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因为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一纸公告,把湖北三峡新型建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三峡新材”,600293.SH)掀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上证所查明,三峡新材存在严重财务舞弊行为,三峡新材在2011年、2012年成本核算中,通过少计成本虚增利润接近1亿元。除此之外,上证所还对时任董事长徐麟及时任财务总监刘玉春予以公开谴责等,认定三峡新材财务信息“披露失真,后果严重,性质恶劣”。

随即,这家位于湖北省当阳市、名不见经传的公司被扣上财务造假的“帽子”。事实上,早在去年10月,三峡新材就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此次公告显然是对前述调查的认定和通报。

三峡新材遭受处罚后,在三峡新材股吧里,消息如同山倒,众多散户也准备应诉,江苏一黄姓股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正在咨询律师进行诉讼准备,他表示一定要索赔损失。

在此境况下,业内人士认为三峡新材具备重组可能性,但若是涉及诉讼,重组将会延后。

8月中旬,时代周报记者在当地调查发现,由于采用石油焦作为主要生产燃料,三峡新材的环境污染问题愈发严重。据知情人士透露,今年在当地政府群众实践路线会议上,由于污染问题没有得到具体监管措施,被提出后不得不列入了议事日程。

值得注意的是,三峡新材控股子公司宜昌当玻硅矿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当玻硅矿)因在当地岩屋庙矿区开采原材料导致、山体破坏严重、植被难以恢复,而被当地村民诟病。

8月19日,时代周报记者就此向三峡新材求证,三峡新材证券代表傅先生表示“采访须通过组织部门”,随后记者就此向董秘张光春发送采访邮件,至截稿时未获回复。

屡遭环境诟病

相对于当地的支持,群众对三峡新材采用石油焦作燃料却深恶痛绝。据了解,石油焦是一种石油生产副产品,一般作为贫煤的廉价替代品,但其污染更为严重。

8月16日,在名为车站路的三峡新材厂大门口,记者远远看到5根高大烟囱直上云霄,不断冒着白烟,人来人往。从当阳主城区跨越当阳一桥时,一位出租车司机对此满腹牢骚,因其排放粉尘大,有时候,一过桥天空就雾蒙蒙一片,希望三峡新材直接搬离当地。

据知情人士透露,今年在当地开展群众路线实践活动中,有群众反映,长期以来对于三峡新材的污染问题没有具体措施、监督偏弱。会后,这一问题不得不被提上议事日程。7月25日,当阳市环保局对其作出承诺:“加快三峡新材等企业污染源治理和环境监管。划定烟尘控制区。”

多年前,三峡新材的生产燃料,由重油改成天然气;但在2009年,该公司改变了燃料构成以节约成本。当年年报指出,以“改性石油焦为主,天然气为辅”,“不仅缓解了天然气减量供应带来的压力,而且有效降低了生产成本”。

除了燃料污染的问题,植被破坏更让人担忧。三峡新材有着3000万吨硅矿储量的岩屋庙矿区,山体被破坏得比较严重。8月17日,时代周报记者驱车在玉泉村4组看到,山林间多个山头被大肆挖掉,光秃秃一片。距离几公里外的当玻硅矿公司的货场里,堆满挖来的原料。

被指两度“放卫星”

三峡新材公告显示,原董事长徐麟在今年5月12日已卸任,未受此次事件影响。

而上证所也只是对徐麟以及原财务总监刘玉春公开谴责而已。业内人士认为,公然两度财务造假,上述两人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事实上,从财务上看出端倪的,应该源于证监部门对其的例行检查。

去年7月,证监会湖北监管局在对三峡新材的检查中发现,三峡新材在成本核算中存在少计原材料成本的情况。8月8日,三峡新材发布公告称收到上证所两份《决定书》,认定了三峡新材财务造假情况,还对当事责任人予以公开谴责。10月15日,证监会武汉稽查局向三峡新材发《立案稽查通知书》,指出其涉嫌违反相关法规,决定对其立案稽查。

据上证所的资料显示,三峡新材在2011年、2012年成本核算中,分别少计原材料成本7582万元、1568万元。该公司董事会对2011年度、2012年度发生的重大会计差错进行了更正,调减2011年度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6444万元,调减2012年度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333万元。

在当前银行信贷收缩、房地产行业下滑及建筑业放缓的形势下,这对主营玻璃产品的三峡新材无异于当头一棒。

上述《决定书》显示,三峡新材2013 年度实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104 万元,其2013 年年度业绩预增公告(2014 年1 月29 日披露)显示,预计2013 年年度盈利5000 万元-6000 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40%-310%。

但是不到3个月后,三峡新材就发布2013 年度业绩预告更正公告,调减了盈利增长,“经年审会计师初审,预计2013 年年度盈利3300 万元左右,比上年同期增长120%左右。”

为何两度造假还兼“放卫星”,三峡新材证代傅先生表示“一切看公告”。

三峡新材在公告中解释称,公司在披露2013 年度业绩预告时应可预估到上述有关资产减值、折旧风险,且可将有关会计确认上的不确定性予以披露,但公司并未充分预估风险,也未提前揭示不确定性,导致公司业绩预告最终出现差异较大的情况,其行为明显有失谨慎。

近两年财务费用均过亿

对于善于给资本市场讲故事的三峡新材来讲,最近几年给资本市场不断带来的“惊喜”可谓是跌宕起伏。

2011年,经过一系列的腾挪,该公司现任董事长许锡忠成为三峡新材这家上市十多年的国资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此后,三峡新材跨界参与研发抗癌新药力达霉素。据媒体报道,力达霉素项目此前被上海凯宝相中,但不久即被放弃,三峡新材以3倍以上的溢价收购。

另外,在宣布进军抗癌新药领域的同时,三峡新材公告称,托管许锡忠参股的国中医药,在托管期间,国中医药每年向上市公司支付基本管理费1000万元。

但值得玩味的是,在进军抗癌新药、单一股东增持、获得财政补贴、托管国中医药以及扩张产能等种种利好声中,三峡新材股价却在12个交易日内跌幅过半。

尽管经过上述多次腾挪,但三峡新材的颓势并未得到缓解, 2014年上半年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为5.97亿元,同比增加31.81%,不过净利润仅为213万元,同比下滑66.45%。值得注意的是,三峡新材的财务费用一直高居不下。根据公开数据显示,其财务费用2014年上半年为约5351万元,2013年上半年为约4071万元。时代周报记者发现,且在2012年、2013年度,三峡新材的财务费用基本保持在过亿的规模上。

尽管三峡新材问题重重,但当地政府对三峡新材的扶持一直在增加,其中在欧债危机最为严重的2012年,先后帮其筹措资金1.6亿元。在2013年4月刊发于湖北省国资委官网的一份稿件显示,对此,时任三峡新材总经理张金奎说,“当阳财政局、国资办帮我们跑项目、要政策、融资金,是我们企业发展的主心骨、代言人、强后盾”。据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度,政府补贴共计3000万元;2012年则为1700万元,分别被计入当年的年度损益中,且对年度损益产生积极影响。

(来源:时代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