的小微银行,如广东的南粤银行模式、浙江台州路桥行模式,没有得到尊重,金融机构要的是肥而美的模式;得到许可的三家民营银行,市场范围受到严格限制。而现在,金融机构不深入改革,民间资金不盘活,信用体制不完状况,央行以替代商业银行做主、以走捷径的方式解决三农与小微企业贷款难,他们真的相信市场的力量吗?

目前的创新金融工具,真正受惠的是银行,银行的拆借利率大幅下降。为保证银行间低利率,一系列创新工具推向市场。与去年6月银行钱荒截然不同,现在银行间资金充裕,拆借利率下行。8月1日,上海银行间一年期拆借利率5%,隔夜拆借利率仅3.1%左右,导致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大降,余额宝背后的天弘基金由于主要投资货币市场,首当其冲,收益率大幅下滑。大型政府隐性背书企业债也获得收益,中铁总公司密集发行5期铁道债,共900亿元,利率区间为上海银行间拆借市场基准利率,加上基本利差,上海银行间拆借市场利率越低,对大型企业债越有利。

不要以为央行傻,金融人才聚集在央行,对定向降准的破坏力看得一清二楚。8月1日,央行发布《2014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指出“货币政策主要还是总量政策,其结构引导作用是辅助性的。定向降准等结构性措施若长期实施也会存在一些问题,如数据的真实性可能出现问题,市场决定资金流向的作用可能受到削弱,准备金工具的统一性也会受到影响。

央行要践行市场派的改革立场,需改变走捷径的心态,不要让短期利益压倒长期市场考量。取消定向降准,把资金配置权还给商业银行,是决定央行假市场与真市场的风向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