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经济报道

江家岱

香港贵为全球金融中心,但从事资产管理业务的专才超过70%是与销售和客户关系有关的中下游业务。未来5年,香港金管局力图改变这一窘境,重点开拓投资决策、资产配置、产品设计为主的上游高增值产业链。

“中介活动的繁荣是好事,但香港欠缺资产管理的上游增值活动。只有更多高增值的上游活动在香港进行,才能真正提升香港成为全球的资产管理中心。”香港金管局总裁陈德霖8月11日发布新的5年规划时表示,政府会推出更多配套政策吸引金融机构在香港完成产品从设计、定价、估值、风控到销售的全价值链。

香港投资基金公会行政总裁黄王慈明(Sally Wong)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访问时说,资管行业整个价值链上移是大势所趋。未来,除了QFII和RQFII产品,香港大部分投资产品都可以增设人民币计价类别,并逐渐发展为基金投资的常态,不能落后于欧洲和新加坡同业。

美好的愿景之外,陈德霖和香港财政司司长曾俊华罕有地连续2天向市场预警“热钱”大规模撤离的风险,甚至提出香港可能会面临一场“完美的金融风暴”。

陈德霖说:“美国利率逐渐正常化,届时香港可能会面对流动性收缩、利率上升和资产价格下跌压力的三重打击。2008年8月到目前流入的一千多亿美元资金很有可能流走。”

高端价值链

香港证监会7月公布的资产管理调查显示,香港截至去年底共有31384人从事基金管理业,其中22632人从事销售及市场推广,尽管按年下滑了5.3%,但

总人数占比仍高达72.11%。以基金管理的总资产计算,16万亿港元的规模整整是2009年的2倍,但其中“香港制造”的基金资产占比还不到10%,这其中绝大部分是由内地基金或资产管理机构在港推出的零售基金。

到今年5月底,共有82家内地相关集团在香港设立了222家(去年同期为196家)持牌发团或注册机构。内地机构的非房地产基金管理业务的总值为5434亿港元,同比劲升31%。与外资基金把香港作为“销售中心”不同,中资机构选择在港经营资产管理的全产业链。

黄王慈明分析说,行将落实的两地基金互认为外资机构提供了在香港管理、创新产品的重要动力,目前已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资管公司为在岸和离岸投资者增设人民币对冲类别,预期未来会成为常态,大规模扩容投资者的群体,也可倒逼从业人员主体由销售为主向中高端研发转移。

摩根资产管理是其中的先行者。自今年3月在“摩根亚洲股息基金”首先设立人民币对冲类别开始,旗下至少已有4只旗舰基金增设人民币计价,资产类别涵盖股票、债券和固定收益产品。

摩根资产管理机构业务拓展总监王大智表示,市场对人民币投资产品有庞大的投资需求,因此选择在不同类型的环球基金中提供人民币对冲类别。投资者既可以进行多元的资产配置,又无须放弃具备升值潜力的人民币。

“内地的跨境资金流动管制越放松,香港的机遇就越多。”陈德霖预期,即将开放的“沪港通”试验必然大大增加跨境资金流动,对香港的离岸人民币业务和资产管理业发展会产生极大的促进作用。

完美风暴

在香港财金官员的眼中,蓬勃的资产管理商机不能掩盖未来2-3年所必须面对的流动性危机。

“财爷”曾俊华10日开腔说,二季度香港经济环比收缩,经济增长放缓,失业率向上,里里外外、错综复杂的风险已难以应付,如果再加上本地政局不稳,可能引发一场完美的金融经济风暴,为国际大鳄提供机会,后果不堪设想。

一天后,陈德霖再“火上浇油”,抛出“三重打击论”。两人的核心观点都认为过去6年流入香港的1万亿港元热钱很可能会随着美国利率的“正常化”流走。

对此,澳新银行资深经济学家杨宇霆认为,官员警示风险无可厚非,但所谓“走资说”未免杞人忧天了。他表示,1997年和2008年发生资本大幅流出都是因为金融机构的资金链断裂,如果美国如期加息,只能表示美国经济向好,香港由于联汇制度利息会跟随美国一起“正常化”,看不到美国加息与资本流出的直接关联。

“当然,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收缩必然导致全球美元流动性收缩。但不可忽视内地资本账户开放会引致大量内地居民财富流入香港资本市场;美国资金回流很可能被内地、日本和欧洲流入香港的资金抵消,香港拆息大幅抽升的唯一前提是金融监管再出现”黑天鹅“事件。” 杨宇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