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大鸣

最近舆论众口一词地和反复地宣传房价大降价,但老百姓实际感受却与之相反,很多人都说身边的房价并没有降价。这也是中国当前经济领域的怪现状吧,有些人拼命宣扬房价在降价,有些人与之相反,指出现实中很少存在降价现象。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明显背离的现象,一位伟人曾说过:“思想一旦离开利益,就一定会使自己出丑。”换句话说,语言和屁股一旦离开利益就会出丑。

宣扬房价下跌者总是拿三件事说事:一是温州房价跌得很惨,说了说去就那几个过去涨得太猛的城市,大多数城市更具有代表性上涨的他们不说。二是环比下降了,却不说同比是不是降低了,也不说与前几年是降了还是涨了,人们买房子只关注与去年比是贵了还是便宜了。三是库存大而成交量少了,一些数据夸张地说这些库存多少年都消耗不完,这种评价很多年前就有了,一转眼又可以说楼市又供不应求了,排队买房现象字眼充满屏幕和报纸。

因此,他们可以信誓旦旦地说当前房价已经跌了,因此,各级政府应当出台救市政策,最起码应当放开限购政策和现代政策,目前他们期待的不仅仅是放开限贷令,而且最好是能够优惠,从而能够实现他们所谓的房地产市场的繁荣,如此一来,房价就不跌了,老百姓就要被迫去买房,他们没有想到这样做的后果不仅仅房价高不高的问题了,而是干扰了金融体系,信贷都流到房地产市场领域来了,其它行业贷款怎么办?这么多年来,多少企业因告贷无门而倒闭,相反,各种信贷变换成各种形态转到房地产领域来,推动房价大幅度上涨,去年下半年很多城市一下子同比上涨高达20%以上,这种现象难道还不值得警惕吗?

有些地方政府为了卖地还债,今天问开发商还需要什么刺激,明天问开发商还需要松绑什么政策,似乎比开发商们还要着急。CREIS报告显示,今年二季度,全国300个城市土地成交面积同比下降了29%,土地出让金收入同比下降了15%。7月,300个城市的土地成交面积同比减少44%,土地出让金同比减少了49%,像杭州、贵阳等多个二、三线城市都出现了土地流拍。我们能够理解地方对于土地财政的依赖性,但是任何事情都是有限度的,中国土地市场也不可能总是一路高歌走下去。

像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房子很多都是六七万一个平方米,家底不厚的有多少人能够买得起房子呢?虽然我们认为当前房价上涨仍具有客观性,但如此发展下去,中国人就完全被房价拴住了。历史上因为房价贵导致社会不稳定的问题,并非罕见,例如,最近有人研究历史发现,金人为了动摇南宋国本,到处宣扬南宋房价和房租高,导致国人发生暴动,南宋高层被迫采取各种措施解决这一难题。因此,房价太高容易引起社会稳定问题,要引起高度重视。特别是最近这些年因为土地财政引发的一系列拆迁与圈地引起社会冲突现象,值得举国关注。

中国房地产市场舆论界很早就出现了唱涨派与唱衰派之间的博弈,当然,唱衰派一败再败,很少有命中靶心的历史。相反,唱涨派几乎没有太多的失误,仅仅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唱衰派得势一时,但最终还是被证否了。好多有能力购房者因为一再踏空而错过购房时机,但是,这种现象并不能成为规律。因为中国房地产市场最大的风险是在大家一致看涨没有做空力量的时候。

政策事关人人关注的利益再分配问题,再分配的本意是促进经济增长和百姓生活水平提高,因此,出台政策核心是搞清楚真实的市场状况,如果连房价是涨还是在跌都没有搞清楚,依据些许案例和代表性不强的样本出台政策,很容易导致事与愿违的结果,也不利于房地产健康持续的发展。

管理层最近采取简政放权的措施,目的是促进中国经济真实有效增长,如果仅仅满足房价一涨起来,经济数据就好看的逻辑,过于关注短期绩效,后患无穷。以后想要化解短期政策带来的灾难,可能就无药可解了。