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

每日经济新闻

互联网金融有燎原之势,以互联网金融弯道超车,可以解决中国金融业难题。

中国互联网金融大行其道,是因为传统的金融行业、零售行业遭遇太多的政策壁垒、互联网金融可以填平空缺的结果。

人大特聘教授戴险峰发表《互联网金融真伪》的文章,指出在互联网技术发展最早、最为成熟且应用领域最广的美国,并不存在所谓“互联网金融”的概念。美国金融业并不是没有互联网,而是互联网已经嵌入到金融业后台,实现了无缝对接。

互联网金融与互联网电商的崛起密切相关,中国消费领域虽有长足进展,但长期以来市场分割、物流不畅、成本高昂、税收不力,使得电商甫一出世就攻城掠地,呈指数级增长。电商获得市场份额,进行网络支付,通过交易数据发放低成本小微贷,顺理成章。

今年7月,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发布了《中国的数字化转型:互联网对生产力与增长的影响》报告,提出了iGDP的概念,即互联网经济占GDP的比重。报告认为,2010年,中国的互联网经济只占GDP的比例为3.3%,落后于大多数发达国家。而到了2013年,中国的iGDP指数升至4.4%,已经达到全球领先国家的水平。

互联网金融借助支付与小贷而崛起,填补了以往银行业金融机构服务的空缺。大多数银行虽有许多数据,有效分析不够,各个银行的数据如同一个个孤岛,无法切入当地人情生态的信用链条中,导致小微贷款风险大成本高,银行小贷成本是阿里小贷的1000倍,如果中国电商进一步发展,能够覆盖绝大多数小微企业,中国小微企业的高息短期贷款得到了根本解决。

由此衍伸开来,在资金紧张时,余额宝、货币基金等草根理财模式,成为民间小额投资者的最爱。虽然余额宝等背后的货币基金遭到致命打击,但票据宝等产品应运而生,只要草根小额投资需要,只要银行不能提供相应的产品,互联网理财产品“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发展中国家的互联网金融总体上好于发达国家,原因与中国大致相似,发展中国家原始商业系统、金融系统中的缝隙太大,监管无章法,使互联网在短期内得以水银泄地,四处渗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特别顾问朱民先生表示,“相对于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的互联网和IT技术进步更快”,“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不单是中国,一些发展中国家互联网金融普遍都走得很快;比如手机银行与金融在肯尼亚、孟加拉等非洲及南亚地区都发展迅猛。”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世界银行2014年春季年会上“数字金融”的分论坛讨论会上,邀请了来自全球各地的互联网金融创业者,许多发展中国家的互联网金融发展程度丝毫不亚于中国。孟加拉一家移动支付公司短短几年积累了1160万注册用户;非洲一家网络交易平台两年之内做到日交易额120万美元;一家东非公司以互联网金融为媒介帮助贫困家庭发电。

美国互联网金融已与传统金融交融。以互联网技术支撑的洲际交易所,推动了美国交易市场的巨大变化,甚至吞并了最能代表传统金融的纽交所。但是,并没有任何人将洲际交易所视为互联网公司,合并后的交易所也没被称为“互联网交易所”。

一些促进互联网金融的真正有价值的网站,稍一成熟就被传统大公司收购。以老牌个人网站Mint说,2007年9月上线,拥有多项创新性功能,可以通过授权把用户的多个账户信息(例如支票、储蓄、投资和退休金等)全部与Mint的账户连接起来,自动更新用户的财务信息;还能够自动把各种收支信息划归入不同的类别(例如餐饮、娱乐、购物等);可利用数据统计功能,帮助用户分析各项开支的比重、制订个性化的省钱方案和理财计划。2010年10月就被著名会计软件公司Intuit以1.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Mint这两项功能结合起来,用户相当于拥有了个人财务中心,可对自己的财务状况与日常收支一目了然。

美国版余额宝paypal的货币基金,因为市场周期下行与监管规则改革,不得不宣布关闭。美国互联网金融有严格的市场准入门槛,需要提供注册资金,还需要去州政府注册和审批。

中国互联网金融的三大挑战还没到,首先是监管,监管规则一变、银行拆借利率下降,余额宝用武之地不大,未来最大的风险是电商平台税收规则改变;其次,是信用体系不彰,P2P行业发端以来至7月份,可查的P2P机构有1200家,实际上跑路的有150家,每个月有六七家跑路,几粒老鼠屎害了一锅粥;第三,互联网企业出现垄断趋势,一些平台抛弃草根,开始收取高溢价。

中国互联网金融超过欧美是暂时的,挑战与金融业的转变远未到来,任何行业最终能否发展要看规则与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