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海洲 价值中国网

年4月29日,创兴资源发布的一则“奇葩”公告引起市场的骚动。该公告不仅充满了带着强烈个人情绪的词汇“恶意报道”、“背后操纵”、“小人”、“躲在暗处”、“阴险、狡猾”、“恶势力”等。而且该公告还竭力为公司前任董事长兼创始人陈榕生先生平反昭雪、歌功颂德,堪称是“史上最富有感情色彩的公告”。这则“奇葩”公告风波随着上交所随后的介入而得以平息。

如今三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8月8日,上交所终于就创兴资源的“奇葩”公告事件作出处理。上交所对创兴资源予以通报批评;对实际控制人兼时任董事长陈冠全,时任董事兼执行总裁顾简兵、黄福生,时任董事周清松,时任独立董事毕凤仙,时任总裁刘正,时任董事会秘书陈海燕予以通报批评。

一度在市场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创兴资源“奇葩”公告一事也许可以就此告一段落了。但面对上交所给出的“严厉查处”,笔者始终有一种如刺在喉的感觉。虽然说这样的处理结果其实早就在市场的意料之中,但当这种处理结果最终公布的时候,投资者终究还是难掩内心的失望。

上交所对创兴资源的通报批评明显是一种挠痒痒。特别是对于A股市场这个大染缸里浸泡出来的上市公司来说,这样的挠痒痒力度也不够。这就难怪创兴资源的“奇葩”公告为什么盛开得这么鲜艳了。在4月29日晚创兴资源的“奇葩”公告发布后,该股随后的走势一路上扬,股价从4月28日的最低点4.93元开始一路上涨不停,到本周一已上涨到了8.15元,涨幅超过60%,远远超过了上证指数同期的涨幅。虽然说这样的上涨与“奇葩”公告中提到的公司大股东将把有关资源类资产无偿赠送给上市公司存在一定的关系,但该股票这种理直气壮的上涨也表明,市场压根儿就没把上交所对创兴资源的查处放在心上,深知上交所使不出什么重拳出来。

这不能不说是监管者的悲哀,中国股市的悲哀。毕竟近年来,管理层把对信息披露质量的监管当成了头等大事在抓。尤其是在“注册制”的预期下,对IPO公司的审核,重点也是以信息披露质量为中心。但从上交所对创兴资源“奇葩”公告事件的查处来看,管理层对信息披露质量的重视,以及所谓的以信息披露为中心,其实是没有任何的有力措施来作保证的,最终不过都是自欺欺人而已。

当然,就创兴资源的“奇葩”公告来说,算不上罪大恶极。在很大程度上是对法定信息披露渠道的一种滥用,把法定信息披露与媒体之间的纠纷混为一谈。因此,市场没期望管理层把创兴资源一棍子打死。但创兴资源滥用信息披露直通车发布渠道,明显破坏了信息披露的严肃性,也暴露出公司治理不规范等方面的问题。所以对创兴资源的“奇葩”公告事件只是给予通报批评,如此轻描淡写,这又如何能给当事人以及后来者以教训与警示呢?又如何能保证信息披露的质量呢?对公司及当事人处以罚款、认定有关独董与董秘为“不合适人选”应是不过份的。

因此,就上交所对创兴资源的“奇葩”公告事件的查处来看,其查处结果同样“奇葩”。中国股市因此成为“奇葩”盛开的地方,成为世界股市中的一朵“奇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