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一力

A股的表现的确让人大感兴趣,牛市真好像不远了。在媒体上有私募教父称号的赵丹阳,极吸引眼球的下了一个论断:这是A股史上最大牛市的开始。

很显然,这是为了吸引眼球的论断。但的确,这轮行情很特别,从来没有这样过,只在底部涨了200点,居然所有的媒体所有的机构都出论调,认为牛市快要来临了。这很奇怪。

当一个牛市论调来的时候,什么正面的报导都会出来了。例如开户数大增,例如海外资金大举流入内地。很可惜,这些理由全都不能成为A股上涨的理由,而是从根本上彻底把因果给弄反了。这些本就是相辅相成的,其实谁也不是谁的理由。

可以肯定的是,以现在这么高度一致性的预期,以及资金面等的配合来看,产生一轮中级行情的概率确实很高。但说要产生史上最大行情,那可不敢恭维。行情可是走一步看一步出来的,如果现在去推断是不是最大行情,说白了,那纯粹就是猜。好比算命先生,不是A就是B,总有个猜对的概率。猜对了,那只是运气,我们不做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不过赵丹阳判断大牛市的一个论据倒是引起了我的极大兴趣。

他的第一个论据就是:利率开始下行,且会持续很长时间。

过去数年中,中国一直存在着市场利率混乱的局面。银行存款利率不能作为真正衡量市场无风险利率水平的标的。与之相反,信托,作为一个原本应该高风险的投资领域,却因为刚性兑付这一畸形的潜规则出现,而成为了集高收益与零风险于一身的产物。信托变相替代了银行存款成为中国过去几年无风险利率的代名词。

不少信托的收益高达10%以上,平均下来能够维持在9%左右,这极大地抬高了整个社会的融资成本。资金面对的是9%的无风险收益,其余的融资领域很难得到实质性的关注。你只要买到信托,就可以轻轻松松赚到每年10-12%的收益。赚钱那么容易,那又为何要进入股市,在二级市场刀头舔血赚辛苦钱。更何况许多股民辛苦一年,还未必赚得到这么多收益。

说句不好听的,你无风险收益这么高,我脑子有病要去做股票?美国量化宽松,为了避免资金出现类似信托的空转现象,把美国一年期国债无风险收益订到连0.5%都不到,只有如此,资金才能为了寻求更高的收益,而流入股市和实体经济。而中国有了信托这个怪胎,一下无风险收益被拉高到两位数,宽松带来的货币超发没有流入市场而是回涌至金融领域。最终也就形成了杠杆比率高企的刚性兑付风险问题。

所以咱中国才有这么多非常矛盾的现象——货币超发,企业却融资难,通胀高企却依然钱荒。

A股要走牛,市场利率就得下降,如此股市那3%的股息率才会有吸引力,才能将本来躺在双位数稳健收益产品中的“食息资金”赶到有风险的股市中来,有了资金,还怕没有牛市么?更何况,若是市场利率下降,自然也能大大改善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增厚企业的利润,对于A股也是另一层利好。

那么,市场利率是否会如赵丹阳所断言的那样下降呢?

说起来就是这么巧,就在上涨前的7月2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出“降低社会融资成本”,“缩短企业融资链条,减少不必要环节,整治层层加价行为”。

这个论断至关重要。为什么企业融资成本高?“层层加价”的确具有不可推脱的责任。

过去的企业融资是什么过程?以地产企业通过信托融资为例,信托公司拿去几个点,中介拿去几个点,企业最后支付的融资成本要背上所有中间环节的加价行为。所以说句题外话,房奴们也不用太抱怨房价,毕竟你自己买的信托中,绝大部分收益就是源自于此。事实上,中国的信托也确实是以房地产信托为最主要的部分。

这次中央的决定,意味着未来的企业融资,将很可能实现类似P2P的模式,企业与资本的直接对接,减少中间环节加价。这背后就斩断了很多信托刚性兑付的吸血鬼式收益来源——没有层层加价,就没有利润,就没有资金参与,就有更多的资金参与企业或股市的直接投融资。

巧的是,作为无风险收益率高企的核心,信托行业也正在迎来一场风暴。从年初开始,信托的兑付危机频繁上演,年初中诚信托,一季度超日债。这些刚性兑付神话的破灭实际上都是在不断的打碎无风险收益高企的神话。再加上房地产市场的下跌,会促使大批量的资金从地产涌出。

其实以上这两点,就足够有一轮中级行情的理由了。这也是眼前这一轮行情的推动力,导火索在于“降低社会融资能力”,本质在于A股太便宜了。

的确,事实上,我跟来频道做嘉宾的不少投资界大牛做过交流,大家对这一轮行情确实乐观,提的最多的看法:无非就是A股实在太便宜了。而A股便宜是因为房地产、信托这些地方吸钱太多。

但你想过么,股票足够便宜是不足以造就牛市的。恰恰相反,股票足够便宜,也就意味着行情的性质更可能是“估值修复行情”。起码到目前为止,A股的上涨还只是一种修复,是一种房地产以及信托等扭曲市场造成A股太便宜的修复。至于会不会是史上大牛市,要涨个三年以上?没有宏观数据的配合,涨个半年可以,很难想象行情能涨个好几年的。而中国如今的转型期又如何有宏观数据的配合呢?至少我现在是看不太到,既然这样,史上大牛市的论调那就当是一次“算命”好了,别太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