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益刊 第一财经日报

者按

6月6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次会议,会议审议了《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和《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十八大以来的两项重大改革方案——财税、户籍方案呼之欲出。7月30日,《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公布,改革目标是,到2020年,努力实现1亿左右农业转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在城镇落户。而种种迹象显示,财税改革方案也即将公布。本报从即日起推出财税改革方案系列报道,解读这一重大改革对各方面的深远影响。

种种迹象显示,财税体制改革的顶层设计方案——《深化财税改革总体方案》(下称“财税改革方案”)即将公布。

这轮深化财税体制改革被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解读为,“是一场关系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深刻变革,是一次立足全局、着眼长远的制度创新和系统性重构。”而这次财税改革方案的内容也将影响每个人的工作生活。

通俗来讲,财税改革方案主要内容包括这些:政府怎么花好你上缴的钱;你(可能)缴纳的个人所得税、消费税、房地产税等6种税制怎么改;还有你可能不关心,但与你生活相关的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确定谁干什么事和谁掏钱。

其实,早在7月初,楼继伟已经提前“剧透”财税改革方案的核心内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通过梳理楼继伟相关讲话,告诉你财税改革到底改什么。

预算改革先行

财税改革方案6月30日走完最后程序,获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7月初,楼继伟就接受包括新华社在内的5家官方媒体采访,详解财税改革方案。当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在两次公开场合表示,财税改革方案即将公布。7月30日,楼继伟在全国财政厅(局)长座谈会上部署了推进财税体制改革,要求各地贯彻落实财税改革方案。7月31日,与财税改革方案同日获通过的户籍改革意见公布。

这意味着,财税改革方案即将出台。而楼继伟此前已经披露了财税改革基本思路、目标、主要任务和时间表。

其中,财税改革方案有三大最紧迫的任务:改进预算管理制度、完善税收制度、建立事权与支出责任相适应的制度。

谈到这三大任务推动的先后顺序时,楼继伟说,从逻辑看,预算管理制度改革是基础、要先行;收入划分改革需在相关税种税制改革基本完成后进行;而建立事权与支出责任相适应的制度需要量化指标并形成有共识的方案。

作为财税改革的先头兵,预算管理制度改革的目的,是让民众知道政府怎么花纳税人的钱,以及如何花好这笔13万亿元巨额财政资金。

楼继伟表示,改进预算管理制度主要从七方面推进:以推进预算公开为核心,建立透明预算制度;完善政府预算体系,研究清理规范重点支出同财政收支增幅或生产总值挂钩事项;改进年度预算控制方式,建立跨年度预算平衡机制;完善转移支付制度;加强预算执行管理;规范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全面规范税收优惠政策。

如果改革顺利,你将可以看到更详细更完整的政府经济账本(财政预决算),包括比“三公经费”更火爆的内容;而地方政府“跑部钱进”、“突击花钱”、“征过头税”现象或许会消失。你所在的地方政府花钱也将更谨慎高效,借债也将更透明,而城市之间招商引资中的税收优惠政策比拼也将谢幕。

税改汹涌袭来

第二项税收改革任务,涉及增值税、消费税、资源税、环保税、房地产税、个人所得税六个税种。它们将直接或间接影响你的钱袋子。

先来看从你工资直接扣除的个人所得税,它的改革方向是探索逐步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这早在十几年前已经确定。

简单说,以后国家征个税,会把你所有收入综合计算的同时,考虑你的支出后给予抵扣额。支出包括赡养老人、抚养子女的负担、再教育需求、住房贷款等等。所以,新的个税制度更公平合理。

除了个税,房地产税也颇受关注。当然,房地产税还处于立法阶段,贾康估计得到2017年才会全面实施。同样,环保税也将由全国人大立法后开征,它将替代现行的排污收费,旨在防止污染、保护生态。

消费税将调整征收范围,比如有研究预计,一般化妆品可能不再征税。消费税的税率结构会优化,征收环节会改进,部分税目征收由生产、批发环节改到零售环节,并将税收划归地方。

另外,资源税也在改革中,根据分析,煤炭资源税由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这增加了煤炭企业税负,也可能使以后的煤电价格更贵。另外,资源税将扩围至水流、森林、草原等自然生态空间,目的是以经济利益杠杆促进资源节约。

最后,也是目前税制改革中动作最大、影响最广的营业税改增值税。别以为增值税与你无关,你购买的衣服、鞋等很多商品中含有增值税。增值税下一步将扩围到服务业、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等各个领域,增值税立法也将适时完成,而营业税将成为历史。

中央地方关系再调整

第三项任务,是中央和地方政府间建立事权与支出责任相适应的制度,通俗地说,就是根据中央和地方“谁该干什么事”来定“谁掏钱”,再通过分税、转移支付机制让“钱”与“事”相匹配。

具体来说涉及两个内容,一个是中央和地方的收入划分,另一个是各级政府间事权与支出责任的划分。

楼继伟表示,在收入划分方面,未来将收入波动较大、具有较强再分配作用、税基分布不均衡、税基流动性较大的税种划为中央税,或中央分成比例多一些。将地方掌握信息比较充分、对本地资源配置影响较大、税基相对稳定的税种,划为地方税,或地方分成比例多一些。收入划分调整后,地方形成的财力缺口由中央财政通过税收返还方式解决。

目前,为弥补“营改增”后地方政府减少的税收,消费税有望划归地方,而增值税的中央和地方分成比例或许也将调整。

而在事权与支出责任方面,楼继伟称,将国防、外交、国家安全、关系全国统一市场规则和管理的事项集中到中央,减少委托事务,通过统一管理,提高全国公共服务水平和效率;将区域性公共服务明确为地方事权;明确中央与地方共同事权。

在明晰事权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中央和地方的支出责任。中央可运用转移支付机制将部分事权的支出责任委托地方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