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约 第一财经日报

务院总理李克强曾定下“今年再取消和下放200项以上含金量高、能够激发市场活力的行政审批事项”改革目标。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通过梳理公开资料发现,截至昨日,国务院今年以来已经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150余项,完成上述任务的四分之三。

昨日,中国政府网发布《国务院关 于取消和调整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的决定》(下称《决定》),再次取消和下放45项行政审批事项,取消11项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将31项工商登记前置审批事项改为后置审批。

本次下放的45项审批权限主要集中在创业、创新、基建等经济发展领域和社会组织活动方面。

一名长期从事政府职能改革研究的官方学者昨日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目前放权要重点集中在三个领域:投资、社会管理和一些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

在本次下放的名录中,激发企业活力和创新的项目占比接近三分之一,如取消“享受小型微利企业所得税优惠的核准”,“跨省、自治区、直辖市销售的矿泉水的注册登记”等。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水利、交通等方面的权限下放力度较大。“国家重点水运建设项目竣工验收”,“国家公路运输枢纽总体规划审批”,“江河故道、旧堤、原有工程设施等填堵、占用、拆毁审批”,“铁路企业国有资产产权变动审批”,“铁路运价里程和货运计费办法审批”,“铁路企业公司改制事项审批”等都被列入此批下放名单。

“从审批权限比例看,关系经济的投资领域数量肯定最多,因此未来放权将更多集中在这一领域。”上述学者称,但也并不是说全下放就是好,当权力下放到一定阶段,政府保留这一领域一定比例的审批权是必需的。

《决定》的另一大亮点是再次取消多项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

本报记者统计发现,本次取消的专业技术人员准入类职业资格,涉及国际商务、质量、税务、资产评估、土地登记、矿业权评估、品牌管理等多个专业领域。同时,国务院决定取消各地区自行设置的各类职业资格。

《决定》认为,本次取消的职业资格涉及领域多、受益面大,有利于降低就业创业门槛、营造良好的人才发展环境,进一步激发市场创业主体的积极性。

除此之外,《决定》公布的由工商登记前置审批改为后置审批的事项主要集中在生产经营服务领域,如“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资格认定”、“设立内资娱乐场所审批”、“设立内资演出经纪机构审批”等。

对于简政放权未来的方向,前述学者介绍,目前投资领域的前置审批环节仍然较多,在转型背景下,调整下放投资审批事项是实施简政放权的迫切需要。

其次,目前以审批代替服务和政府大包大揽的现象还比较严重,政府的管理应该包含在公共服务中,要减少审批,完善服务。同时,应该适时让渡某些服务项目给成熟的社会组织。此外,要保证在国务院规定的范围之外,不再增加新的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