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 李明珠

内地企业在香港上市的业绩变脸节奏已快赶上A股!该趋势在今年上半年愈演愈烈,业绩预警只是小菜一碟,更有公司CEO卷着募集的钱跑路,使得内地民企在香港资本市场的口碑江河日下,引发了市场对香港新股素质的担忧。

不少投资者不禁问,在A股IPO走走停停的背景下,香港真的成为内地企业的第二包装上市地了?

翻看相关材料,过去一年,香港新上市的内地企业,超过一半在不到一年内股价暴跌,近20家不到一年就发出盈利预警,还有两家企业高层跑路,此前还有洪良国际、中国森林、蜡笔小新食品及毅德国际也均在上市不久后“出事”。

上月,福建男装服饰企业诺奇的大股东兼主席丁辉毫无征兆卷款消失,导致公司股价暴跌,市值三天消失一半,更是将内地企业再一次推上了风口浪尖,港交所对上市的把关力度成为舆论焦点。

有市场人士批评,港交所对新股“来者不拒”,结果令投资者蒙受损失,港交所应重新审视审批上市程序及制度是否有漏洞。

港交所发言人则指出,港交所一向重视市场质素,但不能保证全部上市公司均是优秀投资,同时不能保证公司上市后的表现,需对此负责的是公司董事及管理层,港交所只能尽职提醒公司其披露责任,并与监管机构合作,确保不合法行为被调查。

众所周知,香港市场实行的是新股发行注册制,上市公司的投资价值由市场决定,监管层的监管不是给上市公司的业绩做背书。

不过,投资者指责声依然不断,不少人表示,香港证监会旗下“企业规管专责小组” 在新股上市之前应及早发现问题企业,他们本该锁定有异样动静的上市公司,如长期亏损、经常重组等,及早侦察和跟进可疑失当行为,以提升企业管治水平,强化投资者保障。

此外,作为保荐机构的投行更是受到投资者们的“炮轰”,部分投资者认为,这些投行提早知道公司内幕及时清仓,却让普通投资者承担最后的风险。

横向看,导致这批新股素质良莠不一、业绩变脸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去年生效的保荐新规和《上市条例》修订,让很多企业急于在严格新规实施前提交申请,投行也一定程度上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其次,内地企业上市也打人情牌,在香港市场上,股票并不是像在A股市场上那么好卖,尤其是基石投资者,都是靠机构卖面子互相“撑场子”,锁定期一过就抛售;此外,内地民企处于高速发展期,财务结构会受到多重因素的影响,业绩不确定性强。

也无怪瑞银亚洲区投行主席感慨:投行人士已是兢兢业业,但中国市场太大,各个区域企业的特点不能完全把握。

记者也和多家在港上市的民企聊过,他们称选择在香港上市流程非常快,能够快速募资满足企业扩张发展的要求,最快的不到60天就可以走完所有流程,而在A股排队慢如牛。

当然,香港上市的盈利要求虽然不像A股上市那么严格,但并不代表企业能轻松过关。去年生效的《上市条例》修订,则要求企业董事、管理层有及时披露信息的义务,必须在可行情况下尽快披露任何内幕消息,否则也必须承担法律责任;同年推出的保荐人新规,要求保荐人为不符合事实的招股资料负上刑事责任,最高监禁三年和罚款70万港元。可以说香港的市场监管不松反严。

眼下,内地企业赴港后业绩变脸快的事件有被越炒越热的迹象,长久而言,这对内地企业的整体形象还是港交所的声誉都是巨大的伤害,如何未雨绸缪,遏制这股趋势是关键。

从监管层来说,理应加大对企业、中介违规的处罚力度,督促以投行为代表的中介机构做好尽职调查,不过度包装企业;从投资者角度而言,应提高自身识别风险的能力,练就“火眼金睛”。

从上市企业层面而言,商海虽信奉弱肉强食,但诚信终不可丢,圈了钱坑了保荐机构,忽悠了投资者,却损失了企业乃至行业的形象,日后想东山再起,必然更为不易。望且行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