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篇穿插着讲了一下仓位控制原则,其实做投资一般而言只要看对方向,大多时候只要有足够的耐心,都是可以盈利的。但是,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没有什么能比价格更容易改变人们的心理预期。技术分析也好、仓位控制也罢,都属于“技”的范畴,它们只能让你找个更合适的买点,而不能很好地指引你的投资方向。

现在几乎人手一个智能终端,看盘也很方便。有些白领工作闲遐时,会冷不丁瞄上两眼。这不看不打紧,一看,天啊,跌那么多而且被套多了,心态必然会起变化,没有人会因亏钱感到很爽。这时可能之前的计划全都忘到爪洼国了,忙不迭先砍了。结果很多时候后面是没机会在更低时买入,这样后面即使它涨了200倍跟你家也没半毛钱关系。

所以,做投资是应该“技”与“道”相结合,才能有较好的效果。这二者其实是一阴一阳的平衡关系,过于偏重哪一个,都不可能达到完美境界,所谓孤阴不生,孤阳不长,即是此理。当然“道”的范畴是也极重要的,如果没有选择好的方向,投资的效果会大减。同样时间里的资金利用效率会变差。而投资从分析到交易的过程,一定是先用“道”,交易时才会用“技”。“道”的层面需要的相关知识也很多,但你也不用想得太复杂,有些道理可能讲一遍你记住了就会。

比如我们说在产业发展方向选定时,这里面相关的产业链条很长,上、中、下游企业都有。你是选那个你自己看起来感觉更好的呢?还是产品选最先产生利润的?答案当然是要选最先产生现金流的标的物。因为,只有最先产生现金流的企业,才可能将其反映到财报里,从而对股份有正向的推动作用。

2010年我在论述重工业向新兴战略行业转型时,是通过分析轻工业向重工业转型时,市场各行业企业市值变化作论证的。因为,未发生的事我们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但已经发生过的事,是可以指引我们看清楚未来的可能变化。原理就是未来的一切,都是过去的一切的投射。这时,我们发现一个很有趣的产业价格传导过程。就是上游资源类的企业股价先动;而后则是中游材料商的股价开始动;最后才是成品商的股价补涨。

比如现在的风能、太阳能清洁能源业,因外部的双反全行业大多都亏损,但这种情况有利于国内普及。投资这样的行业,则应关注最先产生现金流的发电企业。而新能源汽车类,则当然要先关注动力电池材料类公司,因为动力电池占新能源车的成本最大部分。而材料类的成熟新技术公司卖的是刚需,议价能力比较高。如果你直接选择整车生产商,那显然是效率会有问题。

 

                                               

                                 Sulon  2014/3/13 2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