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泽平  国泰君安

前中国正处于“三期叠加”的转型关键期,大时代呼唤改革。改革是政治经济学,通过调整生产关系以推动生产力发展。“习近平政治经济学”应时代而生,将引领中国这艘巨轮驶向新航道、“新常态”。

目前对中国经济有三类观点:第一类过度看空,以部分国外机构为代表,迎合了部分国外投资者不了解中国、过度悲观的偏好。虽则唱空,但却可起到提醒的作用;第二类过度看多,未来还可以保持8%以上的增长,还能回到高增长轨道,中国经济下行是因为外需不足和周期调整,政策应以刺激投资为主。这类观点貌似唱多,实则产生误导作用;第三类理性乐观,看好中国经济发展前景,但认为中国经济正处于增速换挡期,近年经济下行主要是因为结构性和体制性问题,应在保持定力、守住底线的前提下,通过改革走出困局。如果通过不断刺激勉强度日,坐等周期回升和外需改善,不仅贻误改革时机,而且会酝酿更大风险。

刺激是稳短期增长,弊端是维持旧增长模式、加杠杆,改革是稳长期增长,优点是释放新活力、去杠杆。过去几年,地方融资平台、产能过剩重化工行业国企和房地产形成了三大资金黑洞,这是旧增长模式的代表,由于借助地方政府的隐性担保、国有银行的输血,调整缓慢甚至拒绝出清,不断通过加杠杆负债循环,推升了无风险收益率和融资成本,对新增长模式产生抑制和挤出效应,增加了增长阶段转换和动力升级的难度。

未来通过改革破掉旧增长模式,放活新增长模式,构筑5%-6%的新增长平台,比现在勉强维持的7%-8%旧增长平台要好,无效资金需求中断了,利率下来了,微观放活了,增速换挡成功了,产业升级了,企业利润上升了,股市走牛了,居民生活改善了,政府威信提高了。国际经验表明,新5%比旧8%好。未来中国如果能够通过改革破旧立新,无风险收益率将降一半,经济增速到5%,股市可上5000点。

中国未来如果增速换挡至5%了不起,这是增速换挡期最优秀毕业生交出的答卷。1960年以来,在全球101个追赶经济体中,只有13个国家和地区完成了追赶任务,迈过高收入经济体门槛,成功概率仅为13%。在这13个成功实现增速换挡的经济体中有4个最优秀的毕业生:德国、日本、中国台湾和韩国,这四个优秀毕业生大约在人均GDP11000国际元附近,经济增速平均从8.3%降到4.5%,降幅在50%左右。

当前我国发展改革思路符合经济规律和国际经验。结构调整核心是转换增长动力。先行经济体结构调整成功不是偶然现象,也不是某一项政策的结果,而是一系列政策措施和制度改革综合作用的必然产物。如果对照上世纪60年代德国、70年代日本、80年代美国英国和中国台湾、90年代韩国的结构调整经验,可以发现其政策组合具有一些共性,即“货币不放水、财政不刺激、结构改革、微观放活”。

未来的一年十分关键,以四中全会为节点,习总书记打虎归来,出手改革,改革将进入提速期,经济有望深蹲起跳。未来有三种前途:①快改革、大出清,去杠杆触发风险后经济深蹲起跳,债牛之后股牛;②快改革,有效控局,及时化解风险后经济平滑过渡到新平台,股债双牛直接起跳;③改革遇阻低于预期,微刺激只起短暂效果,加杠杆,慢出清,经济匍匐前进,股债双熊,危机倒逼。深蹲起跳、直接起跳和匍匐前进三种前途的概率是5:3:2,最可能的是改革超预期,深蹲起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