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从国家的产业政策寻找未来的投资方向,然后在这个产业方向找个股押注,坐等它上涨就叫投资,那你把投资想也得太简单了。一般而言,从产业政策的推动,到产业出现生机,往往要经过一段时间。产业方向是一回事,市场逻辑又是另一回事。而做投资更重要的是尊重市场。这么说,并不是说市场永远是对的。如果市场永远是对的,那巴菲特、索罗斯们就很难赚取超越市场平均利润的大利。但遵循市场逻辑却是必须的事,因为,如果没有市场的资金流共同推动这个产业,那么,在证券市场的投资就是过于超前的。我们说,在思维层面上对产业的发展要有前瞻性的预期,但是落实到投资的具体交易上,却不能过于超前。有一句话叫先人两步是烈士;先人一步是英雄;晚人半步是壮士。烈士必然是壮烈牺牲的那部分人,而英雄大多也是牺牲后让人们称之为英雄。我们多数的上班族都是做跟随型交易的人,你晚人半步成个壮士就行了。

有句股谚叫卖出要快、买入要慢,它的意思是买入一个股票要慎之又慎。即使你行业方向选对了,也得在产业链中分清楚上、中、下游谁最先产生现金流,对其业绩会有最显明的推动作用。而整个产业链中个股的上涨先后次序各有所别,如果资金量级大,达到百万以上,那在该行业配置可能不止一个股,仓位的比例也得有所讲究。平均型配置可能不是效率最高的,这时根据波动结构处于不同性质的结构位置配置就显得很重要(波动结构问题将在后面另外开篇论述)。以经验之谈,通常在底部显明放量吸筹并回洗致前低不破,且再度出现放量上行者,可以判断为将进入拓展空间段,这样的类型的品种在仓位配置上可以占到五成;而在底部刚刚完成大级别背离段出现初次放量类型的,则仅配置两成;余下的三成仓资金,中的两成在上述两类中作日线级别的下行背离段的短仓摊低成本,也可作为突破重要趋势线时的短仓冲击盘,其主要目的是要降低既定持仓的成本,而不是实质的加仓;剩余的一成则作为战略预备队,它的目的是在于照顾风险,用以在有时间交易时调节持仓成本的交易。

如此操作的优点是可以回避盘底段长时间不涨的苦恼,将主要的仓放在已经形成趋势上行的品种中提高时间效率。当第一类的大仓出现日线级别背离时,应该作弃高就低的仓位调整。如果此时第二类的品种也已形成趋势,则仓位的侧重点发生变化。而这样的操作要有总体的净值管理观念,不能仅以单一的个股考虑问题。

其实,落实到交易层面的技巧很多,这只是简单的介绍。它的好处是分散风险,使之不至于在看对方向时选错股,或者也不至于在看错方向时出现全仓的大损失。同样,这种方式也可以适用于不同行业的高低不同的个股仓位配置,它的最重要目的是在于不作孤注一掷地押宝式投资。当然,这样的方法不一定适合那些完全不懂交易的投资人,别人的美食或者可能是你的毒药。但我总以为,如果你想学习投资,除了学会看产业的发展方向,交易层面的东西一定也得寻找出一条合适自己的方式。一个好的投资,除了看对产业方向,好的交易策略也是重要的一环。怎么解决你的持股信心?没有什么能比巨大的浮盈,更能坚定投资人的信心。

 

                                               

                              Sulon  2014/3/18 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