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证券报 张锐

乱来、瞎折腾、大忽悠……尽管外界对湘鄂情的转型之举泼去了瓢瓢凉水,但没能影响这家“民营餐饮第一股”我行我素的步伐。就在日前,湘鄂情与安徽广电信息网络公司达成了长达10年的合作协议,拟出资15至25亿完成安徽省500万用户的家庭智能有线电视云终端安装和检测,正式进入智能电视内容服务领域。就在同一天,湘鄂情还向中科院计算所旗下的中科天玑科技公司增资5000万,获得对方45%的股权。这已是湘鄂情今年以来第七次在资本市场上举牌了。

对像湘鄂情这样依靠“公务消费”的高端餐饮企业,中央“八项规定”无疑是一柄断流之剑:去年巨亏5.64亿,全年关闭13家门店。倒逼之下,湘鄂情曾试图向大众餐饮转型,但颓势难改。据修正的半年预报,今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先前盈利五六千万压至800万至1800万。

眼见餐饮业转型无果,最近一年多来湘鄂情在资本市场上动作频频。如举牌三特索道,但遭遇该公司高管齐刷刷定增反击,只能半路鸣锣收兵;拟出资2亿收购江苏中昱环保科技公司51%股权,但最终发现该公司财务核算和资质瑕疵重重,无奈中途退场;出资6000万购买武汉拉斯维加娱乐公司名下的两块土地使用权,又被告知对方作假下套,竹篮打水一场空。唯一稍感慰藉的是出资5100万拿下了合肥天焱环保科技公司51%的股权,该笔收购目前还有盈利。

一再碰壁并没有让湘鄂情收敛转型的脚步。今年以来,湘鄂情拿出3.6亿收购北京中视精彩影视文化公司51%股权,斥资2.58亿收购笛女影视传媒(上海)公司51%股权;此外,与中科院计算所签署共建协议,联手创建网络新媒体及大数据联合实验室;为了拓展互联网业务,湘鄂情特地在二级市场上定增36亿,在沪深两地与合作方共同出资分别成立了上海爱猫新媒体数据科技公司和深圳爱猫新媒体网络公司。在与中科院签署共建大数据实验室协议获得了中科天玑45%的股权后,湘鄂情底气十足地对外宣布公司将更名为“中科云网”。

从餐饮到环保,从影视到大数据再到互联网,湘鄂情大尺度跨界转型让人应接不暇。从现在的趋势看,剥离餐饮业已成湘鄂情的不归之路,环保也仅是小打小闹而已,新的主业方向和定位就是“大数据”和“新媒体”。虽然市场对“抡大勺”的“厨子”能否玩转与本业八竿子打不着的全新产业疑虑重重,但在笔者看来,企业转型成败与其行业出身无关,而取决于转型路上战略定位的准确程度,只要踩对鼓点,即使隔山打牛也会成功。

在本次牵手安徽广电之前,湘鄂情已与山东广电新媒体签署了同样的合作协议。按照湘鄂情掌门人孟凯透露的数字,目前全国只有5000万户完成了有线电视智能化改造,言外之意是,湘鄂情接下来还将踏足除安徽、山东以外省份的有线电视市场。按已有的合作公告,有线电视用户得到改造后,借助湘鄂情安装的新机顶盒设备,即所谓“云终端”,就可实现类似于市售机顶盒的数字电视功能,还可以当成路由器,实现接入互联网的所有功能。

在智能终端和大数据已上升为互联网最火热的两大领域的背景下,湘鄂情借助卖盒子进入智能电视市场,在争夺客厅电视的同时抢夺手机屏、PC屏等多屏市场,从转型角度而言可以说把准了产业变动的脉搏。再看湘鄂情的另一合作方中科院,天玑科技本身就是个大数据产业化平台,可专业提供互联网数据挖掘分析服务及技术解决方案,而双方共建的联合实验室,又可围绕新一代视频搜索、云搜索平台以及新媒体社交三个方向,展开产业模式创新、关键技术攻关和产业应用推广等工作。有了这样一个技术大靠山,湘鄂情应能更具针对性地开拓市场和粘连用户。

然而,理论化的构想并不等于商业变现的客观能力,湘鄂情转型之路还有很多变数。作为出资方,湘鄂情走出与他人合作的每一步都在大量“烧钱”,而主业餐饮亏损严重,环保、影视等新业务短期内难以输送利润,弄不好极有可能陷入现金流无法接续的窘境。另一方面,沿用当初做高端餐饮套路,湘鄂情选择与广电这样的垄断企业为合作对象,理论上可达成市场排他的效果,但随着全面改革的深入,广电系统垄断模式必会走向竞争,其可以预测的盈利空间并不宽广;近日腾讯、优酷土豆、搜狐、乐视等多家互联网视频网站加快了与牌照方合作的步伐,而在这些堪称老江湖的互联网电视企业面前,湘鄂情还是个未出道的小学生。且不说,转向大数据和新媒体,湘鄂情缺乏基本的技术与人才要素。“云终端”的制造,还要仰仗于人,日常的维护也无能为力;对于大数据的获取,也要仰人鼻息,自我识别、处理等技术能力更乏善可陈;内容的推送与取舍,仍要看合作者的脸色,自身市场营销与开拓技能倍显苍白。虽可借力中科院的技术能量,但作为新兴产业,中科院计算所在大数据领域同样处于开拓摸索阶段,而且缺乏商业实战经验。

身处这样的局面,当湘鄂情将所有的希望押注在合作者身上时,转型风险不言自明。

(作者系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