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经济报道 秦伟

上半年,资本市场重现起色带动香港IPO市场再度活跃,但未能拉动港交所业绩大幅提高。

8月6日,港交所公布上半年业绩,收入及其他收益同比增加4%至46.21亿港元,股东应占溢利同比微增2%至23.67亿港元。

上半年股本证券集资总额为2179亿港元,为去年同期的1.6倍。IPO募资规模为821亿港元,同比上升107%。尽管IPO集资额较去年同期增长一倍,但证券及衍生产品市场上半年的交投较去年同期分别下跌8%及6%。成本方面,因LME集团增聘人手,以及对英国和美国诉讼的法律费用增加等因素,营运支出则同比增加6%。

市场关注的沪港通也有更多细节出台。8月23日将进行连接测试,8月30日及9月13日分别进行两次市场演习,如有需要,9月下旬会再进行一次市场演习。但目前仍未有确定的开通日期。

“监管机构可能在正式开通两周前公布具体开通日期,以给市场充足的准备时间。”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在当天的记者会上表示,沪港通不是一次性的产品,而是长期的制度安排,以后会不断改进、升级和扩容,“大家有充分理由决定现在或者晚点再参与,但无须匆忙加入。”

沪港通时间表进一步明确

对港交所而言,沪港通的实施将是其今年下半年的一项重要战略工作。今年第二季度,港交所已经为交易所参与者、资讯供应商及投资者举行了多场研讨会及简介会。截至今年6月30日,表示有兴趣进行北向交易的交易所参与者已超过200名,其中约有100名交易所参与者已递交登记表格。

李小加表示,市场对沪港通的反馈整体正面,目前香港已呈交参与申请的券商数量达110间,市场占有率约80%,包括104名交易所参与者及6名非交易所参与者的结算参与者。

“沪港通是资本市场开放的头班车,不是尾班车,对市场而言是一个机会不是责任。”李小加表示,机构可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开始参与的时间。

在沪港通的系统准备方面,港交所内部系统开发及相关测试已经完成,正与上交所及中国结算进行四方界面测试,今年7月2日至8月15日为市场参与者提供端对端功能测试。

李小加坦言,目前沪港通仍有部分细节尚未明确,他介绍指,税务问题即将得到解决; 配股有关问题正在商讨,并计划于正式推出前公布方案;股票借贷整体框架已经确定,仍待进一步商讨细节。

内地监管部分细节已经明确,前端监控方面允许托管商在T日早上转移股份;额度操控方面,系统功能可将输入价限制在市价指定百分比内。在有关规则方面,目前正最后修订交易及结算规则及运作程序,向相关当局寻求批准,并将在适当的时候公布修订后的规则及运作程序。

“沪港通不会给投资者带来额外费用。”李小加认为,在沪港通的刺激下,下半年香港的IPO市场将会比上半年表现更好,“沪港通将给上市公司带来更多遐想,一旦进入指数股,很快就可以成为内地投资者的交易标的。”

LME诉讼未决

受惠于商品市场需求活跃,LME成交量持续攀升,较2013年下半年增长10%。今年9月,LME Clear将正式开始在伦敦提供结算服务(待监管批准),预期将为港交所带来新的收入来源。

今年上半年,LME平均每日成交量约72万手,同比增长3%。今年3月及6月是有记录以来第二及第三个交易量最高的月份,平均每日成交量分别为约79.6万手及77.3万手。期内,锌、铅合约的平均每日成交量同比分别增长1%及2%,上半年交易量占比最小的镍合约成交量同比增长54%。铜、钢坯、钼和铝合金合约的交易量则均有下跌。

亚洲商品业务发展方面,港交所在今年宣布计划推出4只新商品合约后,亚洲商品团队现正于新合约推出前,广泛接触潜在庄家及市场参与者,截至今年6月30日,已与全球逾50名专业庄家及经纪建立联系。

不过,LME在英国及美国仍面临多项未决诉讼。去年8月至今,共有26宗指控LME在仓库业界涉及铝价的反竞争及垄断行为的美国集体诉讼,其中24宗已综合为3宗,港交所仅在原铝直接采购商的综合诉讼中被列为被告人,LME和LMEH则在多宗诉讼中被列为被告。今年7月28日,美国地区法院再收到一宗有关LME的诉讼,预计会与未决的集体诉讼一并处理。

今年5月,港交所、LME及LMEH被指在仓库市场中涉及锌价的反竞争及垄断行为,随后再有两宗类似诉讼。港交所表示对上述案件,仍不清楚美国地区法院如何处理,无法估计有关诉讼的财务影响、解决时间及结果。

去年12月,United Company RUSAL Plc(下称“Rusal”)因反对LME修订其认可的仓库出货率规则,向英国高等法院提出司法复核诉讼。今年3月,法院判Rusal胜诉,并撤销LME有关规则修订的咨询及实施修订的决定。LME提起上诉,今年7月29日及30日已进行上诉聆讯,但预计10月可作出裁决。

港交所表示,在现阶段的司法复核程序中,已就有关诉讼计提20万英镑准备金。但由于上诉聆讯尚未有结果,仍不确定是否需要最终支付,也无法估计有关司法复核诉讼的进一步财务影响。

“10月出的结果只是确定咨询是否可以继续进行。”李小加解释,目前已计提的准备金仅为法律费用,而美国的集体诉讼则需要更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