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菲菲 第一财经日报

在距离银行利润增速个位数时代似乎还有点远。

截至目前已披露2014年中报的华夏银行平安银行浦发银行中国银行,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18.77%、33.74%、16.87%、11.15%。

业内人士分析,这主要得益于银行应对转型,发力中间业务。但受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影响,各家银行均面临不良双升的境地。

快速增长的非利息收入

广发证券银行业分析师沐华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分析,上述几家银行利润表现好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与银行净息差表现有关,目前披露中报的银行净息差均有一定程度的上升,主要原因是上半年央行引导利率下行,存款成本压力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比如中行境外息差改善。

“利率市场化实现后带来的结果是银行利差下降,但在推进利率市场化过程中,利率水平实际上是在提升的。”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学院研究员董希淼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以净利润增幅最显著的平安银行为例,截至6月末,该行存贷差、净利差、净息差分别同比提升76个、29个、31个基点至4.96%、2.32%、2.50%。

不过,沐华分析,另外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是,平安银行本身拨备没有提得很充分。中报显示,该行拨贷比1.83%,较年初上升0.04个百分点;贷款拨备覆盖率198.18%,较年初略降2.88个百分点。

在净息差表现良好的同时,已披露中报银行非利息收入特别是中间业务收入增长也尤其显著。国有大行方面,中行上半年实现非利息收入781.97亿元,同比增长13.39%,占营业收入比重33.29%,继续保持较高水平,其中手续费及佣金收支净额同比增长14.62%。

2014年上半年,浦发银行实现净利润226.56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32.70亿元,增长16.87%。其中,利息净收入464.89亿元,占比为78.75%,比上年同期下降5.65个百分点,而非利息净收入125.45亿元,同比增加52.89亿元,增长72.89%。对此,浦发银行表示,公司生息资产规模稳步增长、中间业务收入显著提升、成本费用有效控制是盈利增长的主要驱动因素。

非利息收入快速增长的还有平安银行。2014年上半年,该行实现非利息净收入101.79亿元,同比增长107.82%。非利息收入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由上年同期的20.91%大幅提升至29.31%。

华夏银行则实现中间业务收入41.44亿元,同比增加8.36亿元,增长25.27%。华夏银行中报称,一是资产托管业务托管规模达到9703.56亿元,同比增长92.41%,实现托管手续费收入5.05亿元,同比增长117.99%;二是国际业务保持较好增长势头,国际结算量和国际业务中间业务收入同比增幅均超过15%;三是理财相关业务手续费收入8.73亿元,到期理财产品全部按期兑付。

上述数据表明了中间业务对于银行净利润的贡献。沐华表示,为了应对利率市场化,银行发力中间业务,整体中间业务增长较快。从银行收入结构看,主要收入来源于利息收入,中间业务只是增速快,带动非利息收入增长幅度较大,同时,这正是银行转型效果的初步显现。

中收水分几何?

对于快速增长的中间业务数据,董希淼表示,利率市场化推进使得银行现有盈利模式受到挑战,利差收窄,大力发展中间业务是银行转型的方向。但事实上,现在很多银行中间业务水分较大,很多实际上是利转费,即将部分贷款利息转为财务顾问费、咨询费、承诺费等名目,进而计入中间业务收入。

一名国有大行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目前情况下,这种现象在中小银行中尤其普遍。咨询费水分很大的,银行究竟能为客户提供什么样的金融服务收取咨询费?”

平安银行中报显示,2014年上半年,该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77.71亿元,同比增长77.58%。其中,咨询顾问费收入16.99亿元,同比增长162.60%;代理及委托手续费收入12.2亿元,同比增长472.77%。

“特别是在当前银行创新不足、缺乏衍生产品的情况下,中间业务为何高速增长?中间业务增长到底来自哪里?银行拿什么支撑中间业务高速增长?”董希淼对此持质疑态度。

同时,有业内人士表示,应该看到,这种以利转费拉动的中间业务快速增长的悖论在于,各项费用分摊在融资企业头上,中小企业向银行贷款不得不承担更高的融资成本。

8月14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多措并举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的指导意见》明确要求,清理整顿不合理金融收费,督促商业银行坚决取消不合理收费项目,降低过高的收费标准。对于直接与贷款挂钩、没有实质服务内容的收费项目,一律予以取消;对于发放贷款收取利息应尽的工作职责,不得再分解设置收费项目。这从侧面说明了银行以各种名目收费计入中间业务收入的事实。

