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浠 金嘉捷

台城制药(002728.SZ)、国祯环保300388.SZ)两只新股在上市首日遭遇历史罕见的开盘状况——集合竞价阶段没有出现卖单,未能达成成交价格。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券商知情人士处获悉,在新股火热的时间里,新股的保荐机构(主承销商)为了更好地服务上市公司,让新股开盘的时候更“好看”,一般都会通过营业部等渠道去寻找卖单,以前基本都能找到卖单,但这轮新股上市表现太过火热,投资者都知道新股上市后将是连续的涨停板,因此导致卖单一手难觅。

罕见的零成交

7月31日,台城制药、天华超净300390.SZ)在深交所挂牌上市,前者遭遇了历史罕见的情况:当天集合竞价阶段,在蜂拥的买单面前,一手卖单都未出现。

翌日,这一情况再次出现在国祯环保身上。当天在深交所上市的共有4只新股,除了国祯环保,另外还有三联虹普300384.SZ)、艾比森300389.SZ)和康跃科技300391.SZ)。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上市仪式现场看到,敲钟仪式过后,上市大厅屏幕上出现了后三个公司股票的开盘价格,唯独国祯环保没有出现成交价格。直到连续竞价阶段卖单才出现,四只新股均瞬间触发临停红线,被停牌半小时。

“台城制药、国祯环保这样的情况是历史上所罕见的,印象中以前也是有过,但那是很早很早以前了。”一位资深资本市场人士告诉记者。

三联虹普艾比森康跃科技上市当日集合竞价阶段虽然有成交,但成交量也极低,艾比森三联虹普均只成交了1手。

集合竞价和连续竞价阶段出现的卖单,在收益上有着巨大的差异,按照规定,新股在集合竞价阶段最高报价只能是高于发行价的20%左右,而连续竞价阶段的报价能到44%左右,因此,只要是对当下资本市场有所了解的投资者,都不会选择在集合竞价阶段成交。

除了集合竞价阶段的成交,上市首日愿意卖出的投资者也相当稀少,这导致新股全天换手率极低。在深交所上市的台城制药、天华超净国祯环保三联虹普艾比森康跃科技上市首日的换手率分别为0.36%、0.19%、0.24%、0.33%、0.21%、0.31%。而有统计显示,今年年初在深交所上市的42只新股的首日平均换手率达9.19%。

类似的问题,也出现在挂牌于上交所的新股上。

7月2日上市的莎普爱思603168.SZ)在集合竞价阶段,亦只成交了一手。南方基金首席分析师杨德龙对此分析,这说明一级市场打新成功的投资者严重惜售,认为股价存在较大的上涨空间。

市场惜售程度之严重,从另一个细节上也可以看出。沪深交易所公布的龙虎榜显示,近日上市的股票中,出现了只成交了一股的券商营业部也能够进入买入量前五营业部的情况。

如台城制药上市首日买入席位第三的是中信证券(山东)青岛深圳路证券营业部,成交额仅18元;国祯环保上市首日买入席位第三的是华泰证券深圳西丽留仙大道证券营业部,成交额仅16元;艾比森上市首日买入席位第四的是中投证券杭州环球中心证券营业部,成交额仅24元。对比首日价格可知,上述金额分别只能买到一股。

卖单一手难求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券商知情人士处获悉,在新股火热的时间里,新股的保荐机构(主承销商)为了更好地服务上市公司,让新股开盘的时候更“好看”,一般都会通过营业部等渠道去寻找卖单,以前一般也能找到。

上述券商知情人士透露,从上市公司的角度来看,新股上市首日,董事长敲钟之后,还是希望能跟大多数公司一样,看到一个相对发行价大涨的开盘价,而不是出新一个表示无成交的横杆。

据了解,近期这么火热的市场下,交易所也会提醒上市公司与保荐机构,新股上市首日可能会出现集合竞价阶段没有卖单的情况。

一位熟悉券商运作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数券商在其所保荐的新股上市后,会由资本市场部来负责配合公司的需求,毕竟券商会尽力跟上市公司保持良好关系,以利于以后进行更多业务上的合作。

“如果明确让营业部的客户首日卖出申购到的新股,是违规的操作,一般会通过私下的沟通去完成。”某券商广州营业部一位人士表示。

上述券商知情人士称,券商基本都是运作规范的大公司,营业部或许能通过给予利益补偿的形式说服客户,找到卖单,但这在会计上很难处理,也是个难题。

最近出现的两例上市首日集合竞价阶段没有卖单的公司——台城制药、国祯环保,其保荐机构(主承销商)分别为国信证券国元证券。一位接近国信证券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国信证券也尝试找过集合竞价阶段的卖单,但没能找到。

学者呼吁与市场化接轨

新股上市首日卖单难求的局面,折射出新股发行制度存在的问题。

“在奥赛康案例上遭遇挫折后,监管层从市场化的尝试上退了回来。”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告诉记者,这主要体现在对发行节奏和发行定价的行政干预上。

2014年5月19日,证监会召开会议,研究部署学习贯彻《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肖刚主席指出,从6月到年底,计划发行上市新股100家左右,并按月大体均衡发行上市。

与1月份的新股发行相比,此轮新股发行显然多了“窗口指导”的痕迹。直接的表现是新股市盈率的降低。深交所信息显示,6月底上市的龙大肉食雪浪环境飞天诚信的发行市盈率分别为19.58倍、22.17倍、16.57倍。而今年1月23日在深交所上市的8只新股中,3只中小板公司的平均发行市盈率为24.7倍,5只创业板新股平均发行市盈率为33.7倍。

“(上市)这一天距我们原定的目标整整过去了两年多,同时又碰上了证监会的‘窗口指导,限价发行’,我们至少少募集了5个亿。”这是在资本圈中广为流传的,艾比森董事长丁彦辉在公司上市答谢酒会上讲话的一部分。

丁彦辉的吐槽,代表了很多上市公司与投行等利益相关方的看法。而不同利益方,观点亦大不相同。

一家北京券商的证券投资部副总就告诉记者,现在的新股发行制度挺好的,新股发行从二级市场抽血量减少,留出赚钱效应给二级市场投资者,“如果上市公司觉得这里市盈率低不好发,那可以选择去国外上市。”

但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就认为,“今年1月份IPO重启之后,监管层在新股发行制度上的部分规则重新回到2009年之前的老游戏规则,加大了行政管制和行政干预。新股发行制度改革已经有进入死胡同的感觉,而监管层目前也回避谈论这个话题”。

事实上,在2009年之后,中国陆续进行四轮的新股发行制度改革。改革的环节也逐步从配售和定价环节过渡到发行环节,并于2013年明确提出股票发行审核以信息披露为中心,明确了未来股票发行向注册制过渡。

董登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此前的新股三高是市场化的产物,现在的新股不败是行政干预的产物。在实行注册制之前,我们宁可看到新股三高,而不是新股不败,因为回到初衷,坚持市场化的改革,才能更好地与注册制对接。

“国务院发布‘国九条’强调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强调积极稳妥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我们要坚持市场化,等到去跟注册制实现对接时,新股三高会自然消亡,但如果继续维持新股不败,采用行政管制,那么跟注册制的对接只会越来越远。”董登新称。

8月4日,一位长期关注资本市场的研究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监管层确实很难把握好,怎么都找不到让大家都满意的方案。但现在确实缺乏一个共识,即使监管层内部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