但就目前披露的上市银行中间业务结构来看,并非所有银行都是靠咨询费等名目收费拉动。中报显示,2014年上半年,浦发银行中间业务为111.32亿元,同比增加40.64亿元,同比增长57.50%。其中,信用承诺手续费、代理业务手续费、投行业务手续费、托管业务手续费、银行卡手续费、理财手续费占比分别为15.95%、8.41%、15.84%、13.06%、10.38%、18.78%,处于相对均衡的态势。

捂不住的不良

即便银行业利润增速仍然可观,但业内人士提醒,关注银行净利润增长的同时,还应看到不良贷款的增长。银监会二季度监管数据显示,2014年6月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6944亿元,较上季末增加483亿元;不良贷款率1.08%,较上季末上升0.04个百分点。今年上半年商业银行不良贷款增长已经超过千亿,超过了2013年全年不良贷款增长额。

“拨备覆盖率如何提,拨备少提一点,利润多一点,有些东西是可以操作的,整体上看,净利润增长还要看不良贷款。”董希淼说。

沐华表示,今年以来,银行不良贷款在反弹,各家银行将拨备覆盖率提升的幅度较大,自去年以来,各家银行将拨备程度提高,今年拨备率提高得更多,信用贷款引发的不良反弹的幅度相对较大。

“经济下行压力,银行不良贷款不可能不反弹,银行目前对贷款相对谨慎,并非一味扩大信贷投放量,预计下半年信贷投放量会比上半年低。”沐华说。

董希淼分析,随着利率市场化步伐的持续推进,中资商业银行最主要资金来源即存款成本的不断上升,对银行利润形成了一定压力。银行基本成本和盈利方面的综合考量,部分商业银行调整了业务战略,加快贷款结构的调整,将信贷投向小微企业等领域。

平安银行为例,该行2012年来对零售贷款业务进行了战略调整,明确控制和压缩个人住房贷款业务占比,全部将分行住房贷款的审批权上收到总行,大幅调低对住房贷款业务的考核激励力度,与此同时加大对小微企业、个人经营性贷款等业务的投放力度。

对此,董希淼分析,部分银行热衷小微业务,在扩张信贷规模的同时连带增加了中间业务收入。因为银行在小微信贷业务中处于强势地位,议价能力强,利率通常在基准利率基础上上浮40%至50%,并以咨询费、服务费等各种名义对贷款企业收费。所以,短期内带来银行利润的增加,但随之不良贷款风险增加。

“经济上行时可以做,但是在经济下行的形势下,潜在风险不小。如果银行依赖信贷规模扩张,长期来看比较难持续。”上述银行人士说。

中报数据显示,已披露中报上市银行均出现不良双升的情况:中行不良贷款总额858.6亿,比上年末增加125.89亿元,不良贷款率1.02%,比上年末上升0.06个百分点;华夏银行不良贷款余额83.08亿元,比上年末增加8.65亿元,不良贷款率0.93%,比上年末上升0.03个百分点;浦发银行不良贷款为176.32亿元,比2013年底增加了45.71亿元,不良贷款率为0.93%,较年初上升0.19个百分点;平安银行不良贷款余额86.68亿元,较年初增长14.95%,不良率0.92%,较年初上升0.03个百分点。

业内人士称,不良方面,不仅需要关注不良贷款率,还应注意银行报表的关注类贷款。

董希淼表示,不良贷款率这一指标大家都会关注,不良贷款高企会影响银行业绩报表,进而影响该行投资者及市场预期,对银行股价产生不利影响,所以银行会千方百计“压住”不良率,而将本该计入不良贷款的划入关注类贷款。

中报显示各家银行关注类贷款多在大幅提升。华夏银行关注类贷款158.21亿元,同比增长28.69%;平安银行关注类贷款253.32亿元,较上年末增长40.52%。浦发银行关注类贷款28.297亿元,同比增长29.65%。中行是个另类,关注类贷款192.359亿元,比去年末下降0.21个百分点。

接受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均表示,预计国有大行净利润增速并不会很快,且不能以增速快慢去衡量银行整体的经营表现。对于接下来即将披露的其他银行中报业绩表现,沐华表示:“股份制银行可以参考浦发银行的中报业绩,但像平安银行这种增速肯定不可能,中间业务收入增长非常快,其他银行不可能增长这么夸张。业绩也不一定比去年更好,等中报全部出来再说吧,现在还为时过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